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規矩超多」的德國媽媽,嚴格背後的生活哲學

我「規矩超多」的德國媽媽,嚴格背後的生活哲學

我住在語言學校安排的寄宿家庭裡,有自己的房間,和房東一起住,沒有其他學生室友。其他語言學校的同學,有些會 2 個人住在同一個家庭。房東叫做伊莉莎白,是大約 60 歲的女士,我的德國媽媽就是她。

目前住在一起 2 個月了,只能說,和德國人一起生活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規矩 非、常、多。連我一個自認生活習慣良好又有規矩的人,都不免感覺自己是個 Barbarin(中譯:野人,陰性)。

因為太多事情要講,這篇就先談家居物使用。

我住的房間,嚴禁任何潮濕的東西放在櫃子或是地板上,因為地板和櫃子都是實木打造的,歷史悠久。不能在房間內做跳躍或是大力踩踏的動作,但是伏地挺身可以。伊莉莎白提供我籃子和墊子,像化妝品、保養品、水瓶等東西都只能放在前述物品上面,不能碰觸到櫃子本身。白天要把百葉窗拉開,陽台門打開通風。不能在房間吃東西,喝水可以但不能滴到地板。電源開關出門要全部關上,躺椅上的枕頭有擺設的方式。

浴室的東西有擺的位置,牙刷等物品要擺在邊邊的玻璃架上,沐浴乳等則擺在浴缸旁邊。牙刷水杯下要墊一張廚房紙巾,才不會把玻璃弄髒。

洗完澡要立刻把頭髮撈乾淨,有次我沒戴眼鏡,所以沒注意到有沒有頭髮,回頭馬上在餐桌上收到房東「愛的小紙條」。隔天趕快跟她道歉說沒注意到,下次會改進,她就點點頭說要常常注意。浴巾用完要對折在架上放好,因為我覺得用完濕濕的馬上對折似乎對於乾燥無利,都會先攤開晾一下,但等到我下次進浴室就發現都已經摺好了!

踏腳墊用完要晾在浴簾架上或浴缸旁,但哪次要晾哪個位置的邏輯我還沒弄懂。不過我每次沒晾,過一下回到浴室也是馬上就已經晾好了。可見伊莉莎白對於巾類物品擺放方式之堅持。

伊莉莎白的洗澡水都保持 37.5 度,不過我要洗熱一點可以自己調。
另一件有趣的事情是,她有次說,從她擔任房東、接待國際學生多年的經驗,覺得「我們亞洲人」沖澡都沖太久了,這樣相當浪費水資源和電力。

我跟她解釋,因為在臺灣水電都是相對便宜的,所以我們比較不會注意沖澡的時間。伊莉莎白馬上和我分享她的洗澡方式──通常她都開一下水龍頭把身體弄濕,然後馬上關掉,抹沐浴乳,然後再打開水馬上沖掉,結束。最近她告訴我浴缸有點問題,要我洗澡最好快一點,順她的意,現在我已經可以在 30 秒內洗完澡。

洗衣服和晾衣服都有一定的格律,我不能隨意使用洗衣機洗衣服,伊莉莎白的理由也不外乎是節約能源和維護洗衣機。

當我要洗衣服時,要先累積一定的量,並且和伊莉莎白約好預計洗衣服的時間。然後她會和我討論洗衣服的水溫、深色淺色是否可以一起洗等細節,並且確認我的褲子都有拉上拉鍊扣好並且翻過來、襯衫的扣子有扣上等。洗完後會用一個白色鐵架將各類衣物依照大小和薄厚度在上面掛晾好,並且搬到陽台通風晾乾,這才完成了一週一次的洗衣大業。

冰箱和食物──買你吃得完的東西

我和房東共用冰箱,雖然說是共用,但我有屬於我自己的格子,其他地方要放得經過房東的同意,或是放了她會視需要調整物品位置。至於在我格子內的東西,她則是一概不動。只會檢查食物是否仍然新鮮,然後提醒我趕快吃掉或是幫我扔了。

有次買了一小包 50g 料理用乳酪絲,因為每次用量很少,結果放幾個禮拜後發霉,我沒發現。當我下次進廚房時,伊莉莎白就以教訓的口吻說:「你知道你的乳酪絲發霉了嗎?該把它扔了。」

我回說:「喔,真的啊,沒注意到,謝謝!」

她顯然覺得我悔意不足,便繼續說:「你不該買你吃不完的東西回來放。」

我覺得有點小無奈,只好說:「但我需要乳酪絲呀,而且我已經買最小包的了。」

她不以為然:「需要乳酪絲的話,你可以去店裡買削的(註:店裡面整塊乳酪,請店員幫忙刨絲)」

我:「......是。」

關於我食量「太小」這件事情,伊莉莎白也頗不以為然,每次都說我吃得跟麻雀一樣。有次聊天,我跟她說餐廳裡的烤豬腳很大,但是德國人好像都可以啃完整隻,真是讓我大為驚奇。她頗為自豪地說:「當然,我也可以,去餐廳點的東西就是要吃完。」

有次和朋友聚餐完,我把剩下來的豬腳、香腸、馬鈴薯等帶回家,打算可以吃好幾天。沒想到第一天伊莉莎白沒講話,第二天她就開始碎念東西已經壞掉了,我最好趕快吃完云云。

但以我的標準,沒有奇怪的味道應該是還可以吃,就分著幾天慢慢吃完。後來她卻就這件事情與我懇談一番。她說去餐廳點的東西一定要吃完,在以前,客人會打包是因為客人想食物帶回家餵狗,也就是我打包的東西叫 doggy food。於是乎,只要我有打包東西回來放在冰箱,她就會說:「你要吃 doggy food 了嗎?」

因為她對這件事情的嫌惡實在太明顯,後來我便盡量避免打包東西回家冰了之後吃。

現在去超市買東西變得很小心,以前會覺得喜歡吃的東西就買回家冰了慢慢吃,現在是覺得就算想吃,如果沒辦法在 1-2 天吃完,最好不要買。珍惜食物,不要浪費,是德國媽媽的最高食物指導原則。

做什麼事情都有一定的規矩,而我這位規矩超多的「德國媽媽」,嚴格要求的背後,卻教會了我,生活中一點一滴,對資源的珍惜。

《關於作者》 
WINI
出生到高中有 99% 的時間住在高雄,長大後潛居台北盆地邊緣,直到 20 歲才第一次踏出臺灣島。靠薪水維生的小上班族,目前短期在柏林學德語。因為熱愛生命而投入文學,卻是對生活不滿而持續創作。興趣是閱讀、旅遊以及運動,所以每次旅遊都必備體能挑戰+逛書店/圖書館,缺一不可。喜歡的作家是托爾金和賀景濱,幻想變得跟駱以軍一樣有才華。


《關聯閱讀》
豪宅裡的蔬菜湯──荷蘭人的「儉約務實」,從小訓練起
平均月薪230K,工作21小時就可買iPhone──全球最富城市蘇黎世,卻堅持低調不豪奢

 

執行編輯:Vincent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主圖照片為示意圖,非當事人)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