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主修語言走入非洲,世界從此被顛覆:你不是救世主,仍有能力帶來改變

因主修語言走入非洲,世界從此被顛覆:你不是救世主,仍有能力帶來改變

說到非洲,你有什麼樣的想像?腦海中是否浮現一輪火紅夕陽懸在地平線,還有一輛越野車在無垠的荒野上奔馳?在需要到遙遠偏鄉進行田野調查的日子,這是我工作的風景;但更多時候,我們其實是定點一處偏鄉,與當地社群深入互動、執行發展計畫。

我為一個非營利組織工作,駐點烏干達。經常在村莊、城鎮貧民區間拜訪,蒐集資料、為各項計畫進行評估與田野調查。這個組織誕生自台灣,因舊鞋募集活動而為人所熟知──它叫做「舊鞋救命」。台灣民眾更熟悉二手物資募集的部分,但我們做更多的是深耕東非偏鄉、關懷當地居民身心靈的發展計畫,例如以布衛生棉縫紉進行婦女培力、以養雞農耕改善鄉村經濟、挖鑿水井、修建貨櫃教室,以及扶持讓居民能彼此照顧的家庭教會。

因緣際會走入東非偏鄉

大學時期,我的主修是語言學。經常被詢問:「那你主要在學哪門語言?」並不是這樣的,語言學研究的是所有人類語言的共通規則和發展,而不是學會使用某一種特定語言。

大學四年的訓練和薰陶,尤其在跟隨教授到衣索比亞進行語言學田野調查後,「到偏遠部落編寫、紀錄他們的語言,共同為這個語言創造文字」的畫面深植我心。世上已被記錄的人類語言有 8,000 多種,其中許多還沒有文字,並且有超過一半以上正在消失。這個對於「住在偏遠部落」的好奇與渴望,間接促使我選擇了一個必須深入異文化邊遠地帶的工作。

此外,大學時期實地拜訪東非、與偏鄉居民接觸,更使我深入思考自己離開學校後想要經營什麼樣的人生。人們慣於以金錢來衡量貧富,而當我們要定義貧窮時,為了容易計算和理解,也往往使用「貧窮線」的概念;然而,當詢問收入遠低於貧窮線的人們:「你覺得自己窮嗎?」答案卻也有百百種。

有些偏鄉小農認為自己有一小塊農地,可以自給自足就夠了;也有些不滿於現況,希望追求大城市裡更好的生活。唯一無可否認的是,他們所處的生活、衛生條件,都有亟待改善的部分。那麼,什麼是富裕?什麼是貧窮?要擁有多少,我們才會覺得足夠?這些問題,我還沒有確切答案。

幾年前,克里思汀生教授對哈佛商學院畢業生的演說問及:「你要如何衡量你的人生?」當時他正與淋巴癌奮戰,因此不停思索人生的意義。最後,他做出結論:「上帝不會問我在事業上爬得多高,或是在這世上存了多少錢。相反地,祂是依那些我幫助過的人來衡量我的人生。」

當然並非只有投入慈善事業才能幫助人,只是因緣際會踏上非洲大陸、深入偏鄉,在思索人生意義、如何使用自己天賦的這段路上,我想更理解這些被視為貧窮的人,與他們並肩前行、學習他們的語言與世界觀,所以成為一名跨國非營利組織工作者。

我在烏干達西北一帶進行田野調查時,與當地合作夥伴合照。圖/海倫 提供

你不是救世主,但的確有能力帶來改變

這世界上充滿熱忱,以改變世界、幫助他人為志的人其實並不少;多年來,無數非營利組織來到非洲,試圖為這塊大陸帶來改變,然而缺乏對當地真實狀況的理解,往往導致這些人的「救世主病」,將當地人能力與處境看得過低、也把改變看得太過簡單。

一次餐敘,來自另一非營利組織的資深人員提及遇過幾次甫離開校園、滿懷理想的年輕人來到非洲,告訴當地人自己是來改變他們人生的。「問題是,這些孩子根本對當地狀況一知半解,也才初出社會,卻對著在貧窮中苦苦掙扎大半輩子的人說自己要改變他們的生命。你想想,那不是很可怕嗎?」他說。

