有時鼓舞,有時沮喪──無國界醫生救援人員南蘇丹分享

有時鼓舞,有時沮喪──無國界醫生救援人員南蘇丹分享

無國界醫生在戈格里亞勒的項目,提供基層醫療及外科護理,亦設有住院部門。圖/ Isabel Corthier 攝影

有時鼓舞──移除右腎腫瘤,小女孩康復出院了

Awien 是名 12 歲的小女孩。約一年前開始,她不時感到右邊腰間疼痛,家人帶她看了數十名本地醫生,都說她患的是尿道炎,於是做了一個又一個抗生素療程。一年過去,Awien 的病情絲毫沒有好轉,痛楚更向前伸延到右腹。

某天,Awien 被送到我們的急診室。她正在發高燒,心跳快得讓她承受不住,也出現了敗血性休克的精神狀態。她的右腹至腰間被一顆大大的腫塊佔據,觸診時更出現劇痛的腹膜炎症狀。由於情況危急,我們把她稍微穩定下來後,便安排手術。

手術變數相當大,可能要切除大腸甚至腎臟,這在南蘇丹這裡屬極高風險手術,因為我們只有簡單的儀器可檢驗血色素及血糖,而手術室的設備更只能用「基本」來形容,因此,手術前我們也仔細將風險向她家人解釋清楚。

手術開始。剖開腹部,證實了腫塊源於右腎,而且開始有膿水流出。我立刻將所有膿水清理掉,不一會,吸走的膿水已超過一公升了。再仔細檢查一下腎臟,那腫瘤有一個拳頭大小,硬如骨頭。由於我們沒有任何病理化驗設施,故腫瘤屬性難以分辨。幸運的是,她的左腎完全正常,腹腔內亦無任何癌症擴散的跡象。經過兩小時的搏鬥,我們終於順利的把整個右邊腎臟連帶腫瘤一併移除。

Awien 的康復進度十分理想,燒退得很快,而困擾她一整年的腹部腫塊和疼痛也一併消失。由於她只剩下左腎,我們都千叮萬囑教導她家人腎臟保健知識,例如避免服用傷腎藥物,多喝開水以減少患尿道結石的機會等。手術後一星期,她掛著笑容輕鬆出院了。能夠看著病人康復出院,當然令人滿足,但有時候,我們也面對不少令人沮喪的情況。

陳醫生與 12 歲的 Awien 在出院前合照。圖/Akin Chan 提供


有時沮喪──如果他在已發展國家,或許仍有救

某天晚上,我們收到一名交通意外傷者。送到醫院時他已陷入昏迷,左腿有嚴重創傷性骨折。他頭部雖無明顯傷痕,但瞳孔明顯擴大,左右不一,並對光線反應變弱,可能是腦出血,如果不把瘀血排出,將馬上有生命危險。因此,我決定大膽賭一把,為他進行顱骨鑽孔術!

說是大膽一點都不誇張。首先,他從事發地點轉送至我們醫院,整整花了一個多小時,黃金時間都已經錯過。而且由於我們缺乏電腦掃描設備,只能靠臨床「猜測」瘀血的位置。其次,假如他的出血情況嚴重,可能要進行開頭顱骨手術,但因為缺乏腦外科的精密手術儀器,也欠缺嚴密加護病房的設備,這類手術在這裡基本上不可能成功。不過,顱骨鑽孔術就是他唯一的希望,雖然渺小,但我絕不會放棄。

我立即找同事搬來一套骨科手術儀器。選定位置,我在他的頭皮切開了傷口,然後用儀器小心鑽進頭顱骨。花了九牛二虎之力,終於成功鑽開兩個孔,也見到右腦有不少瘀血湧出。這是一個好徵兆,瘀血的排出能減低腦壓。

現在,我們可以做的已經不多了。等著等著,他還是一直昏迷不醒。過了大概三 3 小時,他仍然離開世間了。如果身處已發展國家,他或許能有希望得救。

(原文寫於 2015 年 5 月 18 日;2016 年 2 月編修。)

《關於作者》
陳健華(Akin)是來自香港的外科醫生,於 2012 年加入無國界醫生,並先後三次前往巴基斯坦參與救援任務。今年 4 月,Akin 獲派前往南蘇丹的戈格里亞勒(Gogrial)醫院擔任外科醫生,為期一個半月。
戈格里亞勒醫院主要提供基本及專科護理服務,亦設有手術室以便進行緊急外科手術。Akin 在任務期間,除了處理衝突傷者外,亦遇到不少因交通意外受傷,或患上其他外科感染的病人。由於當地醫療設備和物資緊絀,無法進行複雜的外科手術,因此他需要因地制宜,調整診治方法以救回病人的生命。
Akin 目前現於香港私立醫院執業。

《關聯閱讀》
加入無國界醫生(MSF),到底難不難?
全天待命+緊急手術──來自台灣的無國界醫生趙鈞志,南蘇丹的一天

《作品推薦》
廁所內千百隻小強、手榴彈在圍籬外爆炸──南蘇丹,一位無國界醫生的「日常生活」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無國界醫生 提供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