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仿犯罪」蹲了 20 年冤獄,卻不是真凶──再寫南韓 33 年懸案「華城連鎖殺人事件」(中)

「模仿犯罪」蹲了 20 年冤獄,卻不是真凶──再寫南韓 33 年懸案「華城連鎖殺人事件」(中)

上篇:電影如何改變法律?──再寫南韓 33 年懸案「華城連鎖殺人事件」(上)

「如果當初我不承認這是我幹的,我就會消失在這個世界上。」──華城殺人事件,「假」模仿犯,尹英澤的告白。

模擬犯罪者與真凶

當我們把目光再放回到 1991 年代──華城殺人事件當年引起轟動,甚至被韓國人評為未破案件內最惡名昭彰的。當時有關當局動員了近 205 萬人警方人力,大動作調查 21280 個嫌犯,鑑定 40116 枚指紋、570 組 DNA,與 180 根毛髮,卻一無所獲。唯一得知的是透過第 7 樁、第 9 樁案件兩位目擊者證詞,與犯罪現場所採集到的精液、血液、毛髮等物証,推斷所畫出的兇手特徵,為年齡約在 24-27 歲,身高 165 到 170 公分,B型血(註1),留著短髮、眼睛兇惡銳利,與身材偏胖的男子(註2)。

正當當年連環殺人事件鬧得沸沸揚揚時,卻有人疑似「模仿犯罪」(모방범죄)起來,那是歸屬華城殺人事件的第 8 樁,案發地點極為靠近第 6 樁場所,發生於 1988 年 9 月 16 日,13 歲少女朴相熙(박상희)因此而死亡。

根據警方調查,朴姓少女母親約於早上 6 點 50 分左右,發現女兒房間門鎖,遭外人破壞入侵,而在明顯與人爭鬥過後,凌亂的房間內,發現遭人姦殺後冰冷女兒的屍體。爾後,再根據警方採集現場所遺留的男性陰毛,「證實」最有利的犯罪嫌疑人,為當時年僅 22 歲的尹英澤(윤영택)。尹男之所以痛下殺機,在於他單戀被害人的姐姐,試圖趁夜深人靜,摸黑進入房內,強姦朴女姐姐。

豈料,那晚在房內並非他所單戀之人,他誤闖房間,誤加施暴殺害。此事被警方認為屬於一樁「模仿犯罪」,與真正華城連環殺人事件無關。之後尹男遭到法律制裁,入獄服刑,而因表現良好,2010 年被假釋出獄。(註3)

然而,時過 33 年,2019 年 9 月中旬,警方確定為華城殺人事件主兇嫌為李姓男子後,李男也出面坦承,朴相熙(박상희)女學生之死,是他所犯下的惡行,並非如同大家所認定的,是尹男所行之事。

此發言再度讓社會輿論沸騰,原來華城殺人事件,自始至終從沒有「模仿犯罪」,它單純是李姓男子一系列的兇殘罪行。同時,也讓人驚覺到,原來警方未查獲與李春才相關的案件,不僅僅只有 10 件而已(註4),也讓大家懷疑起警方當年辦案的「合法性」。

正當石沈大海、兇手未緝的華城殺人事件,被韓國社會慢慢淡忘之際,2019 年9 月 19 日,韓國京畿南部地方警察廳(경기남부지방경찰청)大動作召開記者會,宣布案情有重大突破。原來是國家科學搜查研究院在 7 月前後復原了現場眾多物證(註5)。拜最新科學技術所賜,採集到兇嫌更為準確的 DNA,進而又在犯罪資料庫內,比對出了一位現齡 56 歲李姓男子的 DNA,與華城事件的第 5 樁、第 7 樁、第 9 樁犯罪現場,於女性內衣褲所遺留下的兇手精液、毛髮上的男性 DNA 一致。

警方為求審慎,多次與這位李姓男子進行會談,確定當年這位李姓男子,的確居住在華城郡,且犯案時兇嫌的年紀,也與警方於第 7 樁案件發生後,根據目擊者證詞公布的兇嫌側畫(年約 24-27 歲)相似。同時從地緣關係考量起,華城殺人事件第 1、第 2、3、6 樁事件發生場所,皆為當時李男上班通勤之路,想必李男熟悉此處環境。最為重要的破案關鍵之物,仍是最新科技 DNA 鑑定報告,使得李男無法再狡辯,成為偵破華城殺人事件的關鍵所在。

數日後,警方隨即公布了重大嫌疑犯李春才的名字與照片,而隨著關鍵物 DNA 鑑定報告與警方調查,讓李春才於 10 月 1 日坦承他就是當年犯下聳動世間,造成社會人心惶惶的華城殺人事件的真凶(註6)。

而隨著李春才的自白外,案件全貌更隨著李男的認罪,與「最新」案情發言,讓上個世紀人們淡忘的華城連鎖殺人事件,於 2019 年再度浮上枱面,且添上了許多悲情與兇殘的成分。

韓國警方承認當年調查錯誤

李春才在 10 月 4 日,與警方的第 11 次會談中,語出驚人地說,警方與社會大眾所認定與他「無關」的第 8 樁「模擬犯」案件,其實也是他所為的。而且當年李男其實也住在被害者朴相熙家附近。

那為什麼警方沒有發現到李男呢?當時,事發後警方大規模緝凶,但他並沒有被警方要求檢查體毛,因此「躲過」一劫,反倒是警方根據當年所採集到的男性嫌疑犯的體毛與資料,認定了尹英澤就是「模仿」犯下第 8 樁案件的真凶,進而逮捕入獄。

