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是在舞台上表演的時候最開心」:印尼移工 Mandala 在工作之餘也練團有成

「還是在舞台上表演的時候最開心」:印尼移工 Mandala 在工作之餘也練團有成

撰文:邱怡瑄/攝影:Kenny Mori

我是 Mandala,今年 31 歲(備註),來自印尼爪哇的萬丹省。我家裡有一些債務,但是家中另外 5 個哥哥都不願意幫忙還,所以我從 2014 年開始來臺灣賺錢,4 年來都在桃園的工廠工作。不過,不加班或放假的時候,我會和我的樂團「The Mandalas」一起練團、表演。

我在 One-Forty 認識很多朋友,也在這裡開始第一次演出

因為我的中文不太好,剛來臺灣的時候在印尼在台勞工聯盟(IPIT)學中文。結果在那裡認識 One-Forty 的創辦人之一 Kevin,後來就常常參加 One-Forty 的活動。

在 One-Forty 的所有活動中,我最喜歡「東南亞星期天」,因為如果我在那裡分享印尼文化,也會有人跟我交流一些臺灣的文化,那時候認識的臺灣朋友到現在都還有在聯絡,很開心。

也是因為 One-Forty,我才開始在臺灣公開表演。其實我從高中就很喜歡唱歌,也從那時候開始學吉他。來臺灣大概 2 年後,我加入 One-Forty 學習 business(商業課),在課堂上老師都會讓我上台表演。後來 One-Forty 在臺北車站大廳辦了一個活動,邀請我和(另一位學生)Keyla 上去表演。那是我在臺灣第一次公開唱歌,上台前很緊張,一直擔心會唱錯歌詞。

不過從那次活動後,就開始有人找我演出,我組了一個樂團,叫做「The Mandalas」。我們有被基隆市政府和新北市政府邀請,還有去過印尼辦事處和「燦爛時光」書店的活動上表演,這個月的週末也都排滿了。雖然要在不同的表演場地間趕來趕去,但唱歌的時候會讓我感到很放鬆、很快樂。

我在舞台上的時候最開心,很多壓力和情緒都可以透過唱歌釋放

我在臺灣碰到很多好事,可以認識朋友,也有機會學中文和一些商業知識,但我還是在舞台上表演的時候最開心。

我的個性是不太跟別人說自己碰到的問題,常常自己悶在心裡。但如果寫成歌曲,別人不一定可以從歌詞了解實際發生什麼,我卻可以透過唱歌,把自己的情緒發洩出來。例如我有一次在中壢的足球同好會表演時,心裡因為一些事情很憤怒,雖然從外表看不出來,但我剛好可以藉著這股生氣的力量用力地唱歌、表演。我的音樂都是發自內心的聲音。

我大概 2 年前開始比較頻繁演出,去年底我們樂團在竹圍工作室和臺灣的歌手黃瑋傑一起合作,讓我印象很深刻。因為很少有印尼樂團在全部都是臺灣人的場子表演,而且他們都很喜歡我們的歌曲,讓我很感動。

在臺灣的印尼樂團們可以多出來表演,大家一起活躍起來

其實在臺灣一直有印尼樂團,只是他們大部分都自己團練。後來我們樂團比較常表演後,才有越來越多樂團出來公開演出。

我有問過其他人說:「為什麼你們都不出來表演呢?」才知道是因為之前比較少人邀請,他們也不知道公開表演的管道。現在如果我知道演出的訊息,就會分享給大家。我也有辦過活動,邀請其他印尼樂團聯合表演,就希望喜歡音樂的印尼朋友可以多演出,不然只有我們樂團就太無聊了,大家可以一起活躍起來。

對於樂團的未來,我沒有什麼偉大的願景,只希望大家都開心。當初來臺灣工作是為了還家裡的債,也要賺錢供妹妹讀書,所以剛開始很焦慮;現在有在工作慢慢還錢,心情就比較平靜了。目前還是希望趕快把債還完,然後回印尼。

至於回去印尼後還會不會唱歌,就看有沒有人邀請我表演囉!不然自己唱也很好啊!

備註:本文原於 2018 年 10 月 4 日刊載於 One-Forty 官網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何承祐

Photo Credit:主副圖皆為 Kenny Mori 攝影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