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的島嶼自己救」:一個日本離島的創生決心,從公部門主動減薪說起

「自己的島嶼自己救」:一個日本離島的創生決心,從公部門主動減薪說起

海士町距離島根半島 60 公里,面積 33.43 平方公里,人口約 2,400 人,在奈良時代被稱為「御食國」;在承久之亂後,被稱為「遠流之島」。

1999 年至 2010 年,日本政府為了強化市町村的效能、擴大治理規模並因應財政困難,而進行了「平成大合併」,也稱「市町村合併」。不過合併不是強制,每一個市町村其實能「選擇」是否要與其他的城鎮合併,而當時的海士町便作出了「自己的島嶼自己守護」、「單一町制」這樣的選擇,也成就了自治的初衷與覺悟,使得當地人有意識地自己動手打造島的未來。

前海士町町長山內道雄先生在日本政策研究大學的公務員密集課程中,與我們分享海士町自決議「自治」以來,作為離島所面對的挑戰與創生。

他認為在沒有錢、沒有制度、沒有前例的環境下,意識理念和治理的思想最為重要。不同於一般演講綱要的精簡,他那份由 A4 雙面列印而成的演講綱要,記載著滿滿的海士町創生的關鍵經驗:
 
「海士町不需要評論家,而是要可以一起流汗,一起行動的人。海士町不可以說沒有錢、沒有制度、沒有案例,以及做不出來。」
 
改革公務系統,用「減薪」展現決心

促進自立的計畫中,分為「守護」戰略與「攻勢」戰略:

在「守護」戰略中,首先是一級官員減半薪,要先從自己由上改革起,人民才有可能支持改革。接著是公部門職員秉持著先憂後樂的精神,減薪 3 成,將薪水用於投資未來上,傳達「公所是認真的」想法給島上所有居民。

從上開始改變了公務員、又由公務員改變了公所、由公所改變了居民,那麼居民也會改變整個島,進而讓所有島民都有危機意識。

連任4屆町長的山內道雄。圖/王建棟

「攻勢」的戰略中,秉持著善用自己有的資源,公所設立交流促進課、地產地商課以及產業創出課。爾後成立第三部門故鄉海士公司,負責島外貿易,並且以「海・潮風・鹽」為振興產業的品牌,分別開發了海螺咖哩、牡蠣、隱岐牛;以首都圈的消費者為主要的客群,並投資 CAS 保鮮系統,讓島上漁業得以出口新鮮的產品。除了拓展市場之外,也不斷在開發新產品,像是隱岐牛、島嶼咖哩、咖啡和米酒,最新的投資為推動以「栽培海藻」為核心的循環經濟。

而從總體來說,町長將區公所視為一個「區民綜合服務公司」,這公司的經營方針包括自立、挑戰、交流,讓人與大自然一起在島上閃耀;改革職員觀看事務的視角與意識,希望每一位公務員都有熱情、誠意與創意。町長在每週四召開例行的「經營會議」,並修正講求年資的「年功序列」制度,改為推薦制,讓每一位公務員工都有發揮所長的機會。

培養具有地方意識的國際化人才

從 2007 年開始,海士町就將「人才育成」視為重點的施政,認為島上高中的存廢等同於島的存亡,因此開辦了「縣立隱岐島前高校魅力化計畫」。到 2017 年時,全校的學生已超過 180 人,這些學生並非全數本地人,事實上,許多人是從 24 個都道府縣慕名來就讀。接著,町長更在全日本的離島、山林的高中小學間,展開「島留學」、「島根留學」計畫,吸引更多人才的加入。

再來建立島內圖書分館的概念,除了主要的圖書館之外,還有 8 個分館,分別在物產中心、隱岐國學習中心、島前交流施設、三登運輸、 保健福祉中心、菱浦區公民館、東區公民館、知知井會館、崎文化會館等,希望將圖書館延伸到島上各個公共設施。此外還舉辦「孩子的議會」,讓國小生到町公所與町長交流對小島的看法,也奠定孩子們的地方意識。

接著,更於 2010 年設立公營的隱岐國學習中心,舉辦生涯教育、夢想研討會等活動,並且還活用遠距物聯網設備,推動「超級國際化高中」計畫,不但提高升學率,讓島嶼教育充滿魅力,也從中帶動島嶼人才流動,培育下一代未來的在地國際化人才。

「島留學」計劃吸引海內外學子前來就讀島前高中。圖/王建棟
 
協助外來年輕人,在島上交流貢獻

島上很多從都市來的移居者,多為 40 歲以下、高學歷且具有專業的人,這些外來者的共通點在於:並非因為逃避而到島上,而是因為緣分、羈絆而抱有遠大志向,聚集到島上。他們來此創造工作、創造活躍島上的事業。

這些 I-Turn(都市移居)的移居者與島民們合作「離島型經濟事業」,讓「年輕人、外來者、笨蛋」在島上興起了新的風與能量。換言之,地域活性化的根本是「交流」,是年輕人們決心投入後帶動改變居民意識。新的創業包括畜產、資訊情報管理、產品設計行銷、養殖與行銷、加工、海葬、媒體網站製作、隱岐牛企劃、旅遊、學習塾、翻譯、廣播、東京和牛店、旅館、農林水產加工、和菓子製作、茶、鹽、梅干、醃漬品製作等。

海士町的移居配套措施,建立在「地域振興協力隊」制度上,若有人真心想要到島上工作,那麼行政方面,會年復一年活用「海士町粉絲・銀行」制度提供協助。所有制度成功的關鍵是行政方要有明確的需求、移居方要強烈移居的意志和心境,這才是移居振興制度上最重要的戰略。
 
首長的決心:我不做,誰做?

那麼海士町的經驗對國家「地方創生」戰略來說,有什麼樣的指引方向呢?「自己的島自己守護、自己島的未來自己去開拓築夢。」這樣的居民氣概和覺悟,才是所謂對故鄉的「愛的攻勢」;因此要將「消化預算型行政」徹底轉變為「獲利型行政」,讓開發商品和創造人才成為島嶼永續的能量,且讓行政與居民有共鳴感。這其中最關鍵的事情,是地方議會和地方政府如何培養出「政策形成能力」,推動爭取更多發展補助金。
 
回過頭來,對町長來說,地方經營的訣竅,在於將區域經營當成企業經營;而成功的關鍵則在於熱情和認真程度,以及地方首長是不是有面對挑戰和壓力的覺悟?用一句山內道雄町長的座右銘來總結,「現在不做的話什麼時候要做,我不做的話誰做?」

執行編輯:邱佑寧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王建棟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