事實上,改變貧窮處境並不容易,發展型計畫需要相當長時間的投資才能真正看見轉變。此外,窮人之所以窮,並非他們能力不足,他們真正缺乏的是從貧窮脫身的「機會」和「資源」,以及心態的轉換。

我們經常遇見渴望改善家庭經濟狀況卻苦無一技之長的婦女,為了進行婦女培力,我們設置訓練中心、開設縫紉課程。經過訓練後的婦女,得以在市場擔任裁縫、販售縫紉品脫離赤貧。原本買不起牲口的家庭,在 9 個月期間可以從組織獲得 5 隻雞,除這 5 隻雞在期滿時須全數歸還外,雞所生的小雞、雞蛋都歸家戶自由使用。有些家庭便藉著賣雞蛋漸漸累積財富,他們將雞換成羊,羊再換成牛,逐步脫離貧困。

除了提供改變的機會和資源,更需要翻轉的是 「窮人心態」。一位睿智年長的當地夥伴經常說:「最重要的是改變窮人心態(Poverty Mindset)。長期身處貧困容易使人們短視近利,只追求即時的需要,無法看到更長遠的未來。」因此,他認為有不同文化背景的人能帶來砥礪激發是重要的,能讓身處貧困中的人以不同以往的眼光看見改變的可能性。

我在會議中為婦女培力計畫進行解說。圖/海倫 提供

準備好讓你的世界觀被顛覆

在協助當地人用不同眼光看世界時,我們的世界觀也同時被翻轉。很多時候,我們以為對方需要的物品或協助,他們並不一定真的需要。記得有一回,一名來訪的志工送了隔熱手套給接待她的家庭,希望他們在煮飯時可以多一層保護。殊不知,他們長年徒手觸碰熱鍋,每個都像有鐵砂掌一樣,根本不需要手套!

同樣地,當我們決定進行一項計畫前,都必須先對當地環境、風俗文化有足夠深刻的理解,才能切合真正的需要。曾有熱心民眾自願發起募資,希望能為組織募集維生吸管,問題是在旱季時河床完全乾涸的半沙漠地帶,維生吸管毫無用武之地,他們更需要的可能是一口可以終年帶來淨水的深水井。

當不同文化的人彼此交流時,會發現許多事原來都是我們「自以為的」,他人未必與我們有同樣的觀點和理解。有回,另一個非營利組織的朋友來訪,談及她的機構收容街頭流浪兒童,最終目標是協助這些孩子回歸原生家庭或社群。

作為回應,我們也提出台灣類似的家庭議題。坐在身旁的東非同事們卻驚訝地問:「你們台灣也有這些問題啊?」這又反過來使在場的台灣人大吃一驚。他們的反應更促使我們反思自己是否對非洲有過度單一的想像。在不同文化彼此交流、碰撞的過程中,沒有任何事是理所當然,唯有真誠的理解是關鍵。

說到非洲,你有什麼樣的想像?腦海中是否浮現一輪火紅夕陽懸在地平線,還有一輛越野車在無垠的荒野上奔馳?圖/Shutterstock

未來關鍵能力:跨文化溝通

在跨國非營利工作中,無論是試圖將新的想法、看待事物的角度帶給來自異文化的工作夥伴與服務對象,或是理解、接納與自己不同的文化價值觀,並與之進行交流,都講求跨文化溝通能力。不僅要能流利使用外語,更需要對他人與自身文化有足夠敏銳的洞察與理解,才能有效進行溝通、處理衝突。

對於在異國工作的人而言,對當地文化、價值觀的洞察與理解,也能使人更快步上軌道,適應新環境與工作模式。隨著全球化與科技交通發展,即使不離開台灣,越來越多職業都需要接觸不同種族、文化背景的工作夥伴或是客戶跨文化工作經驗與才能,勢必成為未來人才的關鍵能力。如何與多元文化背景的團隊協作溝通、處理彼此因工作文化不同而產生的衝突,都將是未來人才職涯中的重要課題。

執行編輯:邱佑寧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海倫 提供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