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動影視產業,真的不是有錢就好──中國近年來發佈過哪些「不可思議」的文化政策?

推動影視產業,真的不是有錢就好──中國近年來發佈過哪些「不可思議」的文化政策?

適逢中國慶祝建國 70 年,並進入百日倒數階段,「維穩」(維持穩定)成為了各地方政府的首要任務。據筆者公司公關部門同事的分享,這倒數百日內各地方政府的公安、消防部門已進入「禁休」狀態,且幾乎每個週末都在加班開會,加強巡察與訊息通報系統,並禁止一切非官方的集會聚眾活動──小到一場商業品牌試吃試喝,大到新品發表會⋯⋯等都一律不予批准,避免一切可能造成社會動盪不安的「隱患舉措」。

迎接建國 70 周年,中央的文化政策

針對文化影視產業,中央層級也推出一系列的嚴格管理措施,2019 年 7 月 31 日晚間,中國國家廣播電視總局電視劇發佈了「關於做好慶祝新中國成立 70 周年電視劇展播工作的通知。據通知,各地方電視台於黃金時段需支持響應「百日展播」活動,並遴選了 86 部行業稱「主旋律」的劇碼,供全國各級電視台尤其是各省級衛視自 8 月起選購播出,向新中國成立 70 周年獻禮。

在通知中,廣電總局並要求:「各省廣電局要切實加強電視劇播出工作指導,把旗幟鮮明講政治作為電視劇選購播出的生命線,堅持講政治、顧大局,嚴把選劇關、內容關、播出關,加強宣傳期播出調控,不得播出娛樂性較強的古裝劇、偶像劇,確保編排播出劇碼與宣傳期整體氛圍相協調。」

尤有甚者,據筆者在中國印刷出版行業中的同業分享,自今年 8-10 月間,北京大部分的民營印刷廠,因「不可抗力」因素暫停所有新書印刷,全國書店與發行行業將出現兩個月沒有一本新書可賣的情況。有些民營出版社或發行商基本上已默許員工在此期間休長假,或進行短暫的部門論調。而國營的出版社或印刷廠,也只能出版或印製共產黨中宣傳部頒佈的 90 種「2019 年主題出版重點出版物」,並且需在出版物的包裝或封面明確標示。

七條公告命令,宛如網友惡搞?

這讓筆者想起近年來中國廣電總局兩次較有代表性、針對影視文化內容推出的政令公告,第一次是在 2015 年 4 月,廣電總局針對影視行業發出的七條公告命令:

1. 2015 年 4 月起實施限外令,海外劇將延遲半年播出
2. 演員名人不得主持養生節目
3. 2015 年起一部電視劇將最多只能在兩家衛視聯播
4. 9 月到 10 月底,必須播愛國主義和反法西斯題材
5. 嚴打婚外戀、一夜情
6. 青春校園片可以出現早戀,但不許成功
7.(劇情時序在中共)建國後動物不許修煉成精

命令一出,引起行業從業者一片譁然,也造成一些正在播映、製作或洽談版權的劇種瞬間夭折,造成業者與廣告贊助商損失慘重。其後不久,有網友在網上稱這七條命令純屬謠言,尤其是第七條「建國後動物不許修煉成精」更像是網友間惡搞出的網路事件,但據筆者在中國廣告公司工作的友人分享,所謂「無風不起浪」,這幾項公告命令不論真偽,都早已是中國影視製作時不能觸碰的「潛規則」。

圖/Shutterstock

四類型藝人不用聲明,成功返還 80 年代

另一次則是在 2018 年 9 月央視秋晚節目先封殺韓系團體 NINEPERCENT 的「禁娘令」,隨後廣電總局又頒布了四類型藝人不用的聲明,以及一段對藝人外觀、言行舉止的規範,內容大致如下:

「紋身藝人、嘻哈藝人、非主流和頹廢文化,堅決不用,還有對黨的離心離德、品德不高、低俗、媚俗、惡俗,思想境界、格調不高,有污點、有緋聞、有道德問題的藝人也是堅決不用。」

