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吵架的流暢度」,到「與電子產品談戀愛」:異國戀有多難?只有試了才知道!

從「吵架的流暢度」,到「與電子產品談戀愛」:異國戀有多難?只有試了才知道!

撰文:廖乙臻/讀者投書

「好幸福喔~男朋友是加拿大人。」身旁朋友總是這麼說。

其實,一段異國戀要付出的心力,往往是一般戀愛的好幾倍;我常在想,談異國戀情的我到底是覺得比較幸福還是辛苦(苦笑)?有時候會想幹嘛自討苦吃、崇洋媚外?畢竟最一開始愛上他的原因,好像真的是因為他說著一口超好聽的英文;後來才發現其實我之於男友也是一樣的──因為我說著他們不會說的中文、有著他們沒有的文化,在眾多金髮女子裡,顯得「鶴立雞群」。

因此,與其說崇洋媚外,不如說異國戀的我們,愛上了彼此身上的那點「與眾不同」。愛情來得太快,就像龍捲風,根本來不及仔細思考未來的我們,就這樣開始了這個距離 10,086 公里的戀愛之旅。而當真正開啟一段異國戀,才意識到有多困難:

圖/乙臻 提供

挑戰一:我學了一輩子的英文,竟然無法吵架和點餐?

曾經以為自己英文很好的我,在一起後的自信瞬間被打臉,相處過程中,最困難的莫過於吵架──用不是自己的語言,怎麼吵就是吵不贏。在氣急敗壞之時,腦海裡有很多想飆出來的委屈與道理,講出來的英文卻變成 " You know…I am really angry! Can you understand how angry I am? Is like…Super angry! " 此般小學生程度。

沒有辦法用英文明確說出心裡的感受,久了真的會憋出內傷,而且也會更加深彼此之間的那道牆。兩個人在一起一定會吵架,但是如果是能讓彼此說出內心話,而達到更了解彼此的效果,那才是有意義的。換言之,如果只是冷戰或是迴避,那吵架就真的只是傷感情的惡性循環。我們歷經了好幾個月的惡性循環,在我們學習用彼此語言表達出真實感受時,情況才有好轉,現在的他,甚至也能聽懂一些中文道理呢。

文化和語言是息息相關的,自以為從小就學英文的我,去到加拿大生活絕非難事,然而事實證明真的是難爆了!之前聽別人說去速食店點個漢堡都不會,還在想怎麼可能時,這件事就實實在在地發生在我身上。為什麼?並不是因為你不會講 " I want a cheese burger ",而是你聽不懂他們道地的點餐方式,像是使用詞彙的差異,以及找錢時他們對每個銅幣的稱呼。

加拿大的每一個銅板都有它的名字,像是 Nickel (5 cents)、Dime (10 cents)、Quarter (25 cents)、Loonie (1 dollar)、Rookie (2 dollar)。每次男友問我 " Hey do you have a nickel ",我則是一頭霧水的想說「蝦米??誰是Nicole??」當我問男友 " Do you want some fries? ",他回我 " I am ok " 時,千萬不要把薯條塞進他的嘴;因為他們的 I am ok 表示「不用,謝謝」而不是「好」!

這些當地人的英文用法真的讓我吃盡苦頭,常常因為 get 不到他們而導致誤會或是製造笑話。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下大雨,我很開心的跟男友說 " Wow! It rains cats and dog! " 自己竊喜用到小時候學到的字彙,沒想到換來的是他困惑的臉⋯⋯" What? Where are cats and dogs? " 

原來我們從小學的英文都是從教科書上學到的,但其實語言是有地域性的,很多東西並不是每個地方都能懂。深深覺得要把一個語言學到精闢,最需要的還是懂當地的「文化」,才有辦法真正的融入。

圖/Pablo Heimplatz on Unsplash

挑戰二:時差加距離,女孩當自強

在一起的兩年,有一年五個月我們都是遠距離的。台灣與加拿大,時差 13 小時怎麼克服?我的白天就是他的夜晚。這樣日夜顛倒的感情,真的只有一句話當忠告:當自強。一半的時間你都是一個人的,要學會自嗨、自強、自己找事做。優點是你可以好好的專注於精進自己、缺點則是你幾乎過著單身生活。

記得大學時有一次在宿舍看到蟑螂,當下第一反應就是打給遠在天邊的男友,聽著他從電話另一端說:「不要怕!有我在!」雖然我還是得自己面對那隻蟑螂,但至少讓我覺得有個人在電話的另一頭陪我對抗(?)雖然聽起來頗淒涼,但這也是異地戀的最高境界:心靈上的陪伴取代肉體上的依賴!

所以呀,如果你沒有辦接受柏拉圖式的愛情,就千萬別嘗試遠距離戀愛。因為你多半是在跟手機或電腦談情說愛,沒有實際的擁抱與溫度。其實我跟我男友不是很會吵架的人,頂多吵完擁抱一下馬上就和解了。但是遠距離沒有辦法給彼此一個擁抱,只是無限循環冰冷的文字,或是看著視訊鏡頭但想打他巴掌也打不了。簡單的說,我們就是在各過各的生活、沒有辦法隨 call 隨到的存在,我也曾經懷疑「我要這段感情的用意是什麼」?

因此這就連結到下一個要討論的,怎麼樣才能終結遠距離?遠距離絕對不是最好的愛情模式,畢竟人跟人相處還是需要互動與溫度的。但是要終結,必須要有一方得犧牲⋯⋯。

挑戰三:兩條平行線,最終如何交會?

由於我們在各自的國家都有工作,目前都還沒有一方願意就這樣放棄原有的家人、朋友與工作,遷移到對方的國家。很多親朋好友甚至鼓吹我趕緊嫁過去,拿到加拿大國籍多好?但是其實真的沒有那麼容易。

我曾經為了他在加拿大住了半年,我很喜歡加拿大是真的,很安全很舒服。可是相對的,你也必須遠離你的父母、兄弟姊妹、好朋友們,與你一直以來習慣的生長環境。其實大多時候是孤單的。你必須從零開始,重新建立朋友圈,重新適應新環境,學習對抗思鄉之情。

現在的我還是先回來了台灣,又變回遠距離的模式。但是為了給在這異國戀上努力的我們一顆定心丸與強心針,我們一起計畫一個時間軸與未來藍圖,讓彼此知道我們有共同目標一起努力

雖然此篇主要在講異國戀的困難與挑戰,當然啦,有「愛」一切都可以克服!以後若身旁有正在談異地戀的朋友們,別忘了幫他們加油打氣!

致所有為異國戀努力的人們:不論多麽遠的距離、多麽不一樣的成長背景,只要彼此 100% 的信任與相愛,並且願意敞開心胸學習彼此的文化,相信最終都能開花結果。Where there's a will, there's a way!

圖/乙臻 提供

《關於作者》
廖乙臻(Vivi),100%台灣女孩,正在闖蕩世界的旅途中,目前在上海工作。從小大到最常被問的就是為什麼要叫乙臻而不叫甲臻?甲不是更好嗎?我哭著回家問媽媽,得到的回答:「乙」是唯一、「臻」是完美,你是媽媽心裡最棒的寶貝呀。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Alex Iby on Unsplash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