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年選四次!西班牙國會大選結果:暴露民心思變、選制弊端,以及「流局」風險

四年選四次!西班牙國會大選結果:暴露民心思變、選制弊端,以及「流局」風險

西班牙 11 月 10 日舉行了 4 年內的第 4 個大選。

今年 4 月 28 日大選時,有五大全國性政黨在競選,選舉後因為沒有一個政黨拿下過半的國會席位,無法單獨執政,而各大政黨之間又無法達成協議,無法聯盟,所以最後被迫再次大選。可是,這次 11 月 10 日的大選,竟有 6 個全國性政黨,票源更加分散,組閣的機會更小。

(回顧 4 月國會大選,請參考系列報導〈從輪流貪汙的「兩黨獨大」,邁向「總理好難喬」的「多黨林立」〉及〈執政黨勝選未過半、席次與票數不成正比,組閣變數仍多〉)

選舉結果:「左派是永遠的贏家」,但仍沒有黨能單獨組閣

這次的選舉結果跟民意調查的差不多,基本上,西班牙人傳統上反佛朗哥,所以反右派,矯枉過正的結果是,左派永遠是贏家(經濟危機時期除外)

「西班牙工人社會黨(PSOE)」因為處理加泰獨立抗爭事件引起不滿(註一),所以,比上次還少了 3 個席位,只能算險勝。

「人民黨(PP)」敗部稍微復活,比上次多 22 個席位。

「公民黨 (Ciudadanos)」的黨魁里維拉(Albert Rivera)原本可以在 4 月 28 日的大選後跟「西班牙工人社會黨(PSOE)」聯合執政,組成穩定的政府,避免受西班牙各地獨派政黨的威脅,但是,他堅持不跟「西班牙工人社會黨(PSOE)」聯合執政,最後眾叛親離、黨中大老紛紛辭去,連選民都看不下去,因此成為這次大選的最大輸家──從上次的 57 席掉到 10 席,黨魁里維拉(Albert Rivera)因此在大選隔天宣布辭職、告別政治生涯。

「我們可以黨(Podemos)」因為自己內鬨的關係,Más País 黨從裡面分裂出來,分散票源,所以少了 7 個席位。

極右派「 VOX 黨」則是這次大選的最大贏家,黨魁阿巴斯卡爾(Santiago Abascal)在電視辯論就因為台風穩健,給人沈穩成熟的感覺,而成為各大媒體民調的贏家,不管是左派或右派的媒體或讀者、不管是認同或不認同他的政見,大家一致公認阿巴斯卡爾的表現最好。

不幸中的大幸是,雖然人人肯定他在電視辯論的表現,並不是人人都投票給他,所以「 VOX 黨」這次從 24 席增到 52 席,成為第三大黨,離執政卻還相當遠──因為西班牙的國會有 350 席,一個政黨需要拿下超過 175 席才能單獨執政。目前「 VOX 黨」佔不到三分之一的席位,代表雖然大家公認黨魁阿巴斯卡爾(Santiago Abascal)在電視辯論的表現,卻不是人人贊同他的政見。

而從「我們可以黨(Podemos)」分出來的「Más País 黨」,則只拿下 3 席。

為了更方便讀者理解,以下是里維拉請辭前,西班牙主要政黨與黨魁對照:

里維拉請辭前,西班牙主要政黨與黨魁圖。圖/換日線編輯部 後製

其他政黨:
ERC:左派加泰獨派政黨
PDeCAT:右派加泰獨派政黨
Compromís:左派瓦倫西亞獨派政黨
EH Bildu:左派巴斯克獨派政黨
PNV:右派巴斯克獨派政黨

今年 4 月大選結果。圖/截自 Elecciones generales 2019

今年 11 月大選結果。圖/截自 Elecciones generales 2019

選民考量改變,部分地區「左轉右」

如果再仔細研究各個地區,我們會發現這 6 個月的兩次大選有些不同,選民關心的事有點改變。

4 月 28 日大選時,整個西班牙都是「西班牙工人社會黨(PSOE)」的天下,只有巴斯克地區是巴斯克獨派政黨佔優勢,加泰隆尼亞地區(除了巴塞隆納省之外)是加泰獨派政黨佔優勢。

11 月 10 日大選時,有幾個地區的選民換政黨了,因為,他們擔心的事跟 6 個月前不同了(註二)

