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香港電影金像獎影后惠英紅:剛柔並濟,傳奇人生

專訪香港電影金像獎影后惠英紅:剛柔並濟,傳奇人生

惠英紅於《幸運是我》的劇照。圖/Happiness 幸運是我 專頁


惠英紅,香港電影金像獎影后。從武打片到劇情片,從大時代到自己的人生,惠英紅女士經歷了各種轉折。7 月份,惠英紅來到了美國,接受第 21 屆華盛頓特區香港電影節致敬,也因為預定於 9 月 8 日上映的電影《Happiness 幸運是我》,在紐約市獲頒亞洲影視(Asian CineVision, ACV)的 2016 年亞洲媒體人文精神獎(Asian Media Humanitarian Award)。對於惠英紅女士而言,透過《幸運是我》這部電影,對其 91 歲高齡患有腦退化症的母親表達了愛與敬意,同時也呼籲社會大眾關注阿茲海默症和腦退化症議題。

我有幸採訪到了惠英紅女士這位傳奇的演員。從座談會到電影裡各種角色,當我面對面與惠英紅女士談話時,見到的是一位深具智慧、溫暖、認真親切又重情義的人。走過許多高潮迭起,惠英紅女士今年 56 歲,初以《長輩》,近期以《心魔》,得到兩座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主角獎,目前仍然努力演出,追求夢想。

在《幸運是我》這部片子裡面,惠英紅女士扮演芬姨,一位獨居而不知自己罹患腦退化症的老太太。

因為母親,演出阿茲海默症患者「必須真實」

在是否決定接拍這部片子時,惠英紅女士有兩個考量點:一個是角色的年紀,另一個是她接演這部片的社會責任。原本考慮到角色是一位老太太,惠英紅女士一度擔心如果演得成功,可能日後拍片無法演回較年輕的角色。但是她的妹妹告訴她:「你是一個專業的演員,你管她漂不漂亮,你只能管那個角色好不好,你有沒有信心去演這個角色。」這番話讓惠英紅女士決定接演這部片,而她對自己唯一的要求,是「必須真實」。

原來,惠英紅女士的母親本身也是一位腦退化病人,患病數十年,惠英紅女士一直照顧著她。她覺得有責任將這樣的疾病告訴社會大眾,提升大家對阿茲海默症、腦退化症的意識,尤其是實際上這俗稱的「老人痴呆症」並不是老年人的專利,更需要社會大眾的關注。

而這部片子裡面,雖然「芬姨」對於現在一些事情記不牢,但包括她在內,許多人物都有著對於回憶,對於過去的執著。從電影看社會,如今對於一些人而言,因為時代快速轉變等因素,越來越難找到自己的定位。

在真實生活中,惠英紅女士在拍武打片拍了十年之後,也因為大環境轉變,一度被逼迫到沒有戲可以拍,後來去做生意,情緒波動,得了憂鬱症,甚至曾經自殺獲救。

惠英紅女士當時遇到如此大的瓶頸與難關,靠的是朋友扶持。 惠英紅女士說道:「當我撐過去之後,我覺得,真的,原來所有問題都是小問題,只要堅持下去,還是能在生命變化中找到我最喜歡的東西。」

離開演藝圈之後再回去重新當演員,中間也遇到人情冷暖,有白眼也有溫情,很多困難,「可是堅持過去就很好了。」她說道。分享著自己走過來的經驗,惠英紅女士也希望能告訴在挫折中的人:「我身邊所有的好朋友,如果有機會聽到我這一段話,那我希望他們遇到任何困難,不要想我先退後,其實應該是先站在這裡,清醒自己的腦筋想想看,其實人生所有事情只要你有堅持,你撐過去,小困難大困難,其實只要一過去,全是美好的事情在你前面。」


《幸運是我》預告片

幼時在紅燈區叫賣養活家人,「我若寫劇本,肯定不是喜劇」

關於人生,惠英紅女士的座右銘是:「不要放棄,不要怕人家怎麼去看你。」她說道:「人生很短。」在死的那一刻如果回想不到自己做了些什麼,很可惜,後悔都來不及。「所以不要虧待自己的人生。」

