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銀行歷險記】「二手電腦與性病」,集團少主賣股記
圖片

(本文係真實事件,但因考慮事件機密性,故針對部分當事人資訊予以改編。)

一個風和日麗的下午,在台北市的一個傳統商業區,一棟跟周圍的低矮大廈比起來,明顯鶴立雞群、設計新穎的大樓裡。米白色色調的會議室,配上黑色會議桌、拉上百葉窗的落地玻璃門,顯得專業而理性。

XX 集團是國內的一家三線上市公司,雖然沒出過跳票事件,但常常被大家遺忘。公司有時也想要像台積電之類的一線公司那樣,在媒體上大展雄風。但身為傳統家族企業控制的這家傳產集團(其實在台灣大多數都是),每次上新聞都是豪門內的風暴或八卦,跟創新或願景總是沾不上邊。

「各位好,今天我就開門見山地直說了,」會議的主人是這家集團的總經理,現任董事長的大兒子。儀表堂堂、身材高大,美國一流名校的 MBA,有紐約投資銀行的工作經歷。他自從進入 XX 集團後就宣示銳意革新,但我從沒看過財經新聞報導他做出甚麼傲人成績,反而在壹週刊上,倒是看到過幾次這位少主的身影。

「Y 公司是我們在 200X 年買下來的。董事長英明,當時已經預見我們所處的產業會朝業務多角化跟控股化發展,所以取得 Y 公司做關係企業,如此不但可以就近對集團的客戶提供 XX 技術的支援,也可以提供高價值客戶加值服務的管道。」

少主打開礦泉水瓶蓋,喝了口水,繼續介紹老爸的功績:「剛收購來的時候,公司人才都跑光了,但是我們從其他同業重金挖角人才。董事長惜才,只要能把業務做好,一定三顧茅廬也要請到。這幾年來,在團隊努力下,大家兢兢業業,雖然在業界排不上前三名,但每年都有穩定獲利。收購 Y 公司以來,我們對 Y 公司盡心盡力,自認絕不辜負社會期待,所以現在要處分,也想爭取一個公允合理的價格。

少主賣公司,開價淨值兩倍有餘

輪到我講話了,我決定先從最基本的問起:「董事長目光遠大, 我們十分敬佩。能不能請教一下,公司還經營的下去,集團也想朝多角化發展,為什麼現在想要處分?

少主臉上浮現驕傲的笑容:「首先,現在集團對多角化經營的定義,已經從業務多角化,轉變為市場多角化。現在我們的策略目標放在亞洲新興市場,我們已經在跟緬甸、印尼以及柬埔寨的政府及國營企業洽談合作,所以董事會及管理當局,都希望專注在集團的國際化。」

「其次,在國內大家都知道,集團的事業除了製造業之外,也有市占率穩定的民生消費產業,我們希望發展集團與非集團事業之間的綜效。參考跨國大企業的案例,GE(通用電器)旗下的家電事業雖然獲利,但管理階層為了專注於工業業務,毅然將家電事業出售給海爾,而且因為抓住時機,處分了一個非常好的價錢,這是我們想要學習的目標。」

我:「......是,了解。那我們談談這家 Y 公司的財務狀況好嗎?」

財務長站起來簡報:「公司獲利穩健,過去 5 年的 EPS 分別是 0.6,0.7,1.0,0.8 及 1.1 元,獲利趨勢長期向上,淨利率(稅後淨利/營收)也長期維持在兩位數,5 年平均值是 11.8%。」

少主插話:「現在淨值是每股 22 元。我們期望的交易價格是每股 50 元。未來十年,我們預期全世界對 XX 技術的追求有增無減,而 Y 公司的 XX 技術,未來可望領導全球,所以我們認為以每股 50 元出售是合理的交易價格。

「這群人是不是怪怪的?」

回程的車上,隨行的助理研究員小朋友們,已經按捺不住內心的困惑。

「這群人是不是怪怪的?」小朋友 P 以前是學生會幹部,表現一向沉著冷靜,有大將之風。
「好像每個人腦子都有洞。一下說現在的多角化意思是發展多國業務,一下又說要發揮集團傳產業務與非集團業務的綜效,這不是打自己的臉嗎?」小朋友 J 是個圓臉長髮的可愛小女生,但是有點聰明過頭,嘴巴不饒人。

「如果董事長惜才愛才,廣招各路英雄豪傑,Y 公司應該已經成為產業龍頭了吧?怎麼會市占率反而從台灣第 6 名落到 12 名?哈哈。」
「記得那段集團多角化策略嗎?同業早 5、6 年都去了,現在才計畫南進。」
「還有什麼 XX 技術那一段......只不過有一個小組做 XX 研究,就被他們講成擁有制霸全球的先進科技般,我服了.....」

小朋友們你一言我一語地說著。

「那為什麼他們想處分 Y 公司?真正的原因是什麼?」這時,小朋友 P 問我。

我想了想,「八成是接班造成的權力鬥爭。現在少主在為將來接班做布局,Y 公司的總經理是專業經理人,又是老董事長以前的學生,將來一定不好使喚。既然趕他不走,乾脆把 Y 公司賣了,總經理專業經理人的飯碗不會砸,少主拿了一筆錢可以做他想做的事,兩全其美。至於是否跟集團原本的策略相衝突,我看他們也不放在心上......

