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蘭唸博士最大困難:「沒經費」,論文怎麼寫?──芬蘭留學面面觀(四)

芬蘭唸博士最大困難:「沒經費」,論文怎麼寫?──芬蘭留學面面觀(四)

芬蘭留學系列文章:芬蘭留學面面觀(一):「芬蘭,適合讀博士嗎?」
         芬蘭留學面面觀(二):「芬蘭,適合讀博士嗎? 」(下)
         芬蘭留學面面觀(三):漫長博士路,資源從哪來?

除了了解可以做為支援的資源在哪之外,困難與挑戰是念博士班的過程中不可避免的,對於水鹿的成員們來說,其中最大的挑戰又是什麼?

無止盡的經費申請與需要充電的熱情

倒地鈴:在國外留學,研究問題本身往往並非最大的難題,更重要的是持續這個過程背後所需的支援與資源,如同前文介紹的。為了研究進行順利,這些資源所占的重要性並不亞於研究過程本身;尋找資源所用掉的時間可能等同,或甚至超過實際研究的時間。因此,可以說留學過程中所遇到的挑戰有很大一部分就是源自於此。

其中最重要的,我認為是經費的取得,這過程就是花大量時間寫申請書以及被禮貌拒絕的無限循環,畢竟,教育經費縮水的芬蘭很難滿足一堆嗷嗷待哺的研究人員。而另一個挑戰就是如何持續研究的熱情。儘管每位研究生在一開始總是自信滿滿與熱情充滿,但研究過程中難免會陷入泥沼、掉進死胡同或跌入深淵,如果這時再加上有經費支持,簡直就像是中世紀的黑暗時期。

如同馬拉松選手一樣,研究生需要在低谷時有足夠的耐力和堅持下去的動力,其中一個方式是同儕的互相取暖或互助,可以成為重要的支柱。

圖/Shutterstock

研究進度不如預期,必修學分數阻礙了時間運用

Continyu:研究過程中,進度不如預期本來就是常見的狀況,唯一的解法就是調整心態、想辦法解決眼前的困難。但是要是研究時間因為其他因素被壓縮,就有些無可奈何了。

在赫大這兩年多下來,覺得比較困擾的大概是學校制度。前面幾篇文章多次提到,學校的彈性制度是優點,但是有幾個明文規定項目反而會造成想要如期畢業上的一些困擾。其一是畢業所需的學分數,雖然前面提過學分的認定很彈性,但需要的學分數卻高達 60 ETCS,相較於我所屬的計畫中其他學校(包括漢堡大學、丹麥科技大學、荷蘭瓦赫寧根大學、奧斯陸大學、貝爾根大學)最多就是 40ETCS,無形之佔去了不少研究時間。

雖然新制降到 40ETCS,卻多了幾門必修課,大幅降低了遠本彈性的優勢。加上前面提過的,開課少又不定時,還有本來說要開的課結果沒開,與「博士班的修課應該是研究需要才去修」這個觀念有衝突((不過這只是是我個人、我的指導老師還有計畫中其他學校指導老師共同的想法。本系倒是有其他老師認為應該要有共同必修)。另外,論文送審到可以口試竟然要花六個月,也是我所屬計畫中各個學校裡花最長時間的。

過度競爭的芬蘭基金會經費申請

Wasiq:我認為缺乏穩定的經費來源是在芬蘭寫論文最大的挑戰。經費來源包括芬蘭當地獨立基金會的獎學金(比如說 Kone、芬蘭文化基金會、Jenny and Antti Wihuri 等等)或是領學校薪水的博士生(salaried position)。我對這點特別有體會,因為在三年前剛開始攻博沒多久,我曾有一段時間沒有穩定獎學金。由於沒有獎學金而失去了學校的辦公室,圖書館又一位難求(本校市區圖書館是難得一見的優質,詳見<芬蘭留學面面觀(三):漫長博士路,資源從哪來?>一文),那段時間索性決定省交通費,在離市區 23 公里外的家裡做研究。但因為缺乏與人群接觸互動,容易鑽牛角尖,沒多久就陷入了低潮,總覺得自己做的研究毫無絲毫意義、沒人在乎、只是虛擲我寶貴人生,差點就放棄了。所以我認為穩定的經費來源一有,其實很多挑戰都可以克服。