小時候在香港的調景嶺長大,在灣仔紅燈區叫賣來養活一家人,惠英紅女士至今即便成名了,依然腳踏實地過生活。平常出門可能短褲拖鞋,不需要每天化妝打扮,對待街坊鄰居也很親和。在日常生活裡,惠英紅女士的角色,在年輕時是家裡的支柱,現在依然極為孝順,侍奉母親。裡裡外外,惠英紅女士把很多人照顧得很好,除了自己。

而因為人生複雜的經歷,使惠英紅女士演戲傳神。如果將自己的人生寫成劇本,惠英紅女士說到自己看過很多家庭很多故事,如果寫成劇本,「肯定不是喜劇。」

雖然說惠英紅女士覺得自己的劇本,肯定不是喜劇,於採訪前,我研讀了關於惠英紅女士的其他訪談,從這些訪談中,加上實際見到惠英紅女士本人,我覺得惠英紅女士至今的生命是一部有厚度、真實、有血有淚,又充滿感動與歡笑的劇本。我看到的更是一位認真耕耘自己的人生,跌倒了再站起來,有情有義,而且富有同理心,也抱持感恩的心情的人。

在影片放映會場,她不只非常耐心地與觀眾合影簽名,對於所有的問題,她也一一回答。在座談會上談到電影《幸運是我》時,她說著人與人之間的緣分很奇妙,也盼望大家能珍惜遇見的每個人,這些相遇就是所謂幸運;也許看完電影回到家,拿起電話問候那位好久不見的朋友。

她另外也感謝數十年前在灣仔買過她叫賣物品的美軍們,因為他們的消費,她才得以維持家計。而她自己在一開始當演員時,曾經一個角色要被實打四十多下,惠英紅女士必須拿到角色,必須養家,所以硬生生吞了下來。

雖是以武打影片起家,惠英紅女士不希望被定型為只會打不會演的演員,但是一開始並無法接拍劇情片。在時代潮流之下,武打片卻漸漸成為非主流。重返演藝圈之後,惠英紅女士卻以毅力和實力證明了自己的演技。

在影片座談會中,有觀眾問惠英紅女士是否曾經學習武術? 惠英紅女士說,是因為自己曾經當舞者,透過身體的柔軟度自學武打片中的功夫。至於武打角色是否有替身?答案是沒有替身。關於語言,惠英紅女士覺得演員之間即便語言不同,但都說著肢體語言,因此能以肢體語言表達自己,是重要的。而身為女性,以往在武打電影中要能拿到要角,是不容易的事情。惠英紅女士因為貴人推薦,加上自己肯做肯學,才接拍了一齣齣武打劇。這樣努力不懈的精神,令人感佩。

從「女打仔」轉型實力演技派演員,惠英紅女士一路走來,顛簸的人生經歷,其實也成為她最大的養分。因為看過許多周遭的人的故事,能以人為師,理解與揣摩他們的心情,所以一演戲,馬上能帶出角色的各種情緒。

與我談話時,惠英紅女士很親切,眼神中透露著真誠,有時語重心長,畢竟這麼豐富的經歷、精彩的人生,用語言表達出來,是多少經驗沈澱後的積累。在接受我的訪談後,惠英紅女士也說到突然覺得在美國說著中文,是非常奇妙的感受。

至於當演員這條路,惠英紅女士也給了想要以演員為職業的人一些勉勵:「演員很辛苦。演員也是一種苦行業,明星演員更不像許多人眼中的那樣一定非常風光、令人嚮往。其實演員要熬很長時間,如果你沒有堅持,你沒有很硬的性格,我想不要浪費時間。但如果你真的是覺得自己有這種比一般人都要強的性格,然後真的很愛電影,那就不要去放棄你的夢想,去追吧!」

剛柔並濟,俠義心腸;演繹人生,堪稱傳奇。謹以本文謝謝惠英紅女士透過她的夢想,用心帶出無數角色的生命,也期待看到惠英紅女士更多作品,打動人心。

《關聯閱讀》
「姚彥慈4.0」:一個激勵無數人的創業故事背後,真正的價值在哪裡?
紀錄片《冲天》,讓我稍稍走進老媽的內心世界──外勞看電影

《作品推薦》
「光是正面積極的口號,社會問題不會自己解決」──來自中東的獨立媒體「貝魯特症候群」(上)
垃圾危機,讓黎巴嫩的年輕人紛紛「覺醒」──來自中東的獨立媒體「貝魯特症候群」(下)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Happiness 幸運是我 專頁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