卡斯提亞-雷昂、坎塔布里亞跟加利西亞這三個自治區,一直是西班牙經濟不太好的地區,現在,德國經濟成長開始衰退,大家害怕德國的經濟最後會影響到西班牙,所以人人自危,深怕再受經濟危機之害,紛紛投給比較懂經濟治國的右派「人民黨(PP)」。

穆西亞地區有太多非法移民,Ceuta 位於北非,是摩洛哥非法移民首當其衝的地方,這兩地的居民均深受非法移民引起的治安問題的影響,面對左派對非法移民跟人蛇集團的姑息,兩地選民忍無可忍,認為需要強硬手段治理非法移民以及治安問題──因此在這次大選裡,竟然從原本支持左派「西班牙工人社會黨(PSOE)」,跳過比較中庸的右派「人民黨(PP)」,而直接投給極右派「 VOX 黨」。

選制過份強調「地方選票」,難反映真實民意

Teruel  是一個西班牙的小城,1999 年 Teruel 人覺得他們沒有分到國家資源、沒有高速公路經過、沒有公共建設,因而喊出 Teruel Existe(Teruel 存在)的口號,這一次選舉,當地政黨再度喊出這個口號,用 19,696 張票拿下一個席位。

這又是西班牙計算席位時重視「地方選票」忽視「全國選票」的一個證明──「公民黨 (Ciudadanos)」 在全國拿到 1,637,540 張選票,只獲得 10 席,但是,Teruel Existe 只用了 19,696 選票就可以拿下一個席位。

至於台灣人可能不知道的是,加泰隆尼亞地區不全是加泰獨派政黨的天下,加泰隆尼亞三個鄉下省份(Girona、Lleida 跟 Tarragona)的選民不到 130 萬,是加泰獨派政黨的死忠;但是,巴塞隆納省的選民有將近 400 萬,卻一直都不是加泰獨派政黨的支持者,他們是左派的死忠,以前投給極左派「我們可以黨(Podemos)」,今年兩次大選都是投給統派政黨「西班牙工人社會黨(PSOE)」。

其實,加泰隆尼亞地區本來就是「鄉下人要獨立,城市人不要獨立」,只是計算席位時,比例上重視「鄉下選票」忽視「城市選票」,最後都是少數的鄉下民意主導多數的城市民意(註三)

巴塞隆納投票結果,PSOE 為「西班牙工人社會黨」;ERC 為「左派加泰獨派政黨」。圖/截自 Elecciones generales 2019

小結:是否再次大選,仍是未知數

選舉後第二天,「西班牙工人社會黨(PSOE)」跟「我們可以黨(Podemos)」決定放棄前仇,聯盟執政,但是,這兩個黨合起來,比 4 月 28 日大選拿下的席位還少了 10 席,4 月 28 日大選後他們無法組閣,現在有沒有辦法,還是一個問題。因為,如果西班牙工人社會黨(PSOE)」跟「我們可以黨(Podemos)」要組閣,必須再聯了好幾個政治理念完全不同的政黨,談得攏談不攏不知道,就算組閣成功,「年度預算」能不能通過也還不知道。

4 月 28 日大選不是因為任期已滿而舉行的大選,而是因為年度預算沒有通過,但選後仍沒有成功組閣,導致必須再選一次。所以,就算這次「西班牙工人社會黨(PSOE)」跟「我們可以黨(Podemos)」可以說服其他政黨棄權(不投反對票)而成功組閣,還有年度預算這一關得過──西班牙是否會為此再度卡關,得再大選一次,還是一個未知數。

註一:「黨魁桑傑士曾當過兩次黨魁,第一次當上黨魁後,因為黨內鬥爭而被拉下台;第二次敗部復活,再度當上黨魁。他汲汲營營,跟無為而治的拉荷義完全相反,他的政見變化很快,同一件事有 10 個不同的看法──在加泰隆尼亞獨立事件中,先聲援獨派,再支持統派,在非法移民事件中,先歡迎難民,再拒絕接受所有的難民。」文字摘自前文〈從輪流貪汙的「兩黨獨大」,邁向「總理好難喬」的「多黨林立」

註二:資料來源:Resultados elecciones generales: mapa por provincia y comunidad autónoma;Elecciones generales 2019

註三:巴塞隆納省的人口比鄉下的 Lleida 省多了將近 14 倍,但是,巴塞隆納省在加泰隆尼亞議的席位只比 Lleida 省多了 9 倍,所以,以席位來說,永遠是「鄉下人主導城市人」(巴塞隆納)的政治意願。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