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艘豪華郵輪,四個小品故事:中國調酒師、吉隆坡姊姊、非典型旅伴與苗栗的客家阿嬤們

一艘豪華郵輪,四個小品故事:中國調酒師、吉隆坡姊姊、非典型旅伴與苗栗的客家阿嬤們

藍人的家鄉基隆港,有一個全國有名的行業,那就是豪華郵輪的島嶼旅行。

我時常在經過基隆港的時候,看見那些停泊在港邊的巨型豪華郵輪。跟小小的基隆港運大廈擺在一起時,懸殊的大小差異更是顯得可愛。從小看著第一艘豪華郵輪進駐之後,陸陸續續出現越來越多艘、而且一台比一台還大。於是,這次在因緣際會下得到了一個折扣,便決定去實際體驗一下,我一直坐在基隆港邊,看了好多年的豪華郵輪。

這類「豪華郵輪之旅」,基本上就像住在一個海上行動賭城一樣。船上就有許多精彩的演藝表演、抽獎活動、餐廳、游泳池、按摩、賭場⋯⋯等等;至於白天靠港的時間,還可以去琉球諸島享受貝殼沙的雪白海灘,是一個很適合度假放鬆的行程。

不過以下的分享,主要講的不是這艘船,而是在船上的人──在這幾天隱世於海上的時光裡,藍人像美國人一樣「超愛跟陌生人聊天的病」又再度發作了。雖然台灣人在大部分情況下,並不太喜歡主動跟不認識的人說話,但可能是因為在相對封閉的環境,往往我開始第一句話,接下來就是嘰嘰喳喳一整個晚上了。

也因為這樣,在船上認識了一些新朋友,而這些朋友的故事,有些相當有意思:

圖/Shutterstock

故事一:調酒師小哥

這艘豪華郵輪上,有許許多多的酒吧,我特別偏好其中的一間,它也是我泡了最多時間的酒吧,因此自然而然地跟調酒師小哥聊上了許多。

這位調酒師小哥今年 27 歲,北京市朝陽區人,在這艘船上已經待了 5 年了,可說「看盡人生百態」。他告訴我,自己有一個未婚妻在瀋陽,但因為船上這份工作,每一年只能見到一次。儘管雙方已經訂婚了,婚姻還是充滿許多不確定。

其實,船上的每一個工作人員都是如此:大部分的服務人員,船公司都採合約制,最短的合約為 6 個月,所以一上船都得待上 6 到 9 個月才能回家一趟。其餘的時間,幾乎天天都得在同一個空間裡生活。

船上基層的服務人員,主要由印度籍以及中國大陸籍的員工所組成,還有一些少量的菲律賓籍服務人員;而經理級以上的主管,通常會是白人。另外基層非技術性工作者的薪水,月薪大約僅有 800 美元(約新台幣 24,000 元,只比 23K 好一點,好處是在船上包吃包住);但像是調酒師這類需要執照的工作,一個月約有 2,000 美元(約新台幣 60,000 元)。

這裏儘管只是一艘郵輪,卻彷彿同樣能看見,一個全球化世界秩序的縮影。

故事二:吉隆坡單身姊姊

圖/Shutterstock (圖非當事人)

有一晚,藍人一如往常坐在酒吧喝酒,身邊有一位看起來比我大上幾歲的女子,一個人坐在那邊一杯接著一杯,喝得之快。

後來,還問我哪一種調酒好喝。藍人一聽口音,便知道她並不是我「大中華民國在台灣」的子民,好奇心驅使之下,開始跟姊姊聊天。

姊姊是馬來西亞吉隆坡人,跟一個女性朋友一起飛到基隆搭豪華郵輪,雖然已經將近 40 ,不過一直沒有找到適合的伴侶,她還希望在這艘船上,「有些意外的邂逅」。姊姊告訴藍人,吉隆坡跟新加坡的語言政策基本都採行雙軌制,遇到不認識的人通常講英文回應,多數人除了英文外,也會說中文或馬來話。她自己本身就會英語、廣東話、福建話(閩南語)以及普通話(中文)。

其實像姊姊這樣的外國籍人士,在這艘船上大約佔了十分之一:有的來自日本本島、有的來自對岸的中國大陸、有的來自韓國,也有的像姊姊一樣來自馬來西亞。藍人問姊姊,是吉隆坡沒有這樣的船,所以才特地飛到基隆來搭郵輪嗎?姊姊說吉隆坡的郵輪通常沒有這麼大,上船的人也不是這麼「老少咸宜」。「大部分的人都是單純為了賭博的,」她說。(不禁想起從小看到大的香港賭神電影)

話說回來,要不是聽姊姊和其他船上的外籍人士這麼說,還不知道我故鄉基隆的「郵輪商機」,其實在亞洲應該是挺有競爭力的。其實基隆市府應該可以考慮,好好地擴大包裝行銷、並增進港口的基礎建設,以吸引亞洲各國、甚至世界各國的人來到基隆港,搭豪華郵輪進行島嶼旅行。這樣或許距離「口號中的國際光榮城市」,也就沒這麼遠了。

