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軍能用登陸作戰,取代原子彈轟炸日本嗎?請選擇」──從美國著名爭議考題,看選擇題測驗的侷限
圖片

作者前言:這是對於《媽媽,他們的英文真的要加強!》文章的補充篇。選擇題到底客不客觀?所扮演的角色是怎樣的?讓我們一起回到學術研究上來看看報告,然後來做一些討論吧。

首先,選擇題到底客不客觀呢?

一般人應該都會認為選擇題很客觀,因為選項直接明瞭:a 就是 a,b 就是 b,不像寫作、申論與閱讀報告等題型,含有老師或評分者的主觀評判在裏面。

但,選擇題也是人出的,只要是人出的,都會有自己的主觀意見在裏面。

要出怎樣的題目,考哪些詞彙,錯誤答案怎麼安排,甚至連 abcd 的先後排序⋯⋯這都是出題者在某刻的主觀評判下,做出的決定。

當然,選擇題型的編撰,通常會在大型考試時成立一個小組,大家一起討論,希望把這種主觀意識盡量降低。但在刊載於哈佛大學教育研究所學術期刊的一篇研究報告指出:全是選擇題的標準考試考題,仍存在很多主觀意識,對非裔學生不公平。而這些主觀意識往往反映著美國主流社會的價值觀,也就是以所謂「居住於郊區的中產階級白人」角度,來看待世界。

選擇題看似客觀公平,仍容易受出題者的主觀影響:

當時在哥大研究所上「考試評量」的課程時,教授把一题數學考試拿來讓我們研究參考。

其中一題是:「John 到超級市場買牛奶,一桶一加侖的牛奶 3 塊錢,John 的媽媽買了兩桶。買完牛奶後,媽媽帶他坐計程車到體育中心去聽演唱會,計程車費是 20 塊錢,演唱會一張票成人 30 塊錢,小孩子 10 塊錢,請問 John 他媽媽今天花了多少錢?」

這題目乍看之下似乎沒問題,但當仔細研究時,教授就說了:

「其實美國的很多地方是沒有計程車的。還有,如果一個孩子是來自非城市的生活環境,比如他住在山區裏或農場中,或是像很多剛到美國的新移民家庭──他們對於超級市場、體育中心等,很可能完全沒有概念。他們家可能有農場,牛奶就是自己養的牛出產的,出租車沒看過,體育中心也沒聽過,因為大自然就是他們的體育中心。」

像這樣背景的孩子,看到這題時,很可能就答不出來,或糾結於這些文字上面。而這道題的出題者,很可能是一個住在城市,有著中產階級生活經驗的人──他的出題對象,則在不知不覺中,造就了與他同樣背景答題者的優勢。

那什麽樣的題目,才是「公平」的呢? 

我的答案是,所有的考試都不可能做到完全客觀,每種評量方式都有它的侷限性。寫作或申論、簡答測驗、閱讀與心得評量等方式,當然也有其侷限性,但事實上以美國為例,在寫作評分方面往往正因為意識到其「主觀侷限」,而會有非常細致、完整的評量規定,盡量做到相對客觀,且也不會單單用一種方式來評量學生。

而選擇題最大的用處,是幫老師們測量學生的基本常識,記誦性知識,與不太需要思考判斷的知識。

比如說,問清朝的最後一個皇帝是誰?這題目大概沒什麼爭議性,只要背書就可以答出來。所以在此選擇題是有用的。

但如要檢測高階的獨立思考能力,選擇題的局限性就非常的大:

從 1988 年的著名爭議考題,看選擇題型能否測出「獨立思考」的能力

例如,1988 年有一道著名題目,被拿來做了許多研究報告:

「當年為了結束二戰,(美軍)若用步兵登陸日本,是取代原子彈轟炸,可行的替代方案嗎?如果是,為什麼?若否,又是為什麼?」

答案選項有四個,英文原題列於中文之後:

A:「是的,因為那時候美國海軍有充足的運輸艦艇。」
B:「是的,因為當時日本本島的防衛能力非常弱。」
C:「不是,因為(採用登陸)估計的傷亡人數將明顯更高。」
D:「不是,因為那時候日本已經開始發展原子彈了。」

Was the infantry invasion of Japan a viable alternative to the use of the atomic bomb to end World War II? Is so, why? If not, why not?

A. Yes; transport ships were available in sufficient numbers.
B. Yes; island defenses in Japan were minimal.
C. No; estimated casualties would have been much greater.
D. No; Japan was on the verge of having an atomic bomb.

(From Measuring Thinking in the Classroom, Northwest Regional Educational Laboratory, 1988, Oak Park, IL.)

