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口少土地小,我們就該向中國與世界認輸嗎?──從歐洲小國看台灣的困境與迷思

人口少土地小,我們就該向中國與世界認輸嗎?──從歐洲小國看台灣的困境與迷思

隨著中國大陸的崛起與台灣的沒落,最近在台灣很流行一些對小國的迷思或是對自身的否定,像是:「台灣跟大陸有甚麼好比的?市場規模與人才數量差距這麼大,還是放棄吧。」或是:「台灣與中國的人才根本沒得競爭,他們隨便百萬中選一都可以挑出比你厲害的人。」等等諸如此類,因為人口規模與資源不對等就自怨自艾的言論。

筆者必須承認:是,或許這些確實都是客觀事實。但也不禁反思:難道真的一定只能是這樣嗎?所以台灣面對這種困境,就只能坐以待斃嗎?筆者相信,答案絕對是否定的。

在歐洲,有許多國土面積與人口都不如台灣的國家,筆者透過實際走訪多國,發現從沒看過任何一個國家會以「人口土地不如別人」為藉口就向世界認輸的。相反的,歐洲小國反而更加爭氣,一個個上演小蝦米力抗大鯨魚的戲碼。

其中,葡萄牙就是一個令筆者印象深刻的例子。

葡萄牙位於伊比利半島,土地面積 92,345 平方公里,人口約 1000 萬人。

一進葡萄牙首都里斯本,你很難不被城市內高高低低的地形所吸引,尤其是當你拿著很重的行李移動於各種角度的斜坡之中時......但只要你深入其中,你會更難不被這座美麗的城市所吸引。高低相交的馬路、縱橫丘壑其中的繽紛建築,構成了屬於里斯本的獨特 3D 經緯。

沒有擁擠的車潮和漫天的喇叭聲,只有難走且高低不平的道路,里斯本不同於其他我們所認知的大城市總是庸庸碌碌,繽紛與立體感,是這個城市給我的第一印象。

「平原與盆地比較適合發展成為大都會,」是大多數人對於城市的既定印象。平坦的地形使的人們移動更為便利,也更容易形成統一的聚落。然而,里斯本是座由 7 座山丘所組成的城市,先天地形差得可以。

但葡萄牙並沒有向先天劣勢低頭。

在里斯本,你沒有足夠的腳力是無法逛這座城市的。由丘陵所組成的市區讓逛街就像是爬山,可能跨過一個路口就是越過一座山丘。也因爲整座城市高高低低,使的這座城市想快也快不起來。

然而,難道快不起來整座城市就無法發展了嗎?

里斯本不這麼認為。天然的丘陵地形,反而賦予了里斯本對於空間的更多想像。

為了因應這座充滿高低起伏的城市,里斯本人建構起了各式各樣的升降梯系統: 有像大型戶外電梯連結著上城與下城的聖胡斯(Santa Justa)升降梯;也有像爬升纜車的 Gloria 升降梯,連結著老城與聖喬治城堡等等......

縱橫里斯本內的各式升降梯,幫助里斯本克服丘陵地形的不便

除了各式升降梯系統外,里斯本為了因應獨特的丘陵地形,更有著獨一無二的「樓上五樓是一樓;地下四樓也是一樓」的特殊建築。

走在大道上,一間間看似平凡的建築往往暗藏玄機。

隨意走進一間位於上城的百貨公司,外觀看來及其普通,是那種看走在大街上一不小心就會忽略的三層樓普通洋房;但走進去猛的一看,整個百貨公司竟然是向下延伸的。為了應付高低起伏的丘陵地形,葡萄牙人善於適應各式地形興建建築,因此依山而建了許多樓房,結果反而因為地形上的劣勢,構築出了許多「五樓是一樓,地下四樓也是一樓」,這樣的空間利用可以說完全顛覆了常人對於空間想像的獨特建築。也因為這種設計與特殊性,使的逛里斯本的丘陵地形不再累人,反而讓人有種獨特的 3D 立體感覺。

其實劣勢與優勢,往往只有一線之隔。但如果自怨自艾,那劣勢將永遠是劣勢。

里斯本就利用其丘陵地形的「劣勢」,發展出了世界上獨一無二的 3D 立體城市。

走在貝倫區看著一座座紀念偉大航海家的紀念碑。數百年前,這個被西班牙包圍的小國,利用它自身最大的優勢──靠海,開啟了大航海時代。一個個勇敢的葡萄牙航海家前仆後繼航向未知的世界。

坐在世博區看著達伽瑪大橋,筆者不禁想:葡萄牙的繁盛絕對不是靠自怨自艾;也絕對不是靠著提前棄械投降,覺得贏不過強大的鄰國西班牙。

她靠著國內一位位相信自己,也相信自己國家的人勇於突破,勇敢利用自己唯一優勢──靠海的地理位置,勇於航向未知的可能性所建構而成。

在大航海之前,沒有人知道海的另一頭是什麼;也沒有人知道這趟旅程會成功與否;但葡萄牙人們知道,只有相信自己,停止自怨自艾,勇於嘗試,才有可能會成功。

面對劣勢,葡萄牙人想辦法克服,而不是想理由認輸,所以成功將種種劣勢轉為優勢,使葡萄牙成功突破困境,成為了歐洲最富庶的國家之一。

而看看里斯本,想想台灣。

台灣的迷思:人口少,內需市場不足,面對大陸可以洗洗睡了

當台灣經濟發展開始不如大陸時,開始有人說:「大陸人這麼多,內需市場比我們大太多了,沒甚麼好比的。」面對困境時,竟然是先找好理由為輸做準備,筆者十分不認同這種未戰先認輸的說法。

面對劣勢,如果是先找理由認輸,而不是檢視自己的可能性,找尋解決方法,那何來成功的可能性之有?

