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限制,反而更懂「尊重」──從生活到教育,荷蘭人的幸福秘訣

沒有限制,反而更懂「尊重」──從生活到教育,荷蘭人的幸福秘訣

作者導言:人權議題在 21 世紀已是國際社會中最重要的議題之一。近年來,從台灣社會上諸多爭論與衝突,可以看出建立國民完整的人權意識,並非一蹴可及的。社會上不乏因為一己之私或是欠缺同理心而僵持不下的狀況,更多時候是對弱勢人權的忽視。

這一次,三民書局出版的「世界進行式」系列,以《8個你不可不知的人權議題》邀請到兒少權心會秘書長、公視青春發言人主持人──柯萱如律師,與讀者談被忽視的兒少權利與人權議題。柯律師從他在荷蘭求學生活中的所見所聞,回看台灣現況與人權議題。以下,三民書局特將這場活潑精彩的講座內容,整理與讀者共享。

「囡仔有耳無嘴」,這句話從哪來?

講座的一開始,柯律師就問在場參與的讀者,「囡仔有耳無嘴」──這句人人聽過的台灣俗諺是從何而來?

「囡仔有耳無嘴」,其實源自於 228 戒嚴時代,當時大人們擔心孩子口風不緊,常常以這句話勸導小朋友不要多說話而害了身邊的家人被抓走。然而,時至今日解嚴 30 年,大人們不時還用這句俗諺要求小孩,無形之中忽視了兒童人權公約所保障的四大權利之一──表意權。根據 2013 年台灣兒童權利指標報告,台灣兒童的表意權與參與權是最低分的,大約七成的兒童都覺得自己就算說了也沒有用。

荷蘭教育,鼓勵兒童思考與表達

柯律師因此提到,在一場荷蘭小學課程中,老師讓小朋友選擇自己想待在一個「自由卻暴力的社會」或是「不自由卻有秩序的社會」。多數的小朋友選擇了秩序,卻有兩位小朋友選擇了自由卻暴力的社會。老師不但沒有譴責他們選擇暴力,反而詢問孩子原因,正向的鼓勵他們發表意見。原來他們做出的選擇,是因為想要當一個社會觀察的記者,去了解這個地方的人是怎樣生活的;這一點跟台灣的情況大不同。

柯律師也說到,荷蘭非常鼓勵兒童思考與表達:國家電視台甚至有播放兒童新聞給 9-12 歲的兒童觀賞,兒童新聞所討論的議題與大人的新聞並無差別,只是用淺顯易懂的語言幫助兒童了解。在學校裡,學生們也勇於發言,常常一個學生發表完意見,下一個又針對他的論點表達自己的觀點。

柯律師回憶,某次考試前,老師特別針對「選擇題」開設了 10 分鐘的考前說明會,身為台灣學生的她十分不解,不料她的英國同學表示,從小他們所受到的教育皆是寫申論題,比起知識的記憶與理解,更重視表達與思考。這一點,跟台灣的教育狀況完全不一樣。

圖/Micaela Parente on Unsplash

人生只追求成績,如何理解社會?

談到荷蘭的教育,有很多地方都跟台灣不一樣。事實上,玩耍是兒童的靈魂,其重要性不亞於飲食、醫療;也因此,荷蘭小學生並沒有「回家」作業這件事,所有的作業都在學校完成,回家的任務就是玩。

此外,在荷蘭轉系是不看成績也不需要考試的,因為對他們來說興趣比成績更重要,如果用成績決定轉系,只會永遠被綁在自己不喜歡的系所,怎麼能把書念得好。況且,人生花太多時間在成績上,又如何理解所在的社會?

荷蘭人對於學有專精也是非常重視的,全國只有 13 所大學,並沒有所謂「最好的大學」,只有哪個大學對哪個領域特別專精,學生可以依照自己的興趣選擇。也因為他們尊重各種職業,薪水落差不大,反而多數學生選擇念職校。

生活態度:不加限制,是因為懂得「尊重」

對人權的重視與尊重,也影響了荷蘭人的生活態度。對他們來說,各種社會現象與問題,與其拼了命的防堵,不如務實正面的去面對它。柯萱如律師舉了幾個例子:

一、運河沒有護欄

在荷蘭,運河是沒有護欄的。比起台灣講究安全性,建起一座座護欄防堵,荷蘭人更認為每個人應該對自己的安全負責,不如教會每個人游泳(在荷蘭有全國性游泳考試,沒通過可能無法畢業)。

二、大麻的合法使用,容忍但有限制

大麻在荷蘭是可以合法使用的,但政府有程度的限制。根據法社會學,禁止不如有限度地開放。禁止的話,毒品不會消失,反而將會流於黑市交易,政府無法管控;但若使之合法,一切販賣使用都需報備,反而容易管控。

三、性的文化

柯律師在講座中問了在場所有的參與者,什麼是「陰莖骨折」?現場大家面面而覷,只有一位醫學院學生回答得出來。柯律師提到,這不應該是泌尿科醫師才知道的事情。這是我們的身體,應該是性教育的一環,但普遍民眾不清楚,這是因為我們的文化覺得「性」是羞於啟齒的東西。

事實上,性侵害通報一半以上都是未成年人,「性」其實離兒童很近,唯有讓兒童了解性是什麼,他們才能保護自己。荷蘭性教育從 6 歲就開始,家長不避諱與孩子談「性」,學校也強制教導性教育。

你也許會想,這麼開放的環境可能會有很多性病或是青少年懷孕問題,但事實恰好相反,荷蘭的青少年懷孕率與性病傳染率是全世界最低的──這些教育其實都是在教導學生負責,對於自己的身體,甚至是情感都必須負責。

從荷蘭的紅燈區性工作者,就可以理解荷蘭人對於「性」的尊重。在紅燈區約有 385 個櫥窗,不是暗巷的黑店,而是百貨公司的格調,並且每個櫥窗裡都有緊急按鈕與警察局當地系統進密連結。就像大麻一樣,他們認為禁止無法使之消失,倒不如合法管控。在尊重並保障這個行業的情況下,交易的對方也會尊重性工作者。

四、多元的尊重

荷蘭人多元尊重不同的群體,他們尊重不同的性別取向,是全世界第一個通過同性婚姻法規的國家;他們尊重行人用路安全;他們尊重勞工的勞動權益;他們尊重每個公民的居住權利;尊重國家的兒少權益;也尊重動物,視寵物為家庭的一份子。

五、健康快樂是一切前提

從許多政策看起,荷蘭政府偏向社會主義政策,許多東西由政府幫你給付、出錢。他們相信讓你吃飽穿暖有地方住,是對你的基本負責,或許有些人認為這將讓人好吃懶做、不求上進。但這種政策背後的理由是,當一個人能夠有基本的吃飽穿暖、能夠擁有最基本的健康及快樂後,才有餘力發揮創造力、想像力,才能夠樂於追求夢想,奉獻所感、所知、所學給這個社會。

回望台灣:接受缺點,擁抱優點

柯律師也提到這次講座並非一面倒的讚頌荷蘭的好,任何體制都是一體兩面,他們必定有他們的問題。最重要的是,我們應該回過頭來看看台灣,台灣也會有缺點,但就像對待孩子一樣,多看看優點,並正向導正或是接受缺點,這才是我們應該要努力的方向。

世界進行式講座照片,圖為廖盛平。圖/三民書局 提供

世界進行式講座照片,圖為柯萱如。圖/三民書局 提供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Bewakoof.com Official on Unsplash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