耐人尋味的是,當年尹英澤受審時,於一審坦承自己即是真凶,到了第二審時,卻突然翻了口供,主張自己是清白,並非真凶,同時也指控警方暴力逼供,強取證詞,讓他不得不「被認罪」。他的許多親朋好友也紛紛跳出來,試圖替尹男洗刷罪名,言及他是一位小兒麻痺患者,平常走路都一拐一拐地,怎麼可能「健步如飛」,爬過圍牆侵犯他人住宅,犯下如此兇殘之案呢。甚至隨著近日媒體的關注與採訪,尹男的母親也辛酸地言及,當年因為經濟窮困,無錢也無力地能幫自己心愛的兒子,請上一位好的辯護律師(註7),讓尹男坐了這場黑牢。

另一方面,若我們再考慮到當時社會人心惶恐的氛圍,大眾只盼望警方早日抓到兇手,讓他罪有應得早日伏法外,加上30 多年前民風未開(註8),警方辦案手法威權保守,尹男「不得不」作為一名犧牲者,遭檢警定罪「被入獄」。

時過 30 年,韓國警方於 2019 年 10 月 15 日坦承,當年警方審問尹男時,的確存有「調查錯誤之事實」,且坦承後來根據李春才的證詞,對比出他的證詞「符合(第 8 樁)案發現場大部分情境」,認定李春才才是真正第 8 樁案件的真凶。換句話說,過往被大眾認為的第 8 樁模仿犯罪案件,並非坐了多年牢的尹英澤所為,而是一樣由李春才犯下。

這是警方首次坦承調查華城殺人事件有所疏忽,而當年這樣的疏忽,讓一位無辜正值年輕歲月的尹男,遭受到無妄之災,坐了將近 20 年的黑獄──1989 年 7 月 25 日,22 歲的尹男入獄;2009 年因「表現良好」獲得假釋機會出獄,但出獄才是地獄的開始,因為當他踏出監牢大門時已將近 44 歲,深知外面社會迎接他的,將大多是「你看看他,殺人犯也能出獄啊?」、「我看除了第八樁是你幹的外,其他人也是你殺的吧?」等歧視言論抑或嫌厭的異樣眼光。

但歷史真相總會還給人們一個公道,正當尹男不知道得繼續背著「模仿犯罪者」罪名生活多久之際,2019 年警方坦承這遲來的錯誤調查,讓現年近 54 歲的他,聽到消息,也流下眼淚,世間終於還他一個清白⋯⋯

現今韓國相關當位,也於 11 月 13 日重啟調查與再審尹男案件,試圖釐清當年讓尹男「逼不得已」俯首認罪之主因,是否如他所說,當年警方的強硬拷問,抑或以非法手段,取得他的口供⋯⋯(註9)

下篇:從 8 歲至 71 歲女性皆曾被他姦殺,真凶終於曝光──再寫南韓 33 年懸案「華城連鎖殺人事件」(下)

註1:而在第 9 件案件發生後,被害者的血型被警方推定為 B 或 O 型。
當年因警方取證時,限於技術與犯罪現場取證之「不乾淨」,取證到的物證可能混雜兇手與被害者 DNA,抑或天氣因素,如下雨天破壞了現場,造成許多誤判兇嫌血型因素。然而,隨著現今鑑定技術的發達,最後警方推定華城事件真凶為 O 型,並非是當時大多人傾向所推斷的 B 型,而此 O 型血型與真凶李春才相吻合,成為破案之關鍵:파일:화성 연쇄살인 사건_범인 혈액형
[끝나지 않은 화성]① [단독] B형인가 O형인가 당시에도 의문…목격자 “왼손 하트 문신”

註2:몽타주 속 그 인물…닮았어도 풀려난 이유는? (2019.09.26/뉴스투데이/MBC)
경기도 화성 연쇄 사건 박상희양 용의자 검거[정형일]

註3:경기도 화성 연쇄 사건 박상희양 용의자 검거[정형일]

註4:[그래픽] 화성 연쇄살인 "8차 사건 내가 했다" | 연합뉴스

註5:如從第 9 樁(1991年)案件被害女性死者的內衣,發現當年痛下殺手兇嫌殘留的汗滴。

註6:이춘재, 살인 14건·성범죄 30여 건 자백 / YTN
當年所公布的兇嫌示意圖

註7:모든 증거는 조작됐다? 화성 8차 사건의 진실 | 어제 그알

註8:若從當時南韓民主化過程發展來看,走來一路辛苦,因為南韓乃是歷經 1960 年「四一九革命」、1980 年代「光州事件」,到了 1987 年 629 民主化宣言,才順利修改《大韓民國憲法》,確立了第十三屆總統選舉,與沿用迄今的公民直選制度,因此當時華城殺人事件發生之際,我們可以合理推斷,當時難保不會有警察嚴拷取供的情況產生;同時,當時社會大眾極為關注此案件,連同承辦此案件的張姓搜查科長、宋姓署長等人,都因社會大眾的矚目、上頭要求的案情進展壓力,紛傳承受不了破案壓力,自殺身亡消息。

註9:경찰, 화성 8차사건 수사 잘못 첫 인정 “이춘재가 진범”

執行編輯:邱佑寧
核稿編輯:關卓琦

Photo Credit:MBC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