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漠,只是香港人的偽裝──616 遊行現場,我看見「最團結的香港」!

冷漠,只是香港人的偽裝──616 遊行現場,我看見「最團結的香港」!

「香港人」一直予人冷漠無情的印象,外國朋友一聽到「香港人」都嗤之以鼻,甚至帶著幾分「敬畏」──他們害怕在茶餐廳點餐的壓力,也受不了零售店員勢利的眼光,更怕踏進車水馬龍的地鐵站裡。面對友人的抱怨,再比較其他國家的人情味,身為香港人的我百口莫辯,只好解釋:「那都是源於香港人的壓力真的太大了。」

香港人壓力之大不容置疑,嚴重的土地不足問題、病態的樓價、低薪長工時、競爭激烈,財政壓力,所以他們的「不好惹」都是值得被諒解的⋯⋯不過,這週末(2019 年 6 月 16 日) 走出去,我卻有另一番體會。

616 遊行現場,我們不再冷漠

如平日的週日正午,烈日當空,不同的是,有超過 200 萬人走到街頭抗議,表達對當權者、執法者的不滿 。每個穿黑衣的港人在地鐵站輪候入閘上車也格外井然有序,禮讓老幼,不鬱不躁,在整段路上看到最多的,反而是相視而笑,互相打氣振作,即使素未謀面,但卻有一份親切感。

我們不再「各家自掃門前雪」,不管是左邊的八旬白髮老翁跟右邊還未成年的中學生,都懷著同樣宏願:守護我們愛的土地,這份暖流足以令你雞皮疙瘩。

當各區小店的老闆知道學生們要遊行,二話不說把乾糧塞進他們手裡,提醒他們要撐住別餓壞。

當花店老闆得悉遊行隊伍會帶著白花悼念殉道者,立刻將店內的花免費放在店門外,給路過的人拿去路祭。

當地鐵車長停站時特地開廣播,希望大家加油,代替堅守崗位的他出一分綿力。

當路上人頭湧湧、又擠又迫時傳來救護車的聲音,全部人可在兩秒內如「摩西分紅海」般分裂,讓出大路給救護人員救人。

當聽到帶頭高叫口號的人叫到破音,全場會一起大笑,但不忘卻用自己的聲音接力延續士氣。

當走過梯級或圍欄時,行人可以伸手扶著旁邊的陌生人,叮嚀著身邊的每一個人注意安全。

當看到總有熱心人士在人群中免費提供風扇、水,還有葡萄糖。

當動彈不得但又曬的時候,路上萬人大合唱《光輝歲月》跟《海闊天空》。

當遊行集會完後還自發地清理垃圾、分類回收,每人口邊左一句「辛苦了」,右一句「加油手足」。

這一天我們不分彼此、不分年紀、不分宗教,大家向著同一個方向出發。

25 年來第一次,我如此捨不得離家

What do you expect more? 沒有什麼地方的抗議可以這麼和諧文明,200 萬加 1 的人(註),沒有任何內鬥、破壞、沒縱火沒打劫,反而把港人的團結、堅毅、無私、創意跟靈活,還有獅子山那「不屈不撓」的精神盡收眼底。如果香港人是「暴徒」,那一定是世界上最和平的「暴徒」。

此時,我想對我的外國朋友們說的是:香港人,其實也可以很可愛,只是平日大家都習慣帶上偽裝的面具,忘了原本的模樣。

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有人說我們的社會撕裂、但我卻感受到史無前例的團結。

當大家都叫我快離開快移民的時候,我卻是 25 年來第一次這麼不捨得不願意離開這個家。

為創造屬於我們更好的未來,香港加油。 香港人,辛苦了。

註:因為有位殉道者,所以官方寫是 200 萬 01 人

執行編輯:陳慈晏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立場新聞臉書專頁Kevin Cheng Photography 臉書專頁、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