這一題的正確答案是 C,理由是如果那時候美軍採用登陸攻擊的話,比起原子彈轟炸,造成的(雙方)死傷人數反而會更多。

很多人說,像這種選擇題的題目出法,就可以考驗學生的「獨立思考能力」,其實不然──這一題學生若要答對的話,還是必須要知道當時候(教科書上寫的美國觀點)的歷史情況──也就是說,仍必須要有背誦性的知識在裏面。所以嚴格上來說,這一題能考到「獨立思考能力」的地方有限。

更重要的是,出題者其實已經下了自己的結論──對於歷史這種可以用各種角度看世界的學科來說,相信有很多人絕不認為答案是 C。

另外,當想要透過測驗了解學生「獨立思考」的能力時,就必須在題幹中簡述脈絡,並且允許學生以相對開放性的方式回答問題,否則不論如何出題,都極為容易陷入「標準答案」的限制當中──而選擇題考試,正具有這樣的嚴重弱點。

「選擇題」對教學/學習方式的影響

另外,讓我們再來看看選擇題對教學的影響:

若考試內容是線性代數,其中有很多小知識點,除非老師一題一題的去問學生,你為什麽錯?你為什麽選 A?否則單從選擇題成績,其實根本看不出大家對於線性代數到底是弱在哪一方面,是運算不會?公式忘了?還是題目看不懂?

評量的最大意義,是讓老師知道學生到底懂不懂、能否應用該項知識,而從這個方面來說,選擇題是最不好的選項。

這樣的評量結果,對老師改進教學方式的意義非常小,所以為什麽數學測驗會設置簡答題、證明題,要求將運算過程的每個步驟都寫出來,那是因為教學者需要知道,學生到底在哪個步驟中邏輯錯了,也才有辦法幫助學生。(但當然,在部分課堂、補習班上也衍生出許多「死背證明題步驟」的應付測驗方式,這類單求高分的「教學目的」不在討論之列)

這也帶出了選擇題的第二個嚴重缺點:學生可能在選擇題考試中拿到高分,但並不代表他真的了解這個科目。

選擇題中,除了有前文所述「投機取巧」的邏輯(消去法、二擇法等),同時鼓勵學生只要「背出標準答案」就可以;很多人能透過「解題技巧」來提高自己的分數,卻無法給老師很正確的訊息,來了解學生到底是不是真懂。

另外,在最常使用的選擇題方式──單選題中,因為只能選擇一個答案,所以學生們都很容易被訓練成「如果沒有標準答案,就不值得學習了」的心態。

評量的最大意義,是讓老師知道學生到底懂不懂、能否應用該項知識,而從這個方面來說,選擇題是最不好的選項。圖/Shutterstock


選擇題並非一無是處,重點是我們為何而教,為何而學?

然而,選擇題在何時,一定要退場呢?

如同前述,選擇題有它存在的意義(如測驗基礎知識、記誦性知識),但是身為教育者(不管是老師或政策制定者),絕對不能壟斷教學。

若是當選擇題已過度氾濫,影響到考試、教學的方向,使課程越教越窄,甚至造成理應培養學生知識與獨立思考能力的「學校」,卻變成一天到晚在做選擇題、解題技巧、只希望大家考高分的「學店」時;當選擇題測驗與其分數,被拿來成為唯一評量學生、老師、學校的標準時──就完全越界了。

我們更必須認清,所有的評量方式,只要是有人在的地方,就一定是不客觀的。

回到學術理論與實證後的結論:老師們要做的,或者應該說執掌教育政策者更應該要做的,是必須給予老師非常完整的訓練,知道何種出題法和評量方式,分別能達到什麼目的,又有什麼限制?以及測驗本身該如何進行,才能有效掌握學生對學科的理解程度、和其盲點在哪裏。

如此才能夠真正幫助學生學習──而這也才是所有測驗,背後真正應有的意義。

《參考資料》
Fairtest(Multiple-Choice Tests)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關聯閱讀》
選擇題下的教育,造就了台灣人的「無知」
美國家長抱怨考試太多了,台灣呢?──從2015年美國大眾對標準化測驗態度調查談起

《作品推薦》
你需要空間好好探索自己,否則念名校也毫無意義──哥倫比亞大學招生官的誠心建議
「媽媽,他們的英文真的要加強!」──數十年不變,讓我「汗涔涔而淚潸潸」的語文教育

許雅寧/我在美國教英文

畢業於台北市立北一女中,中山大學外文系,美國哥倫比亞大學英語教學碩士及雙語教育博士研究所;工作經驗包括美國紐約哥倫比亞大學教育研究所兼任助理教授,美國公私立中小學英文(ESL, ELA) 老師;專精英語教學,閱讀教學及雙語教育。對於美國及亞洲地區的雙語教育皆有深入瞭解,致力幫助學校,老師,家長和孩子一起成長;除了教育領域,並擁有文學及金融管理背景,曾任美國會計師並持有美國會計師執照。


官方網站:http://believeinourchildren.com/
臉書粉專:雅寧心教育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