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戰換日線尺度,美國Strip Club初體驗──我在復仇者聯盟工作的日子(四)

挑戰換日線尺度,美國Strip Club初體驗──我在復仇者聯盟工作的日子(四)

在復仇者聯盟出差的那段時間,各式各樣的機體驗證計畫塞滿了工作時間。我維持著在台灣的工作習慣,所以大概都是在實驗室待到約莫晚上 6 點就準備下班,但通常整間辦公室都已經沒有人了,因為只有台灣人會「 這麼晚」下班,老美的工程師們大概下午 4 點多就陸陸續續準備過生活去了。

某天我們整組人正在一邊收包包一邊討論要去哪吃晚餐的時候,復仇者聯盟負責接待我們的那位台灣裔工程師 Michael 突然露出一抹壞笑,然後低聲對我們幾位男生說:「晚上不要太早睡,等我電話,帶你們去見識見識」。這樣的暗示似乎在大陸出差的時候有接收過,但這裡是美國耶,應該沒有要跟哪位大老闆到奇怪的地方應酬把酒到天明吧?

當我還在發楞的時候,Michael 說:「帶你們去看脫衣舞啦!」。

阿!是那個在電影上看過的脫衣舞嗎?是那個傳說中的 Strip Club 嗎?這一定要去體驗看看的!當晚回到飯店後就先撥電話回台北,告知家母晚點要「開會」、請勿打擾,就帶著很奇特的心情出發了。

車子在一間倉庫般的建築物前停了下來,下車的除了幾位台灣人之外,還有一位大陸籍的復仇者聯盟成員,之所以特別提到他是因為他的裝扮實在很經典:一件白色的內衣,一件 NIKE 的運動短褲加上不穿襪的一雙亮面皮鞋,我印象中只有在電視上看過這麼奇特的裝扮,不過並不影響我們一起去探險的心情。

斗大的招牌寫著「Gold Club Centerfolds」,門口已經有不少男男女女正在等待進場,此時 Michael 跟我們說了幾點進去以後要注意的事項,第一點就是裡面不賣酒,手上的門票可以兌換各式軟性飲料。脫衣舞俱樂部沒有賣酒?這跟印象中或是想像中的完全不一樣,似乎是為了避免有人借酒裝瘋吧,但看看門口的那兩位粗壯的保鏢,不管是誰想借酒裝瘋大概都要先仔細思考一下後果。

很快的就開放入場,我們一群人在識途老馬的帶領之下很輕易就佔據了最佳的位置,在舞池的邊邊還有座位,Michael 說要去坐那邊要準備一直給小費,而且膽量要夠大,但機會難得,他鼓勵我們都去坐看看。所以我二話不說,很快地在就位準備「國民外交」了。

在主持人簡短的開場後,就看到一位身材曼妙的女郎開始跳起一點都不唯美一點都不藝術的舞蹈,很純粹的就是在賣感官上的刺激,在手上的一元紙鈔都拋光之後,我臉紅紅的回到了座位區。在眾人的訕笑之際,音樂更加地激昂和亢奮,這時 Michael 跟我們說,接下來會有舞者到你的身旁,如果你覺得 OK 就可以跟她去舞台後面的 VIP Room,她會一對一的跳舞給你看,但是千萬不要在未經允許的狀況下伸手觸碰舞者,當然這樣的一對一跳舞是需要付額外小費。

既來之則體驗之的前提下,我們這票台灣人中國人最後都被不同舞者帶進 VIP Room,我心跳大概跟初吻的時候一樣快吧,當然美其名是 VIP Room,但其實只是一個個有拉簾遮住的沙發包廂,可以隱約看到有粗壯的保鏢就在附近巡視保護舞者(或是保護我?)

在我面前的是一位拉丁裔的舞者,很年輕很性感,她大概看出我一臉的不自在(或是太自在),就先跟我聊了一下,她問我是第一次來 Stip Club 嗎?我說我甚至是第一次來美國。她又問那在我的國家有 Adult Entertainment 嗎?這個問題我在當下就回答不出來,我不曉得我應該說有還是沒有。

我們國家有 Adult Entertainment 成人娛樂嗎?我們是不是有相關的法令管理?我想了一下檯面上除了「八大行業」相關法條外,似乎就沒有了。但台灣真的沒有「成人娛樂」嗎?林森北路燈紅酒綠算不算?新聞中常常被破獲的脫衣陪酒、傳播援交,這些檯面下的經濟算不算是 Adult Entertainment?我們有可能禁絕一切有關的經濟行為嗎?還是我們平常看不到就當作不存在,我們是否認為有這樣的需求和滿足這樣需求的行為,都很髒都很不道德,所以我們都假裝沒看到?

但是沒看到,就真的沒有這件事情嗎?如果真的有這樣的需求,我們攤開來在陽光下管理比較好,或是在檯面上禁絕,讓這些活動轉入地下化發展比較好?這件事情我沒有答案,但我很確定我看完了火辣辣的演出,舞者也感謝我贊助了她念大學的費用。

出場後大陸籍復仇者聯盟幹員抓著我一直碎唸:「X 的,老子花了 100 塊美金什麼都沒摸到,小伙子你呢?」我擺出同仇敵愾的表情,語氣很誠懇,表情很莊重地對他說:「大哥,我花了 100 塊美金,但是我什麼都摸完了。」這一局,台灣代表勝!

PS. 後記:
拙文除了挑戰換日線尺度之外也向另一位換日線作者致意,某次作者間的閒聊我提到可能會寫一篇尺度邊緣但想探討我們社會這議題處理方法的文章,那位前輩立馬表示那他要寫一篇新加坡的紅燈區呼應。前輩後來因為碰觸新加坡的敏感議題在對方壓力下被迫自砍文章 404 了,但我還是決定寫下這篇文向「偉哥」致意。

《關聯閱讀》
「要教科學,不要教性」──加拿大亞裔家長上街示威,反對性教育課綱
「壞小孩」靠成人影片致富,另類跨國影視大亨肯尼

《作品推薦》
那一年,我在復仇者聯盟工作的日子(一)
印式、新式英文和閩南語的文化衝擊─我在復仇者聯盟工作的日子(二)
你,怎麼對待「不一樣」?──我在復仇者聯盟工作的日子(三)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Christian Bertrand / Shutterstock.com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