如果經濟發展是只看內需與人口就可以決定的話,那全世界面對中國都可以直接認輸了,因為比內需,比人口,大概只剩印度與美國有機會與中國一較高下吧。

筆者認為,與其自怨自艾,不如好好審視台灣可能優勢,與觀察其他小國是如何突破困境的。唯有進一步將自身優勢放大,將他方劣勢加強,才是真正有可能性突破困境的方法。

筆者必須承認,或許就人口土地資源等各方面客觀條件台灣真的完全不如中國;但何不從「自由程度」與「人才思想素質」方面切入?

筆者所謂的「自由程度」指的是幾乎你想做甚麼,在台灣你都真的有機會可以完成。舉個最簡單的例子:台灣雖小,國際地位在世界上雖然完全不如中國,但台灣的那本小小護照,卻足以讓台灣人自由自在進出歐洲各國,甚至連英國、美國等國家都免簽,光是這點優勢,就不知道是多少中國人夢寐以求的自由了。

再者,如果要以「大陸百萬分之一的人才就勝過你」為理由,否定台灣人才思想素質可能可以與中國大陸一較高下的說法,如同前文所述,那也請去跟那些人口小於台灣的歐洲小國們說。

或許,台灣國內市場確實不足,那何不學習荷蘭、葡萄牙等歐洲小國是如何掌握海外市場,如何發展自身經濟的呢?

或許,台灣真的需要更多人才,那何不創造出適合人才發展地舞台讓人才願意回流呢?

或許,台灣真的有著太多的慣老闆,也有著許多為人詬病的缺點,但如果只有謾罵沒有改變,未來如何能夠變得更好?

相信透過一步步學習正確模範;一步步自我反省檢討,慢慢建立自身可能性,才會是目前突破台灣困境的最好方式。

筆者無法肯定只要這麼做台灣就一定可以開創出自己的一片天;但可以確定的是,如果台灣只會自怨自艾,未戰先認輸,那未來一定只能坐以待斃。

小國也能有大文明

比台灣少的人口;比台北差的城市地形;跟台灣差不多的土地資源,卻有著如此豐富且精彩的偉大文明。葡萄牙的繁榮從來不是一朝一夕。

里斯本 98 年世博會舊址,是個如假包換的未來城。

從一片荒蕪的高速公路上,突然出現一座長到看不到盡頭的橋,那是歐陸第一長橋──達伽瑪大橋。綿延至海的另一頭,就算天氣晴朗也完全不知道橋的終點,彷彿一條沒有盡頭的天梯,通往雲的深處。除了達伽瑪大橋外,在海岸線旁也不知從哪冒出來的纜車,在天際間與海岸線相互平行、輝映。


達伽馬大橋一隅

看著眼前的壯闊美景,讓人發自內心讚嘆人類的文明。

緊鄰海岸線,兩棟拔地而起的帆船造型建築、一大片毫無支柱的空白屋頂、彷彿科幻片才會出現的圓形球體建築、路上隨處可見的兩輪移動器⋯⋯讓人彷彿來到了未來。

整個區域的建築看似現代摩登,卻又完美的與自然融合在一起,人人安居樂業和諧地生活於此,有如在昭示著未來人類社會的理想狀態。葡萄牙靠著一步步克服逆境,漸漸地創立專屬於自己的獨特文明。

看看葡萄牙,想想台灣。

衷心希望這篇文章可以讓更多人願意相信,就算台灣人口少土地小,也是有機會、有可能性創造出偉大且絢麗的未來。

《關於作者》
黃煒翔,成大歷史系,目前於克羅埃西亞當交換學生
迄今已旅行 15 國歐洲國家,並曾自助旅行印度 1 個月
夢想是希望透過親身走過世界,真實的認識這個世界
最後將世界的好帶回台灣;台灣的好帶向世界。

最後補個蛋塔照片,與大家共勉:美麗的葡萄牙總是飄漾著淡淡蛋塔香,蛋塔小且而精緻,卻足以征服這個世界。


《關聯閱讀》
在北京,我用一雙「老外」的眼睛看中國:若沒有知己知彼,怎麼百戰百勝?
「不管喜歡或討厭,我們都不能忽略中國」──台灣交換生在中國的三個故事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主圖/flickr@Erik G. Trigos CC BY 2.0、附圖/NATA Lisboa官方臉書專頁、黃煒翔 提供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