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有擁抱逝去愛人的全部,才不算彼此辜負──墨西哥亡靈節,用狂歡坦然面對生死

唯有擁抱逝去愛人的全部,才不算彼此辜負──墨西哥亡靈節,用狂歡坦然面對生死

每年 10 月 31 號到 11 月 2 號,墨西哥全國各地都會以斑斕而張揚的色彩,與無數美酒佳餚,加上拉丁式的縱情狂歡,盛大慶祝亡者的歸來。這段時間,就是所謂的「亡靈節」。

亡靈節的歷史與初衷:回到愛人身邊

亡靈節源自美洲古納瓦文化的死亡崇拜,再一路傳承至阿茲提克等文明;於阿茲提克而言,亡靈節始自太陽曆的第 9 個月,約現代西曆的 8 月,整體慶祝活動長達一個月,旨在榮耀死亡女神 Mictecacihuat、彰顯生命的美好,並奉以美食佳釀與愛人的頭骨,歡迎已故亡靈重新回到人間與親友相聚。

當西班牙征服者在 15 世紀末至 16 世紀初抵達美洲時,他們被當地非天主教的「野蠻」慶祝方式嚇壞了,於是開始了一系列的宗教改革活動。在西班牙人抹去傳統宗教並以天主教取而代之的過程中,當地原住民便順勢將亡靈節移到 11 月初墨西哥主食「玉米」成熟的季節,同時也是天主教所信仰的萬靈節時期,再將兩方習俗相結合,從而創造了如今墨西哥獨具一格的亡靈節。

儘管墨西哥每個州的情況略有不同,但傳統上的慶祝方式,無非是家家戶戶會於家中設上靈壇,在靈壇上放上亡者的姓名與照片、延自阿茲提克供奉愛人頭骨習俗象徵的骷顱糖果、代表骨頭和眼淚,供亡靈飽餐一頓的亡者麵包、無數的蠟燭、飛揚的紙雕、酒精飲料以及開得盛燦的萬壽菊。墨西哥人更會將萬壽菊花瓣一路自靈壇撒放到墓塚上,代表著亡者可以跟隨著鮮豔的花瓣,一步一步地回到家中與愛人的身旁。

感恩與祝福,不分國籍、種族或信仰

亡靈節那一日,開設青年旅館的當地友人塔妮亞邀我去她的青年旅宿和大夥兒一起慶祝亡靈節。「你們離家在外,漂泊無蹤,更需要好好地與自己的回憶與家人做連結,這代表一個根,代表天遼地闊中你永遠有一份因記憶而連結起的歸屬。這是個屬於感恩與祝福的節日,不分國籍、不分種族與信仰。」塔妮亞說道。

以墨西哥的方式,思念千里外的家鄉和陰陽兩隔的故人,多麼奇怪呢?我邊如此想著,邊和青旅的大夥兒以蠟燭、糖果、酒精、照片、亡者麵包、萬壽菊花瓣等裝飾著靈壇;今夜的參與者,大多都是因故居住於此的墨西哥外地人。塔妮亞以母親的姿態,指點著我們裝飾的步驟與方式。

「好囉!現在每個人拿一朵萬壽菊和一個龍舌蘭酒杯,我希望每個人都可以分享你所思念的亡靈的故事,並透過這位亡靈的故事給予彼此祝福,每個祝福,我們會乾一次杯,不醉不歡。」塔妮亞在我們裝飾完靈壇並奉上亡者的照片與姓名後,點上蠟燭,並向大夥兒宣布祭典正式開始。

「我思念的是我的爺爺,他……,然後……,……離家……,教導了我許多的智慧與成熟;我願每個人都可以擁有成熟的智慧與灑脫。乾杯。」

「我想紀念的是我的母親,她……,然後……,……墮胎……,讓我理解了何謂寬容與溫柔;我希望每個人都可以放寬心胸,以溫柔的姿態去給予、去原諒。乾杯。」

「我要和大家分享的是我叔叔,我從沒見過他,但他卻是我心目中的英雄……,他……,造成了很多的問題……,可是……;我祝福每個人都有敢於追夢、不畏前途的勇氣。乾杯。」

圖/Chinchen.h 提供

互道亡靈的故事,走進彼此的生命

大夥兒一個接著一個地說著,我心下只是緊張,不知該如何明說,畢竟在華人社會中,這樣直接大膽地說出亡者是非對錯的人生經驗著實顯得大不敬。也或許,我們從來就不是善於分享幽微的內心世界的民族,所有的隱晦,埋骨了,就該被忘卻、任時光緩緩地磨滅,最終,我們的記憶缺漏得只剩下美好的表象。

輪到我時,我的胃裡翻來倒去地盡是酒精,支支吾吾了半天,不知如何開口。

「Amy,這是一個感恩與原諒的日子,所有的故事都值得我們以成熟的心態來看待,並將之作為經驗,加以學習。每個人的人生都有好有壞,各種面向都有,你的、我的,都是一樣的,沒什麼值得丟臉或難為情。」塔妮亞鼓勵地說道。

也不知是酒精的作用,還是亡靈節真有神奇的魔法,一個動容,彷彿計數時刻的沙漏破了洞,被時間所掩埋的記憶,遂緩緩地隨著沙粒流出。

我聽得自己娓娓道來:「我所思念的是我的阿姨,小時候幾乎是她在照顧我的,……,她因為愛上了錯的人……,……而自殺。……所以,其實我並不相信愛情,也不相信自己真的值得被愛,……也因此在感情上總是有所保留……,但……我祝福每一個人都有愛人的能力,以及相信自己值得被愛的信心。乾杯!」

我斷斷續續地想起這幾年來,自己在感情上跌跌撞撞的過程,其實很大一部分受阿姨的自殺所影響。說完之後,我已淚流滿面,所幸,大夥兒也只是理解地繼續下一個人的分享,而未在我身上多做文章。

分享完後,我們彼此擁抱、彼此感激;透過這個活動,我們將彼此拉進了生命的一部分,因死者的歡笑與淚水而建立起另一種更為深層的連結。塔妮亞讓我們各自對自己所思念的人傾吐,獻上花朵,算是完成祭禮,並開始活人的饗宴──啤酒與烤肉。

圖/Chinchen.h 提供

唯有擁抱亡者的全部,才不算辜負

我憑著圍欄,任風一陣陣的吹醒略微恍惚的神智,只聽塔妮亞靠了過來,輕輕說道:「Amy,你做得很棒。你知道的,每個人的身上,都有他所亡故的親人的痕跡,唯有當我們真正擁抱了這些或好或壞的痕跡,亡者的人生與經驗才算沒有白費──這也是亡靈節的中心意義,亡者的生命透過記憶,可以被活著的親友所延續下去,因為他的人生經歷與我們同在。

當然遺憾是一定有的,所以我們更必須要好好的消化,將他沒有完成的人生功課給好好完成,這才是真正的不負彼此。」

思念不會被白費,在理解與寬恕後,它會化成一個人身上最堅強的力量;墨西哥人以積極的姿態如是信仰死亡。

圖/Chinchen.h 提供

執行編輯:莊承憲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Chinchen.h 提供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