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校園以後:繼續用明確的態度,走不明確的路──我的六堂人生課

離開校園以後:繼續用明確的態度,走不明確的路──我的六堂人生課

撰文:王亭雅/讀者投書

在服裝公司工作有個好處,時間總是過得飛快,照著服裝週的時程走,一年四季春、夏、秋、冬如過眼雲煙。

細數在深圳工作至今 8 個月了,從無到有建立新的生活圈,在 2018 這一年我如獲新生般,學到人生中重要的幾堂課。

第一課:人生沒有誰該陪誰一輩子

離開誰,好像不是我人生中擅長的事,卻是我在 2018 學會最重要的事。

實習期間從原本的 5 個台灣人,最後願意留下的剩 3 個,說好的「你留我就留」都是義氣,當下真切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矛盾、錄取的欣喜與將獨自生活的恐懼。

漸進式的,送走一個個熟悉的友人,最後獨留我一人,突然感受到上帝的仁慈,讓我有時間消化即將面對的事實,去習慣只有自己的生活。過去總認為身邊的家人朋友的存在理所當然,來到這邊才知道沒有誰該陪我一輩子,人與人的羈絆都是寂寞的來源,唯有學會與自己獨處才能與孤單抗衡。

每次返台都在歷經一場撕心裂肺的掙扎,如今依舊不擅長與父母在機場告別,但對於離開,我慢慢地更加熟練。

第二課:放下原有社交圈

當離開台灣,才意識到身邊的家人與朋友是帶不走的、才意識到沒有 VPN 時的我,有多麽依賴社交軟體維繫虛擬關係。

VPN 時不時斷頻,好像台灣的朋友都離我而去,事實上我們沒有實質對話,瀏覽動態彷彿參與他者人生,儘管那些動態對於自己的生活沒有影響也沒有幫助,只代表我遙遠的關心,但這些莫名的羈絆似乎有形無形干擾著我的情緒與生活。

漸漸我學會不去在乎他人喜不喜歡這些照片,試著放下那些數字、點擊率,試著做自己而非理想中完美的人,留下的亦是認同與支持妳的朋友,不管妳認識與否。

有天我驚覺竟然一個禮拜沒登 IG 查看動態而不自知,卻也鬆一口氣,讓我知道沒有網路社交圈不代表我一無所有,我還能活。

第三課:培養提出問題的能力

我不是一個「擅於學習」的人,但我是一個「想學習」的人。2018 年我試著從生活中提出我感興趣的問題,並且處理問題。

生活教會我質疑、教會我反思,教會我不再做知識的搬運工,學著提出問題獨立思考,這才發現出了社會比在學校還渴望得到答案,不同的是沒有人告訴你一個標準,只能透過大量閱讀、找人討論、取得新的觀點、再次討論,這條路漫長、取得不易,反而更加深刻。

同時也讓我找到一些具備相同特質的朋友,互相在激盪中成長。當物理距離拉遠了,才能離真理更近一些。

中間不管做錯選擇也好、繞了一圈到目標也罷,都是嘗試、探索的過程而非一個結局。圖/Shutterstock

第三課:選擇的難題

剛來的時候不太確定自己為了什麼而來,抱著不服輸、什麼都要申請的心態,走一步算一步直到今天。

如今慢慢的發現,唯有到了,才知道所為何來。

一路上許多分岔給了我無數個選擇,時不時想起遺留在台灣的那個我會有怎樣的人生?另一個選擇的自己有沒有過得比較好?

好像很多理由都足夠成為離開的藉口,我只能一直告訴自己不能逃避,究竟是在逃避什麼我也說不明白,只知道前方有個什麼在等我,在等我破關斬將破蛹而出,在還沒蛻變之前我不能離開、不許離開。

經過這段時間我了解到,也許來的理由就是讓我經歷一場「過程」,而不在於當初做選擇的「結果」,中間不管做錯選擇也好、繞了一圈到目標也罷,都是嘗試、探索的過程而非一個結局,它永遠不會是一個結局,而是現在進行式,持續一生的現在進行式。

第四課:一個不是家人的緊急聯絡人

2018 年底在公司突然心悸喘不過氣,眼下就要發作了,但身邊沒有過去熟悉的朋友能應對這個緊急狀況,把公司搞得一陣兵荒馬亂,最後進了急診室。

在救護車上依稀聽見:緊急聯絡人是誰?

緊急聯絡人是誰?父母都不在中國,聯繫電話也不是中國號碼,誰能承擔這個責任,當我的緊急聯絡人?當我腦子還在轉時,救護車上同行的友人馬上說 : 是我。關係是?同事。

當下深刻感受到:朋友無須多,願意為你承擔性命責任的朋友,一個足矣。

出門在外,不管再多麽想堅強、再怎麼想靠自己,還是需要一個不是親人的緊急聯絡人;有事出口求助不可恥,當性命都沒有時,如何侈談詩和遠方?

第五課:離開台灣,才讓我更了解台灣

過去總認為身為台灣人,我懂台灣,但事實上是當我來到中國,才看清台灣的輪廓。我在中國的各種不同中,找尋台灣的主體認同;在中國同事眼中,尋找回家的路。

我站在一個關鍵的交叉口、一個置高點,不是上海、不是北京,是深圳,一個方便到達香港、澳門和台灣的地方。

在深圳,我有絕佳的地理位置進出香港,目睹港珠澳跨海大橋通車、搭乘廣深港高速鐵路來回穿梭,我見證了歷史上重要的一刻,更預見台灣可能的未來。我的擔心與所見所聞,是台灣媒體用半頁篇幅報導的新聞,而真正的嚴重性,卻遠遠高於半頁篇幅。

過去我不曾關心,如今事實擺在眼前我不能視若無睹,彷彿只要我夠了解香港的過去今時,就能找到台灣獨有而無法取代的生存之道。很感謝當年的我沒有成功申請上海的實習,讓我有機會在這交叉口,重新認識台灣。

第六課:用明確的態度走不明確的路

2018 之於我是很神奇的一年,做過去不曾想過的選擇、走過去不曾規劃的路、經歷前所未有的覺醒,好似過去不圓滿的事情都各自找到出口,對於自己的大學 4 年有了完整的交代。

2017 的計畫延續到 2018,完成了 2018 的所有計畫,而 2019 的計畫卻沒有 2018 明朗。我想這正是離開學校的轉變,22 歲不再被當成孩子,未來不再明確,更多的是自我質疑與無數個選擇。

含有多種可能、模糊而曖昧的道路等著我邊走邊計畫,希望 2019 能保留著原有的自我與天真,不去成為別人眼中那種麻木而不再瞻望的「大人」;持續反思、持續紀錄、持續自我成長。

最後用一慣的態度,溫柔而堅強、善良而勇敢的面對 2019。

圖/Shutterstock

《關於作者》
王亭雅
1996 實踐服裝設計系畢業/台中人,目前在深圳服裝公司賣命,透過城市自我放逐尋找人生新發現。

自小渴望城市洗禮一路從中到北遷移,北飄後海飄。大學做了四年台北女生,畢業後成了深圳女生,二十幾歲後的人生立志成為能冠上任何城市的女人。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圖非當事人)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