「對了,」我轉過頭問一直沒出聲的小朋友 I。
「Y 公司在國內有上市櫃的同業,過去 5 年稅後淨利率是多少?」
「產業龍頭大概 25% 左右,如果扣除發生歐債危機的 2011 年,過去 5 年稅後淨利率都在 28%-30% 之間。第二~四名的同業如果不看歐債危機的影響,過去每年稅後淨利率大概有 15%-28%。」

小朋友 I 是個奇才,25 歲就通過 CFA 考試,對數字過目不忘。但因為講話像人工智慧的機器語音,且連續三次被女朋友甩掉,原因都是被對方指責 「你根本沒有人味!」所以才痛定思痛,跑來需要跟人大量溝通的投資銀行業磨練,但仍是沒事不出聲,一出聲就語出驚人。
 
P:「所以相比之下,這家 Y 公司的獲利能力不怎麼樣啊......為什麼他們沒有受歐債危機的影響?
「集團大股東的哥哥經營另一間公司,其中一個工廠內部有類似的製造流程。歐債危機那年因為安全措施不完整,工廠失火,結果被安檢,連帶整個廠區都被勒令停工,只好把相關流程外包給 Y 公司,所以 Y 公司的利潤被拉上來了。這件事情跟全球景氣沒有直接關聯,所以 Y 公司才會在同業都很慘的時候,還能維持過去的獲利水準。」I 一如往常,維持著「卡提諾」播音器一般的精準度。

「我得過性病,但我很愛妳,所以妳應該跟我在一起」

隔天。

「各位長官先進早安。我們回去之後,對市場狀況及貴公司財務上的優勢進行了詳盡的分析。讓我長話短說,我們的建議有以下三點:

1. Y 公司所處的產業在國內並不是未來成長潛力想像空間很大的產業,而且 XX 技術的潛力還沒有落實在該產業的營收上,所以本夢比的概念,不適用於我們這次的交易。

2. 以本益比評價的話,公司今年 EPS 估計為 1.12 元,明年 EPS 估計為 1.18 元,以國內上市同業平均本益比區間 14~18 倍來計算的話,公司每股價格估計為 15~19 元。

3. 公司淨值 22 元,今年底淨值估計為 22.2 元,長期保持穩定,具有參考價值。由於公司以淨值估計的價格比以本益比估計的價格高,建議公司以淨值作價。參考國際慣例,處分公司時股價往往加上 15%~30% 的控制權溢價,我們建議先以公司今年底估計的淨值加上將近 30% 溢價,以每股 30 元作為初次報價。

以上報告,請各位長官先進指教。」

少主接過麥克風,臉上掛著一貫優雅的微笑:「謝謝各位專家的建議。很抱歉,我們有自己的主張,我們必須以每股 50 元作為議價的基礎。每股 50 元是我們的投資成本,它代表著我們的承諾,如果我們不能用這個價格處分,我們過去的努力就不被認可,也不能彰顯我們這些年來對公司的付出。

又到了回程的車上。

一向沉穩的 P 竟然先發難:「因為投資成本是這個價錢,所以處分價格也必須是這個價錢,不然就不能『彰顯管理階層的努力』?公司的價值本來就是看營運績效,不是看什麼管理階層的努力啊!」

看 P 先開砲,早就憋不住的 J 立刻跟進:「我有一台電腦,我用 25,000 元買的。用了兩年,現在我要賣掉。我堅持用 25,000 元賣,因為這是我的買價,就算二手電腦市價只剩 5,000 元我也不管。」J 喊道:「他們的邏輯就是這麼扯!」

「我覺得......」平常一向沉默是金的 I 竟然開口加入討論,J 馬上閉上嘴巴,大家都盯著 I,等他發表高見。
「我跟一個女生告白,我告訴她:我得過淋病,但是我很愛妳,如果妳在乎我得過性病因此身體不好,不願意跟我在一起,那就表示妳完全無視我對妳的愛與付出,妳該死,」I 用卡迪諾狂新聞影音般的機器聲音說道:「他們的邏輯就是這樣。」

接下來的路程,直到返回公司為止,車子裡再也沒有聲音......

《關聯閱讀》
【政治如理財?】民主制度,不是只有投票而已──從現代投資理論談民主政治
立委、名嘴口中的「元凶」證所稅廢了,為何股市交易還是低迷?
「這不是EMBA,這是生存戰!」──國際商管學院見聞錄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DJ KT/金融無間道

一個自認為是天生左翼份子,追求公平貿易、反剝削、反權貴、反裙帶主義,實際上漫畫看太多,整天做白日夢的青年,居然為了「去全球化資本巨獸臥底」,合計做了 15 年的會計師、投資銀行和私募基金,最後還當上上市公司大老闆特助?這個中年人結束臥底生涯,是因為身分曝光?還是賣肝賣血賣光了?這麼多年在金融界近身觀察,他得到了什麼?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