具體而言,經費來源如果穩定,在以下幾方面都會有絕對長足的優勢:

1. 專注在研究上的時間是持續穩定、有規律:如果沒有穩定薪水,在消費水準高的芬蘭,必須要打零工。在芬蘭打零工,通常不易找到跟自己領域相關的工作;比如說我自己做過中英翻譯以及華語教學等兼職。雖然工作內容有趣,但研究不得已時常被要去打工而中斷或是卡住。

2. 與老師見面的時間較規律:以我以及周圍朋友的經驗,芬蘭這邊老師多把自己工作狹窄定義在「書面上給學生論文草稿文字建議」上,所以一旦思緒卡住(比如說在方法論或是田野觀察上面有疑問),計劃中的內容寫不出來,就開始備感羞愧而不去與指導教授會面;而指導教授因為自己事務繁忙,可能也抱著「學生準備好、文字生產出來了,我再給意見就行了」的心態。如此惡性循環,容易導致學生因為研究卡住、動機低落而陷入低潮以致滑入 “inactive” 狀態的危險(意思就是整個漸漸學業停擺,而人生重心變成業界發展、生小孩等等)。

3. 社群經營也會有顯著提升效果:如果經費來源穩定,極有可能會在學校有自己的辦公桌,也會每天與同樣在攻讀博士的同學們多少有互動,這樣在切磋學習以及非學術上的情感支持都有非常顯著的提升。另外,學校的系所以及研究中心常會舉辦聚會與講座,有時候改變人生的機會就在與陌生人講的一席話裡!這種機會,如果沒有穩定經費來源,很難電光石火就決定「明天那個活動很有意思、不如就去一下吧!」

赫大圖書館的公用電腦區。圖/聽.見芬蘭 提供

輔助資源不足,人際疏離須有心理準備

聽.見芬蘭:

1. 沒有日語課:可能是我從台灣的學校這邊帶過去的想像,我以為日語課程的開設應該是很自然的事情,但赫爾辛基大學並沒有提供初階英文授課的日文課,當我兩次叩門不得其門而入,讓人感到十分地挫折。但是一方面,我卻看到了轉機,網路上面多如麻的日文自學課程,一開始我透過英文學日文,後來發現日文頻道在 youtube 上面簡直是紅海。真心覺得,從基礎零到考過 N1,靠自學真的有可能;其次,患難見真情,由於學日文的需求讓我不斷透過朋友打聽想要語言交換的日本人,在這過程中也建立了友誼,固定地見面也成為生活中彼此支持的一種方式。

2. 沒有社群:音樂學博士班在赫爾辛基大學屬於很小的系所,加上沒有研究補助的人在生活、研究兩頭燒的狀態下,往往選擇先填飽肚子,在這樣的狀況下更增加可以與同儕碰面的困難度了。其次是很多芬蘭人以芬蘭語寫作論文,某種程度上也是阻絕了你了解更多議題的機會。

3. 研究經費的挑戰:很多人沒有料到念博士班重要的一環是:修改研究計畫、並一直地申請是一個無限循環的過程,它可能佔據你研究生涯大部分的時間。早點學會計畫書的撰寫是必要的,現在的大學多半都有提供相關的課程,如果身邊同儕願意分享這一路走過來的歷程並願意借出成功的計畫書做參考,這是幸運的,雖不能保證你會拿到資金,但是至少你知道什麼是完整的計畫書。經歷了無數個循環,你也會漸漸了解學術圈的規則,當然身處異國面對的研究經費的競爭,比起本國人肯定是更艱鉅的。

但接觸過美國博士班系統的學生之後,一方面也讓我覺得芬蘭博士班 60 學分中有極大的彈性。例如我一位拿到 position 的朋友他是以發表過的論文跟老師「換」學分,而不需要坐在課堂中勉強撐完一整個學期的課,還要做作業。我認為直接的去參加學科內的研討會,將自己放在社群之中所得到回饋比課堂還要多,也因此芬蘭這部分的彈性我抱持著正面的態度。

執行編輯:陳慈晏
核稿編輯:關卓琦

Photo Credit:聽.見芬蘭 提供、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