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侵略日」當「國慶日」?澳洲「失竊的一代」:我們的傷痛誰在乎?

把「侵略日」當「國慶日」?澳洲「失竊的一代」:我們的傷痛誰在乎?

撰文:Johann Wu/讀者投書

1 月 26 日是澳洲一年一度的國慶日(Australia Day),當天全國各地皆舉行了盛大的慶祝典禮,熱鬧非凡。筆者所在的墨爾本市,當日上午即在市政廳外舉行了隆重的升旗典禮,緊接著是國慶遊行。

兼容並蓄的「澳洲精神」

在盛夏逾 40 度的高溫下,墨爾本市民齊聲唱著國歌,看著澳洲國旗冉冉上升,這樣的愛國氛圍也感染了夏天許多來墨爾本觀光的遊客,大街小巷可見人手一支澳洲國旗,而隨後在史旺斯頓街(Swanston street)上的國慶遊行,更是展現了澳洲做為移民國家的多元文化(Multiculturism)精神。

眾多墨爾本當地的社群團體,揮舞著自己母國的國旗,在街上歡呼吶喊,展現自己原生國的文化特色。在這裡,國慶遊行彷彿一個世界嘉年華,前後共幾十個國家的國旗出現,讓人對於澳洲的兼容並蓄感到印象深刻。

與此同時,在墨爾本市政廳裡,市長正授予數十名歸化的「新澳洲人」公民身分,按照往例,每年澳洲政府會選在國慶日當日,在各個城市舉辦「入籍典禮」,授予一批又一批新入籍的澳洲人公民身分。今年單在國慶當日,澳洲全國就舉行了 365 場入籍典禮,計有來自 146 個國家,1 萬 6,212 人,在今天正式成為澳洲人。

在市政廳會堂裡,這些新入籍的澳洲人唸著手中的誓詞,他們當中有來自世界各地不同的臉孔,卻都選擇了落腳澳洲,成為一個新的澳洲人。讓「澳洲人」的概念,成為多元民族的融合。國慶日不僅屬於土生土長的澳洲人,也屬於透過歸化成為移民的澳洲人,就如同入籍典禮結束後,一位青年步出會堂後對同行友人說的第一句話:「現在你是澳洲人,我也是澳洲人」

墨爾本市區國慶升旗典禮一景。圖/Johann Wu 提供

國慶日?侵略日?

然而,象徵多元、平等及自由等澳洲價值的國慶遊行一結束,緊接著卻是「侵略日遊行」(Invasion Day Rally),就在同一條史旺斯頓街上──許多人高舉著「廢除國慶日」,「勿忘大屠殺」的標語,抗議澳洲政府不該將 1 月 26 日訂為國慶日,因為這一日標記著英國殖民統治的開端,對於原住民土地、資源及文化的侵略。

抗議者身穿著代表澳洲原住民旗幟的紅色、黃色、黑色衣服,在墨爾本市區裡大聲疾呼,讓前一刻仍沉浸於國慶遊行歡樂氛圍的外國遊客,感到莫名地詫異,然而,對於澳洲原住民的維權人士而言,這卻是每年澳洲國慶的意義。

一般的澳洲公民,會認為國慶日意味著澳洲人的團結、多元及民主自由價值,除了盛大的遊行慶典外,市區也舉辦許多大小活動,讓闔家大小可以感受國慶日的快樂氣氛;對於在今日甫成為澳洲公民的新澳洲人而言,國慶日意味著入籍的漫長等待終於結束,也代表政府接納移民的開放態度。然而,對於澳洲的原住民而言,國慶日標記著白人統治及殖民時代的開始,是一連串悲慘的序章。

1788 年 1 月 26 日,英國第一艦隊抵達澳洲東南,在雪梨灣升起了第一面英國國旗,象徵殖民時代開始。1901 年澳洲建國後,遂將該日定為國慶日。英國的殖民者從歐洲帶來了疾病和戰爭,以及一連串的種族清洗、大屠殺,乃至後來兩世紀的各種對原住民的不公平政策,都讓維權者篤定認為,澳洲政府不應該繼續將 1 月 26 日視為國慶日,因其代表著原住民悲慘歷史的開端。

這一日舉國歡騰的慶祝,其實是對原住民過往歷史的漠視與輕蔑。這樣的侵略日遊行,每年國慶均在澳洲上演,全國各大城市包括坎培拉、雪梨、墨爾本等,皆有眾多團體及個人上街頭,訴求澳洲政府及全國人民應重新思考國慶日的意義,還給原民同胞應得的尊重與正義。

墨爾本市區國慶升旗典禮前軍警儀隊列隊。圖/Johann Wu 提供

「失竊的一代」

在示威抗議的人群中,筆者與一位抗議人士 Albert 短暫交談,他告訴筆者,他的祖父就屬「失竊的一代」,是 20 世紀初期澳洲政府實行同化政策的受害者,被迫在幼時離開父母,帶往白人社區生活。當初政府的目的,是要讓他們徹底融入白人文化,忘記自己原生的語言及習俗,讓原民文化消失。

這種文化刨根的作法,讓 Albert 的祖父數十年活在陰影中。澳洲政府雖在後來承認錯誤,並在 2008 年由澳洲前總理陸克文(Kevin Rudd)針對澳洲政府過去錯誤、侵害人權的政策,公開地向原住民誠摯道歉,但數百年來他們所遭遇的不公不義,豈是短暫的時間能抹去。

Albert 在談論這些事情時,眼神中充滿著憂傷與無奈,他無法想像一個標榜著民主、自由、多元文化價值的國家,竟將侵略日視為國慶日。於是他選擇每一年和幾萬人一起走上街頭,向政府也向全世界的人說明,他的祖先曾在這片土地上遭遇的痛苦,而澳洲政府也許做了一些補償,但整體而言,澳洲原住民在社會上仍處於弱勢。

誰的國慶日?

根據最新的調查顯示,有 75% 的澳洲人贊成 1 月 26 日為國慶日,現任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則是認為,應獨立幫原住民爭取單獨的慶祝日。

另外,有高達 88% 的澳洲人以身為澳洲公民為榮,也有 76% 的澳洲人認為,澳洲有令人驕傲的歷史,在這舉國歡騰的日子裡,看著街上旗海飄揚,固然可以感受到澳洲人對於國家的強烈認同及驕傲,以及他們引以為傲的民主、自由及多元平等價值。

然而,在喧囂的慶典背後,全國卻有數萬民眾正悲憤地走上街頭,抗議這紀念血腥屠殺的日子,我望著 Albert 高舉著抗議標語離去的背影,不禁思索,這究竟是屬於誰的國慶日?

《關於作者》 
Johann Wu
2018 年秋天來南半球攻讀人文社會科學研究所,研究主題為多元文化及國際移民政策,信奉結構主義。

平時經常關注國際政治、難民人權及各式非傳統安全議題,經常到場觀摩各種社會運動。

喜歡讀書、看海,或是坐在車站月台的椅子上,發呆一整天

期許自己自始至終都是社會學家 Zygmunt Bauman 口中的朝聖者(Pilgrim),努力日常的實踐,然後成為一個可以說故事的人。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Johann Wu 提供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