雖說中國新媒體當道,上不了主流媒體,網上仍有大量自媒體平台,但中央一旦下了指導命令,業者心態上多半還是以配合為上策,以免因小失大。一時間多位被稱穿著打扮「太娘」的藝人如范丞丞、蔡徐坤立刻把頭髮染黑;國民情人鹿晗留起了鬍子;吳亦凡把耳環摘下;一堆滿身刺青、嘻哈歌手、街頭舞者等「非主流」藝人,瞬間各個都變的清新可人,彷彿回到八九零年代,小虎隊還沒解散、郭富城還留著中分頭、金城武還在唱標準情人、鍾漢良還是小太陽的年代。

而主演《北京遇上西雅圖》、《趙氏孤兒案》、《虎嘯龍吟》等大片,身價過億的知名熟男影星吳秀波,也因婚外情曝光,一夜之間從各大廣告看板及春晚預錄節目中「被消失」。

一系列政策,如何影響業者?

這一系列的政策指示,對中國影視娛樂產業帶來了什麼樣的影響?

據中國網媒 21 世紀經濟報導,中國知名影視公司唐德影視 2018 年全年淨虧損達 9.27 億元人民幣,虧損主因來自《巴清傳》自 2017 年 9 月拍完後遲遲未能正常播出,而未能正常播出的原因,首先是因為男主角高雲翔因性侵案差點坐牢,劇組花費大量時間與經費換角重拍;後又因女主角范冰冰陰陽合同與偷稅漏稅一案遭中央全面封殺,據傳劇組不惜再花 3,000 萬人民幣換角重拍;而現如今一紙禁播古裝劇的公告一出,恐怕這一斥資 5 億元人民幣的鉅作,不管再換什麼角都註定要打水漂了。

另一個知名的案例則是歡瑞世紀斥資 5 億元人民幣所製作的歷史劇《天下長安》,同樣自 2017 年 7 月殺青至今仍未能順利播出,業內人士分析,首先是因為劇中背景談到唐朝玄武門之變的史實內容過於敏感,因此被要求刪改與加入「紅色思想」內容。其後雖央視花費 5,600 萬人民幣買下該劇版權,卻因不滿影視公司在排檔上將央視首播晚於愛奇藝、優酷、騰訊等網路平台一天,而要求該劇在全平台全面撤播。

這幾個在業界鬧的沸沸揚揚「殺雞儆猴」的例子,增加了中國影視投資的不確定性,也使中國影視產業形勢越來越嚴峻。據中國網媒 21 世紀經濟報導,目前在北京有超過三成的劇組呈現停工狀態,到處都有製作人兜售拍攝不下去的「爛尾劇」,甚至有某劇組資深副導演已轉行經營網拍度日。而據筆者了解,一批 4、5 年前來中國「逐夢」從事服裝、髮妝、燈光、攝影的台灣影視業專業人士,也因停工或公司拖欠工資等原因紛紛撤退回台。

政策只是表面,主政者思維才是重點

寫到這裡,筆者認為,要探討中國的影視產業發展,並不僅是單看這幾次政策所帶來的影響可以說明的;而應放眼更上一個層次,不論世界上的任何一個國家,媒體與內容監管機構如何去定義內容的「品質」,以及將傳媒設定為「娛樂產業」抑或「教化工具」,從這些管理者思維,才能客觀地去看待甚至預測政策制定的邏輯與其對產業發展的影響。

另外,促成影視產業良性健全發展的要素,也真的不只是依靠大量投入硬體建設如:蓋影視基地、產業園,添購最先進的設備、技術或創辦專業學校與引進海外人才,而是制定清晰明確的內容管理準則、尊重創作人的創意與自由市場機制。

當我們在看到中國案例覺得不可思議的同時,或許也能思考台灣對影視產業的政策與扶植,是否真的使我們具有競爭力?以及當台灣在電子業、傳統製造業乃至於餐飲業飽受中國業者嚴厲挑戰的同時,影視產業能否成為台灣在國際舞台上重新閃耀的新出口?

執行編輯:邱佑寧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