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包容LGBT的穆斯林國家,土耳其走上回頭路?──「伊斯蘭是個人和真主之間的事」,政府無權干涉

最包容LGBT的穆斯林國家,土耳其走上回頭路?──「伊斯蘭是個人和真主之間的事」,政府無權干涉

土耳其首都安卡拉省(Ankara)原訂於 11 月中舉辦德國同志電影節,未料就在活動開幕前一天,臨時以「公共安全」理由被明文禁止。

省長辦公室在聲明中表示:「基於與該議題相關的活動,可能煽動並激起社會中的仇恨與敵意,進而危害公共安全以及增加恐怖攻擊發生的風險。自 2017 年 11 月 18 日起,禁止一切與 LGBT 議題相關的活動,此禁令適用於電影院、座談會和展覽廳等地點。」稍後還指出,此禁令可「促進公共秩序、犯罪防治、整體健康和社會道德」。

消息一出,土耳其當地的跨性別族群和人權運動者都感到十分憤怒,紛紛表示該禁令已違反了憲法所賦予人民的權利,對於已踏上婚姻平權修法的台灣來說,土耳其政府的舉動令人感到不可思議。

事實上,在多數人信奉伊斯蘭教的土耳其,同志並非違法行為,早在 1858 年的鄂圖曼帝國時代,便將同性之間的性行為除罪化;1951 年的共和國初期,土耳其更簽署了提供同志者尋求政治庇護的條約。1988 年,土耳其公民甚至有了更改法律性別的權利;2003 年,伊斯坦堡舉辦了土耳其第一場同志大遊行,使得土耳其成為世界上 LGBT 包容度最大的穆斯林國家。

但是,為什麼過去的政府長久以來所做的努力,至今仍然沒有明顯成果呢?

多元文化的消逝,使得主流難以包容差異

在土耳其,同志被嘲笑與歧視,宗教可以是一個理由,但也有另外一群嘲笑同志的人們,他們從來沒有在嘲笑的同時,提到「這是伊斯蘭教禁止的、是違背真主的」,他們只是單純的嘲笑,單純的歧視。

此外,跨性別族群在這個社會中,同樣找不到他們的位置,他們在流浪,如今,連要為自己發聲的機會都沒有。因為,在土耳其人的歷史中,以土耳其單一民族為訴求而建立的共和國,已經把原來的多元文化逐漸弭平;在土耳其人的教育中,也還未正確地建立起尊重、包容不同族群的態度,許多時候都看得出他們對身為主流群體流露出的驕傲神情。

伊斯蘭反對同志,但並未要人類為此製造仇恨

而從宗教的角度觀之,有人認為,無論過去的政策制定者做過多少努力,只要有伊斯蘭這個宗教的存在,就沒有 LGBT 的位置。的確,《古蘭經》中提到:「你們怎麼要與眾人中的男性交接,而捨棄你們的主所為你們創造的妻子呢?其實,你們是犯罪的民眾。」(26:165-167)。

從伊斯蘭教的觀點來看,真主是創造宇宙萬物的造物主和一切至高無上的主宰者,無始無終、無形無相,既非具體,亦非抽象,作為信仰真主的穆斯林,應當反對一切違反真主所創造的自然法則的事。真主創造男女兩性,是為自然,《古蘭經》如是寫道:「他從你們的同類中為你們創造配偶,以便你們互相依戀她們,並且使你們互相愛悅,互相憐憫。」(30:21),因此,同志和更改性別等行為應當被禁止。

伊斯蘭教對同志的態度非常明確,如同天主教和基督教反對同志的態度一樣,然而,人們往往忽略了一個重要的事實:在《古蘭經》提到和男女性別相關的經文(如同上方提及的兩段)中,只是單純在敘述這件事情,並沒有要人類為此製造出歧視、仇恨和敵意。

2017 年土耳其伊斯坦堡同志大遊行。圖/isa_ozdere@Shutterstock


「伊斯蘭信仰,是個人和真主之間的事」

過去剛認識我信仰伊斯蘭教的先生的時候,他對同志的反對態度十分強烈,任何有關同志的人事,都被他堅決地排斥在外,包括我當時的一位同志朋友也是,因為凡是違反教義的,他都固執地反對──他就是這麼被教育長大的。當時,我並不知道該怎麼辦,於是,我開始認識伊斯蘭教,讀起了《古蘭經》。

我問他:「『伊斯蘭』的表面意思是『服從』,而穆斯林指的是服從真主的人,《古蘭經》有提到人類不分民族、宗教和性別的平等觀念,唯一只須服從真主,所以伊斯蘭信仰是一名穆斯林與真主之間的事,每一個人所做的行為或選擇,也只須在面對真主時為自己負起責任,是這樣嗎?」

他回答:「是這樣沒錯。」

我緊接著問:「那你有什麼權力去干涉一名同志者的人生,那是他和他的主之間的事。」

他沒有回答我,但看得出來從那之後,他對許多事情的態度都改變了。

多年後的今天,寫這篇文章時我想起了這件事,便問他:「你是一位穆斯林,你在面對一位同志者的時候,會用什麼樣的態度?」

他回答我:「從信仰上來說,我是反對的,但是我沒有任何權力去阻止或改變他人的選擇,他要怎麼生活,我給予尊重,但是他也必須尊重我的反對,我們彼此互不干涉,因為我無法為他的選擇負責,反之亦然。信仰是我和真主之間的事,不是我和這位同志者之間的事。」

停辦同志電影節,將合理化仇恨

最後回到事件本身,舉辦同志電影節,並不會讓原本不是同志的人,成為同志,也很難讓原本不支持同志的人,開始支持同志;但是,停辦同志電影節,卻會讓土耳其社會中的跨性別族群,面臨更多的價值衝突,他們的聲音逐漸削弱,而原本歧視跨性別族群的人,卻能將自己的仇恨和敵意更加的合理化。

土耳其是個政教分離的世俗化國家,若政府是成熟的,就不應該以自身傾伊斯蘭的作風,介入任何公開的事物。反之,應當鼓勵實行理性思辨的教育,從家庭、學校和新聞媒體著手,因為土耳其人的意識形態、價值觀念非常多元,只以一種理念去解決所有問題的時候,就會製造出更多的問題;唯有在每個人都能夠獨立思考的時候,才能做出對自己來說最正確的選擇。而對穆斯林來說,在成熟的思考狀態下追求信仰,才能找出真主欲引領他們的完善方向。

當一個連對他人最基本尊重都還做不到的人,他所談到的信仰,是何等的扭曲;一個忘了這樣神聖的連結僅存在於自己和自己信仰的主之間的人,他又有什麼權力能夠干涉和他生而平等的世人的選擇?宗教,從來就不是一個反對同志或跨性別族群有力的憑據,但它一直都是那些想擁護自身意識形態的人最方便的工具。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huseyin ozdemir1@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