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韓的統一在他身上已經實現了」──專訪世上唯一能自由進出兩韓的人金鎮慶(上)

「南北韓的統一在他身上已經實現了」──專訪世上唯一能自由進出兩韓的人金鎮慶(上)

南北韓自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經歷了韓戰的拉扯,最後兩國簽訂停戰協定( 2013 年北韓片面撕毀了協定),將兩國邊界定在北緯 38 度線上。這條線,就像一把利刃將朝鮮半島狠狠地劃成兩半。時至今日,雙邊民眾無法自由往來交流,而北韓人民要進入南韓更是難如登天。

一般脫北者進入南韓的方法是由中國邊境逃出,跋山涉水跨越中國並且要避免被逮捕,最後才可以成為政治難民進入南韓。另外,就算是雙方官方人士也必須通過層層檢查、或是身負外交任務,才可以在特定的區域往來,無法隨意在境內移動。

然而,在朝鮮半島分裂近 70 年來,有一位年逾 80 的長者,由於對兩韓的無私付出,獲得了兩邊政府的認可,竟同時擁有兩韓的公民身分,成為世界上唯──位可以在朝鮮半島這片土地上自由進出的人,他的名字是金鎮慶。

韓戰最年輕的志願兵

進入延邊大學科學技術學院(簡稱延邊科大)校長辦公室後,映入眼簾的是掛滿整片牆,來自各國的表揚狀。這位傳奇人物金鎮慶是這所學校的校長,在我進門後,隨即起身跟我握手致意,滿臉笑容歡迎我的到來。一陣寒暄之後,在這個數坪大的辦公室裡,他開始娓娓道起自己的生命經歷和南北韓歷史。

被中國稱為「抗美援朝戰爭」的韓戰在 1950 年 6 月爆發,當時年僅 15 歲的金鎮慶,還只是個南韓的國中三年級學生。在戰爭爆發沒多久後,他前往學校附近的徵兵所,表達自己的參軍意願。「那時候他們說我年齡還不到,不能上戰場。我一急之下,從地上撿起一片玻璃把食指劃破,在一塊布上寫血書,表明自己從軍報國的意願。」金鎮慶一邊舉起雙手在空中比劃,一邊笑說:「最後,他們就同意讓我以志願兵的身分上戰場,讓我成為在這場戰爭中,年紀最輕的軍人。」

殺戮中看見和平

韓戰持續了 3 年,在結束之前,原本總共有八百多人的志願兵,最後只剩下 17 人存活。目睹戰爭殘酷的金鎮慶,在因緣巧合之下讀到了《聖經》的故事。因此他決定在戰爭結束之後,要以自身的力量幫助南北韓與中國的人民。

「戰爭結束後,我先後到歐洲和美國讀書,也做過一些生意。在那時候我了解到,二戰中互相廝殺的國家,居然可以放下成見,成功整合成為一個大的歐盟。而這個模式,就是亞洲應該要學習的路徑。」金鎮慶眼神堅定地跟我說:「所以我在 1986 年就來到中國,從邊境進入北韓,開始幫助需要幫助的同胞。」

80 年代末期,中國進入改革開放,與北韓漸行漸遠,甚至在 1992 年與南韓建交。而蘇聯也在1991 年瓦解,長期以來共產國際對北韓的援助也戛然而止。再加上 90 年代初期北韓各地因為旱災所引發的饑荒,讓整個國家陷入絕望之中。

「那時候我就從中韓邊境送了 490 頭牛進入北韓,並在當地建立了大型農場。」金鎮慶一邊回憶一邊說:「那時候我也見到金日成,獲得了他的信任。並且在 1988 年從中國運入 100 張牙醫病床,花了 5 年時間建立起北韓第一間牙醫醫院。」

戲劇化的劫後餘生

金日成在 1994 年去世之後,他的兒子金正日繼位。一朝天子一朝臣,金日成去世後,平壤政權也開始對這位擁有南韓和美國國籍的「慈善家」起了疑心。不過金鎮慶並沒有因為皇太子的猜忌選擇離去,而是繼續在北韓進行各種人道救援活動。但在 1998 年,金正日政權以間諜罪將金鎮慶逮捕,並且判處死刑。

當時被關在大牢裡面臨死亡的金鎮慶,寫下了 3 封遺囑,除了家庭遺囑之外,另外兩封分別寫給北韓與美國政府。金鎮慶希望在他死後將自己的器官捐贈給北韓社會,並且要求美國政府不可以因為他的死而報復北韓。他不希望因為這個誤會,而導致北韓人民必須面對戰爭的苦痛。

「被關了 42 天之後,最後他們把我放了。」金鎮慶睜大眼睛跟我說:「應該是金正日讀了我的遺囑之後,確定這個將死之人不會說謊而被感動,確認我不是間諜才釋放了我。」而死裡逃生的金鎮慶回到北京機場後,刻意忽略在機場外等候多時的大批國際記者,選擇不在國際媒體面前指責北韓政府囚禁他的罪行。

在金鎮慶被釋放 3 年之後,北韓政府聯絡延邊科學技術大學金鎮慶的辦公室,表示要派一位特使來找他,跟他討論一些合作事宜。「我二話不說就答應了。結果你知道嗎?來的人就是當時在牢裡刑求我的北韓官員。」看著張大眼睛一臉不可置信的我,他喝了口水之後繼續說:「原來他們(北韓政府)看到我在延邊成功設立大學的案例,也希望在平壤建一間類似的學校,所以找我幫忙。」

極權國度裡看世界的窗戶

金鎮慶答應了北韓政府,在 2004 年到 2008 年之間,招募了中國的技術人員及北韓的勞工,從延邊中韓邊境運入各種建築材料,平壤科技大學於 2010 年順利地正式開校。「這間學校並不屬於北韓政府的財產,而是擁有如外交領事館的特殊地位,一定程度地保護了學校的獨立性。」金鎮慶語帶驕傲地說:「我相信這間學校可以幫助北韓進步,並且在十年之後,北韓絕對會有很大的改變。」

出於好奇我問了他:「有沒有人因為你做的事情,提名你為諾貝爾和平獎的候選人呢?」金鎮慶揮了揮手說:「有是有,但我所做的一切完全不是為了要得獎,我為的是這些受苦的人們。」

在專訪告一段落後,金鎮慶像一位親切的爺爺拉著我的手,帶我到一面有朝鮮勞動黨標誌的裱框前:「金正日在去世前 3 個月,頒給我平壤榮譽市民的身分。你看,我是第 001 號。也就是說,這個制度是為了我而創的。金正日想要在他去世之後還可以保護我,讓這間學校(平壤科技大學)可以繼續維持下去。」

而在這份榮譽市民證的旁邊,還掛著南韓京畿道的榮譽市民證。甚至,一旁還有南韓歷任總統以及金正日跟他見面握手的照片。當時我心裡想:「南北韓的統一,近 70 年來無法實現,但在他的身上,已經成真了。」

備註:本文摘自《最陌生的鄰居:韓國》,感謝台灣商務印書館授權換日線原文轉載並增訂小標。惟圖、文經編輯,均與原作有部分出入,欲閱讀作者完整作品,歡迎參考原書。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關卓琦

Photo Credit:主附圖皆為楊智強 提供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