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火下,「中國製造」蒙上陰影,但「柬埔寨製造」起飛了嗎?

中美貿易戰火下,「中國製造」蒙上陰影,但「柬埔寨製造」起飛了嗎?

假日和做成衣的朋友 H 哥和做箱包的 V 哥吃中餐,等候餐點滑手機時看到一篇《遠見》的文章〈直擊台灣、越南、印尼、緬甸 供應鏈下南洋〉,立馬轉給 H 哥和 V 哥看。

H 哥說道:「我們柬埔寨又被忘記了,當邊緣人就是可憐。」

V 哥瞄了一下文章,說道:「也不能怪《遠見》,畢竟你們紡織業的訂單,的確如文章所說,主要往越南、印尼和緬甸轉。而且人家人口多紅利也多,相關的關稅優惠也都有,不像柬埔寨現在這樣忐忑過日子。」

的確有如兩位朋友所說,在中美貿易戰開打之後,有不少在中國生產成衣的廠商前來詢價,並託我們幫忙介紹在地有信譽的成衣廠,準備將訂單從中國轉出來,在柬埔寨生產,避免關稅問題。一開始公司也很認真配合,要求各業務推薦合適的成衣廠;有趣的是,這些詢價大多雷聲大雨點小,在業務把合適的廠商列表交出去後,對方就了無音訊了,直到過一段時間後詢問,才知道客人已經決定轉下到緬甸或越南。

圖/Shutterstock

柬埔寨成衣廠薪資持續調漲

「話說柬埔寨一年一度的薪資調漲大會又要開始了。目前成衣廠工人的薪資已經到了 182 美元,明年工會喊出要衝到 200 美元的口號,看這個勢頭就覺得恐怖。從 2013 年的 61 美元到現在的 182 美元,短短 6 年漲了 3 倍之多。」H 哥感嘆地說道。「我來柬埔寨就是不想和老闆共體時艱,沒想到在這邊可能也快遇上時代艱難的日子了。」

柬埔寨政治雖然相對穩定,不過一定程度上可說是犧牲了外資成衣廠換來的。在 2013 年大選期間,經歷了全國性的罷工之後,洪森總理打出『為民著想』的口號,要求外資每年提高成衣廠紡織工人的薪水,以此爭取基層選票。政府也在 2019 年要求所有成衣廠,發薪方式從月初發薪,改成一個月發兩次薪水,以減少工人因成衣廠老闆棄廠跑路造成的收入損失。雖然這些政策大大改善了柬埔寨人民的生活,人均 GDP 也明顯地提高,但也苦了來柬埔寨設廠開業的老闆們。

V 哥說道:「柬埔寨政治是穩定許多了,你看 2018 年大選就過得很順,我們老闆當時候說要遵循 2013 年的傳統,規劃一下萬一柬埔寨爆發嚴重內亂時的陸路、海路等等的撤退路線,但實際上也沒用到。話說回來,我這邊做的是箱包類,其實新的訂單是有持續在增加的。畢竟柬埔寨出口美國的箱包類是免關稅的,在中國製造遭到美國全面圍攻的的情況下,品牌商只能轉往越南或柬埔寨生產,後續業績看漲呢。」

H 哥看了 V 哥一眼,說道:「做包包這麼囂張,那等一下這杯飲料給你請客啦。」

圖/Shutterstock

柬國總理:「絕不以國家主權換取援助」

我插嘴道:「說到關稅,柬埔寨的歐盟優惠關稅 EBA(Everything But Arms),到底有沒有更新的消息啊?今年 2 月說有可能會被取消,後面都沒聽到消息了。」

H 哥回答道:「我這邊也沒進一步消息,只知道洪森總理喊出了『絕不以國家主權換取援助』的口號,看來態度很強硬,現在還在談判中。畢竟歐盟威脅取消優惠關稅,就是因為 2018 年大選期間,歐盟認為柬埔寨有違反人權的情事發生,但很大部分都是跟政治綁在一起。我們的總理最不喜歡人家干涉柬埔寨內政了,歐美雖然給了不少援助,但大多會有附帶條件,像是釋放政治犯或是改善貪污問題等等。反觀中國,一帶一路後不斷對柬埔寨釋出善意,金援和物資源源不斷地進來,但從不要求交換條件或貿然干涉政治,所以總理對歐盟態度強硬,也是可以理解的。」

「不過我看到報導說 G20 後,歐盟決定和越南簽自由貿易協定 FTA,這下柬埔寨真的遇到強手了,加上今年成衣紡織業的年度預測似乎不怎麼好,我們公司各點都在修正業績預測值,希望不要遇到成衣寒冬才好。」我插嘴說道。

在中美貿易戰火下,各國都在選擇最有利的佈局和戰略,希望能從中收到最好的果實。在中國製造慢慢退燒,東協製造漸漸成為主流的同時,柬埔寨要如何做到利益最大化,還需要政府的智慧來判斷。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何承祐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