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黎巴嫩人窮到只剩一毛錢,依然會體面地出現在你面前」──美麗又衝突的「中東巴黎」,與它「性感」的居民

「就算黎巴嫩人窮到只剩一毛錢,依然會體面地出現在你面前」──美麗又衝突的「中東巴黎」,與它「性感」的居民

「黎巴嫩」一詞在媒體上被提及時,大多時候與內戰、恐怖攻擊等較負面的新聞脫不了干係,這個被外交部旅遊警示分級列為橙色警戒的國家,除了避開由真主黨控制的南部,和靠近敘利亞的東部地區之外,遊客們只要提高警覺,隨時防範扒手,黎巴嫩依然是個很安全的旅行目的地。

雖然擁有豐富的旅遊資源,但缺乏觀光基礎建設的黎巴嫩,對於旅客而言相對不便。甫入境黎巴嫩的我,馬上碰到此行的第一個難題:沒有遊客諮詢中心的入境大廳,從機場到市區也無任何大眾運輸工具,行前朋友耳提面命的囑咐我,黎巴嫩的計程車皆以喊價計費,要我別搭會對外國人亂開價的計程車,也別相信任何人。

外來者的幸運:遇見旅途中的美善

在不提供無線網路的機場、阿聯酋 SIM 卡也不支援漫遊的情況下,我無法使用叫車服務軟體,連續問了幾位計程車司機到市區的車資,不到二十分鐘的車程要價 50 美金,我認命的回到機場大廳的便利商店,想買張黎巴嫩的電話卡,但最低價無網路的預付卡,竟然也要 75 美元,只好厚著臉皮詢問一旁的陌生人,願不願意分享他的手機熱點讓我叫車。

這位不諳英語的伯伯,大方地將他的手機借我,讓我自行操作,順利地訂了輛 Uber,車資是價格合理的 16 美元。伯伯最後還替我打電話聯繫司機,約好會合地點。

抵達貝魯特市區後,又因為民宿房東臨時有事不在家,我的 Uber 司機堅持陪我等到房東回來才離開。等待時,旁邊賣啤酒的小販送了一我瓶在地精釀啤酒,告訴我邊走邊喝酒,在黎巴嫩不犯法,就大方地喝吧。

我想起黎巴嫩好友善意的告誡,也知道剛才所經歷的一切,可能源自於身為外來者的幸運,但旅行最美好的地方不就是如此嗎?在最不熟悉的地方發現美與善,讓自己對這個不甚完美的世界與人性多一點信心。

「中東巴黎」的美麗與哀愁

因過去殖民的關係,黎巴嫩的官方語言為阿拉伯語和法語,除了是詩人紀伯倫(Kahlil Gibran)的故鄉外,首都貝魯特還有個「中東巴黎」的美稱。只是歷經內戰後的黎巴嫩,許多建築上仍有清晰可見的彈孔痕跡,美麗的奧斯曼式建築也難以倖免。

圖/楊蓓蓓 提供

基督徒與穆斯林參半的黎巴嫩,教堂與清真寺比鄰而立,故時常能聽到鐘聲與呼禱聲相互響起,頗有趣味。黎巴嫩是個依山傍海,冬天能滑雪;夏天能在地中海享受陽光的地方,除此之外,巴爾貝克(Baalbek)的神廟群、比布魯斯(Byblos)古城等,皆是不能錯過的景點。

圖/楊蓓蓓 提供

中東地區的美食多源自於黎巴嫩、敘利亞等黎凡特(Levant)地區,較特殊的是,源自巴勒斯坦城市納布盧斯(Nablus)的傳統阿拉伯甜點 Kunafa,到了黎巴嫩後,被夾進芝麻麵包裡,再淋上玫瑰糖水,成了黎巴嫩特有的早餐。

圖/Monkey See Monkey Eat by Michelle Zeitouny

另外,因政治紛擾,政府遲遲不建新的發電廠,無法得到全天候的供電的民宅與店家只能另外購買較昂貴的私電,所以黎巴嫩的電費帳單上會有公、私電兩種計價費用,買不起私電的民眾,也只能接受每天不定時斷電的困擾。

擅長打扮、及時行樂的黎巴嫩人

中東地區的人流傳著這樣一句話:「就算黎巴嫩人窮到口袋裡只剩一毛錢,他們依然會體面地出現在你面前」,黎巴嫩人在中東是出了名的 Beautiful People,除了會打扮外,他們說的阿拉伯語口音還特別溫柔撫媚,喜歡在交談中夾雜法語,是其他阿拉伯人眼中「性感」的代名詞。

他們同時也是最懂得享受夜生活的一群人,阿聯酋有好幾家知名夜店的業主都是黎巴嫩人,週末晚上跟在民宿認識的黎巴嫩女生約好去某家夜店玩,在這個全中東最開放的國家,酒吧和夜店不似阿聯酋一樣,必須在三點準時熄燈關門,大家也都有莫名的體力跳到清晨。

當我累到在沙發上看著朋友依然在舞池徜徉時,旁邊一群黎巴嫩人告訴我,他們國家有太多紛擾,所以每個人都有一套貫徹「及時行樂」的人生哲學,休假時的徹夜狂歡也是其中之一。

黎巴嫩是個保守與開放、美麗與哀愁共存的地方,你能在貝魯特街上看見兩個女孩有說有笑,一個戴著頭巾、另一個穿著火辣;以及一輛輛老舊的車子裡,坐滿衣著時髦、準備赴約的男男女女,每件事情都是那麼地衝突,卻又和諧地存在。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Yulia Grigoryeva@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