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臉書成癮者的告白:「你在臉書上看到的我,並不是真實的我」

一個臉書成癮者的告白:「你在臉書上看到的我,並不是真實的我」

2009 年,我踏入了臉書的世界;累積至 2017 年,我的臉書上大概有 500 多位朋友。我非常活躍於臉書平台,不管大事小事,關於政治、工作、生活、感情的事,我的想法、心情,我都想發文分享。

2016 年時,我經歷了一段非常低潮的日子,於是決定關閉臉書。那段不用臉書的日子,我發現我的世界變得很清閒、寧靜,頓時少了許多紛擾,我感覺到自由,生活也變得踏實許多。隔年,經過諸多考量,我決定把臉書帳號的朋友都刪掉,重新辦了一個帳號,把自己較要好、熟悉的友人再次加為臉書朋友,我的臉書朋友瞬間從 500 個人縮減至 50 個人。

重整臉書,放下那個虛偽的自己

為什麼我會這麼做呢?

因為我想要更踏實的生活。我意識到,原來我過去一直刻意地在臉書平台上塑造、經營自己的形象,有多沒意義及浪費時間。回顧自己過往的貼文,我必須坦白地說,以前的我活得真的很虛假。我當時盡可能的利用文字、照片展現自己,營造出我生活過得很好、我很優秀、我事事順利的假象。

我曾經發一張朋友為我拍的照片,照片裡的我喝著咖啡,笑得燦爛,文字寫著:「活在愛裡好幸福。」有朋友留言:「真的,看你天天都很開心。」但是,在現實生活裡,其實我一點也不快樂,感情生活也不順利。

過去虛假的我第一張。圖/書宜 提供

我的生活充滿了各種的不安感,甚至長達半年都失眠,晚上總是無法入睡。德文有一個字是 Anerkennung,中文可以翻譯成認可,再進一步查字典的話,意思還包括重視和稱讚──或許當時活躍於社交媒體的我,也只是想要得到別人的 Anerkennung 吧?

「社交媒體上,我們是商品」

Bailey Parnell 在 TED 演講上討論了社交媒體與心理健康的關聯性,她說了一段話:「在社交媒體上,我們是商品,我們讓他人定義自己。」 (In social media, we are the product. We are letting others to attribute to us.) 

她提到了「社交貨幣」的概念,她說,在社交媒體上,每一則貼文的讚數、留言,就像貨幣交易一樣,賦予了商品價值。我們總等待最好的時機發文,也可能因為貼文的讚數不多而刪除,就如同在實體商店裡,我們會把銷售速度不夠快的產品從架上撤除,社交媒體深深影響了我們的自我認同感。

「看你一直出國,你過得很爽欸!」有時會有人這麼跟我說。聽到時,一方面我會想,這樣的一段話也未免也太膚淺了吧?他完全不了解我,為什麼會這樣對我說呢?但一方面也反映了,這就是虛假的我,在臉書上刻意經營出來的形象。

但是,很慶幸地,我對於社交媒體的使用習慣,開始有了改變。從台灣到德國,從忙碌的大城市搬到了步調輕緩的小城,我到了一個與過去生活截然不同的環境生活。

自從回歸學生的身分,我也有比較多的時間反思、檢視自己的人生,我開始重新面對自己,學習注重永恆的事物。尤其,我的生命在去了教會認識神之後,有很大的改變:我知道,我不需要再去追求人的 Anerkennung,我不需要把自己當成商品,由他人定義我的價值而獲得滿足,而是因為神的愛,我的生命就能飽滿。

實際會連絡的朋友,不在社交媒體

因為工作還有課業的關係,我現在仍然使用臉書,但我已經不再像過去一樣發文只是為了展現自己。大部分我都是用臉書來看新聞,有時分享我對一些議題的看法,還有經營我的 Fan page,寫一些我在德國的生活和對一些議題的觀察。

前陣子我也不再使用 Instagram,我再也看不到朋友的動態,我也不再分享我的生活。但我知道,這並不會影響到我和好朋友之間的感情,因為真正要好的朋友,不需要透過社交媒體才會瞭解對方的生活近況,而是會私下寫訊息問候、聊天和關心彼此。

以前我在臉書上的 500 位朋友,我和他們幾乎在現實生活中不會有任何交集。有趣的是,現在,我和真正會 hang out 的好友,在社交媒體上都不是朋友。

過去虛假的我第二張,當時的我應該很開心得到了 100 多個讚。圖/書宜 提供

執行編輯:陳慈晏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書宜 提供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