故事三:一對同齡的台灣男女「非情侶」遊伴

跟藍人一起上船的朋友李丹尼,是一個非常有才華的音樂人,也是藍人在美國認識的好兄弟。

他的個性非常溫和,平常也是一個言行端正、話不多的帥氣男子,並不像藍人總是幹話連篇停不下來。所以我喜歡跟他喝酒──因為每次李丹尼喝完酒,就像完全換了一個人一樣,開始喋喋不休。

有一晚,藍人一如往常帶李丹尼去酒吧, 5 杯黃湯下肚之後,李丹尼像前幾晚一樣開始興奮的一直說話。但是這晚李丹尼不只是對我說話,還跟坐在對面的一對男女,大聲地討論起一種德國酒來。雙方互敬喝了幾杯之後,那組男女就這樣跟我們聊了起來,後來甚至還邀請我們一起去賭場。

賭博的部分就不多談了。雖然我也去過拉斯維加斯跟澳門好幾次,但這是藍人有史以來最快把幾百塊美金輸掉的夜晚⋯⋯那個叫做「百家樂」的遊戲,絕對是最後一次碰了。總之有趣的是,這一組男女告訴我們,他們雖然睡在同一個房間裡,彼此並不是情侶,在房內也是分床睡的。這位男生正在追的女生,甚至是這個女生的好閨蜜。

正當藍人還有點看不懂這個劇情現在是在「演哪樁」的時候,就在他們的盛情邀約下,到他們的房間裡一聊就是到天亮。

原來,他們兩個都是「南 X 保險公司」的員工,會結伴一起來玩,除了兩個人的友情非常堅固外,更大的原因,是因為「旅伴太難找」:除了台灣公司普遍工作忙碌、假期不多之外,這一趟郵輪之旅對一般領台灣薪水的年輕人來說,也是不小的負擔。因此兩人分別問了許多友人後,大家都無法成行,最後乾脆決定結伴同遊。「因為彼此是異性怕被閒話,明明風景那麼美,我們卻沒辦法打卡發臉書或 IG ,讓同事知道我們相約來旅行呢⋯⋯」這位女生苦笑著說。

這實在讓藍人心有戚戚焉:當時我也是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說服李丹尼跟我一起參與這趟旅程。在找到李丹尼之前,更已經問了整個台灣的朋友圈好幾輪了──大家告訴我的答案,大部分都是要上班沒有假、或是沒那個閒錢等。就連李丹尼也是回台灣之後都在努力工作,至今沒有交過女友,要不是這次有轉職規劃,索性趁這趟旅行直接把工作辭掉,大概也沒辦法來吧!

真希望政府看在「國安危機」:少子化問題的份上,能給新世代更好的就業環境。有更多的時間跟金錢來約會聊天旅行結婚生子組成家庭⋯⋯,不是挺好的嗎?

故事四:苗栗客家阿嬤與她的孫子(女)

圖/Shutterstock (圖非當事人)

郵輪的船尾有一個泳池,是附 SPA 池的。然而 SPA 池並不算大,坐兩個人剛好。有天藍人跟李丹尼剛在泡的時候,突然有幾位客家阿嬤就這麼擠進來了,他們大概覺得擠一擠無妨。於是大家尷尬地大眼瞪小眼幾分鐘後,我先開口打了招呼,沒想到其中一位阿嬤非常熱情的開始訴說她們的故事,泡完後我們還一起去咖啡廳吃甜點繼續聊:

原來,她們來自苗栗、同屬一個社區。平日不常出遠門的她們,這一次姐妹們相約旅行,其實主要是為了陪其中一位阿嬤「散散心」,避免她太悲傷。原來,這位阿嬤的一個孫子,最近自殺輕生了。

那位孫子是一位跨性別者:也就是他的生理上是一位男性,但自我認同是一位女性。他從小就喜歡女生的化妝品和女生的衣服,但是這個社會的壓力、家族的不理解,逼得他的孫子得了憂鬱症。最後甚至因為同學的一句惡毒話語刺激,成為壓垮他的最後一根稻草。

從那位客家阿嬤的口氣中,我聽得出來她覺得既難過又惋惜,她説自己的孫子很可憐,「生病了,醫生和家人也無法幫助他『糾正』、『治療』性向。」

藍人本想告訴阿嬤,在波士頓那個地方,她的孫子會被當作正常人對待;她的孫子需要的,也不是任何一點點的糾正、幫助或者治療,而是家人以及社會的理解跟認同而已。如果他去波士頓,這一切恐怕是個完全不同的結局⋯⋯。

但是這並不是阿嬤的錯──因為每個人的思想跟行為,都受限於自己年輕時所活躍的那個時代。阿嬤很愛他的孫子,只是她怎麼也不明白,一個明明是男生的金孫,為什麼會覺得自己其實是一個女孩⋯⋯。

結語:

其實除了這些人、這四個故事之外,這趟旅程中,還有其他許多故事和經歷,但受限篇幅、恕無法一一訴說。

我總覺得,在每一趟旅程中,我們都會遇到各式各樣的人,而像這樣聽著每一個人的故事,就好像在讀不一樣的書。有時這樣的對話,甚至比旅程本身看到的風景,還要讓人覺得有意義,也總能對自己的人生體驗,增加不少省思檢討的體會。

在旅程中,多和不同的旅人們交流、聽聽他們的故事吧!這些旅途中的經驗、認識的人,都會幫助我們在未來面對人生的每一個環節時,多了些選擇的依據。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圖非當事人)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