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樣」的伊斯蘭:蘇菲派詩人魯米,用文字追尋「愛的真理」

「不一樣」的伊斯蘭:蘇菲派詩人魯米,用文字追尋「愛的真理」

談到伊斯蘭教,你是否會先聯想到戰爭、女權等問題呢?從前的我也是如此,只是無法完全相信一個如此「萬惡」的宗教,會有超過 10 幾億的信眾,並且從 7 世紀流傳至今,因此仍然堅持抱著質疑的心態去找尋答案。直到遇見了伊斯蘭蘇菲教派的神秘主義詩人魯米,才有機會透過不同的角度,看見伊斯蘭教的另一個面貌。

認識魯米讓我對這個宗教改觀許多,也發現原來同樣的一部宗教經典《古蘭經》,在不善和貪心的人手上,可以變成魔鬼的利器;而在善良和美好的詩人眼中,卻可以將它詮釋地如此迷人,有如使黑夜中的人們依靠著星光的指引找到方向一般。

讓我大膽地說── 認識魯米,你的內心和精神世界,也許將會從此改變。你會鑽進一個特別溫柔、充滿著暖意的詩人世界裡,讀著他的詩,你會以為他在尋找的是一位美麗的女子。其實,他在找的是上帝、或者真主安拉對這個世界的愛,再透過文學、音樂和舞蹈把這樣的愛深深植入每個受了傷的人的心中。

魯米。圖/Interesting Literature

蘇菲神秘主義詩人「魯米」

魯米的全名為扎拉爾丁 · 穆罕默德(Jalal al-Din Muhammad),在印度、巴基斯坦和伊朗人們稱他「莫拉維 · 魯米」(Molavi Rumi);在土耳其人們說他是「梅夫拉那」(Mevlana);而在歐洲和華文世界裡他的名字是我們比較熟悉的「魯米」(Rumi)──這些不同的稱呼背後,都有個相同的意思──來自東羅馬帝國的精神導師。

魯米出生於西元 1207 年的巴爾赫(Balkh),當時屬於波斯帝國的東部邊界,今日為阿富汗的其中一省。他的家族世世代代都是伊斯蘭法學家、神學家和神祕主義學者,他的父親巴哈爾丁 · 瓦拉德(Baha al-Din Walad)也是位學識淵博的學者。

童年時為了躲避成吉思汗的軍隊入侵,魯米跟隨父母不斷移居、旅行,他沒有上學,而是在旅途中陸續遇見不同的伊斯蘭學者,從他們身上吸收各種知識,為他日後在伊斯蘭神學、人生哲學以及文學詩作方面奠定了相當程度的水準,也種下了成為所謂「精神導師」的種子。

魯米一家人曾在今日敘利亞的大馬士革一帶旅行,最後來到了安納托利亞,定居在今日土耳其的孔亞(Konya)。多年後他的父親過世,他便繼承了父親的苦行僧教團,領導教團的學生進行各種靈修活動,包括練習冥想,學習詩歌和音樂。後來在 1244 年,魯米遇見了一位叫做夏姆士(Shams)的神秘主義苦行僧人,他引導並啟發了魯米創立蘇菲教派(Sufism);他們透過唱頌詩歌和旋轉舞將人們指引至真主安拉的愛之中,並且達到「合一」的境界。


卡瓦利(Qawwali),蘇菲教派的宗教音樂,透過唱頌詩歌與讚美精神導師期盼更接近真主安拉。

魯米一生有很長的一段時間在土耳其孔亞進行靈修和寫作,包括極為著名的長篇敘事詩《瑪斯納維》(Masnavi)也是在此完成,這裡作為魯米的長眠之鄉,蘇菲教派在此傳承下去。他們不斷旋轉的修練方式,也就是我們比較熟悉的旋轉舞,則成了今日土耳其最有名的宗教文化代表。


蘇菲旋轉(Sema),蘇菲苦行僧主要的修行方式,透過旋轉的方式冥想並達到與真主安拉合一的境界。

從我聽到自己的初戀故事那一刻起,
我開始尋找你,對於這有多盲目,一無所知。
愛人們並不最終在某處相見,
他們始終與彼此為伴。

即使到了 21 世紀,魯米的詩作仍然吸引著無數的人,使他們的內心感到詩篇的柔軟。然而,究竟是什麼原因讓這位來自伊斯蘭學者家庭的大師,成為東西方人共同信仰的精神導師呢?

透過自我修行,尋找「愛的真理」

伊斯蘭教的兩大主流教派什葉派(Shia)和遜尼派(Sunni),他們的信仰態度偏向於對真主安拉的崇敬,每日都要行五次禮拜;而身為非主流教派的蘇菲派,魯米引領人們前往的方向,並不是對真主的崇敬和懼怕,而是透過自我修行的方式,例如:冥想、唱誦、旋轉,以及辛勤的日常勞動,在最平凡的生活中去尋找真主安拉給予這世界的愛,他們是沉靜、虔誠和謙卑的穆斯林。

蘇菲派主張禁欲修行、放棄對物質的追求,但是這並不代表他們必須完全與人群隔絕,蘇菲信徒仍然有自己的日常工作,過上一般人的生活,他們的不同只在於他們把修行加入了生活當中,憑藉以愛助人的信念,達到自我淨化的靈性境界。

他們更相信,世間萬物有別,可是本源皆為一體,人類所看見的一切全是幻象,唯有踏上尋找真主安拉的旅程,才有看見宇宙真實面貌和偉大力量「愛」的機會。

我想,正是這樣對內心和精神層面的觀照,使他們和這個世界沒有了一切的利益瓜葛,在追尋「愛的真理」的路上,和其它有信仰、無信仰的人所追求的目標一致。因此,蘇菲教派和魯米的詩作比正統伊斯蘭教派更能被世人所接受。

最後,我想與你分享一首魯米的詩《如果你所愛的人》:

如果你所愛的人,
擁有火一般的生活,
那就和他一起燃燒。

在充滿痛苦的黑夜,
做一支蠟燭,
燃燒至天明。

停止這無用的,
分歧和爭論,
展現你的甜美一致。

即使你感覺,
被撕成碎片,
也要為自己縫一件新衣。
只要你一路向前,
你的身心肯定會,
重獲喜悅。

向琵琶、手鼓,
和喇叭學習,
學習音樂家的和諧一致。

即使二十人中,
有一人彈錯音符,
其他人也會跟著走調。

不要說,當別人都在戰鬥,
我一個人愛好和平,
又有何用?

你並非孤單一人,
你抵得上成百上千,
只要點亮你的明燈。

因為一團生的火焰,
好過,
一千個死的靈魂。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 維基百科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