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走之後學會「不為別人而活」,讓我重新面對回台灣的自己

出走之後學會「不為別人而活」,讓我重新面對回台灣的自己

“Work-Life Balance”,是我到英國的第一年,一位英國人和我說的。從那之後,我將其視為人生中很重要的目標。這句話看似簡單,但其實每個人對它的詮釋都不一樣。

舉例來說,關於「工作和生活的平衡」,通常我們會解讀為由於「工作」和「生活」是兩個極端,因此需要在兩者間求取「平衡」;又或者是,習慣以物質指標來衡量工作與生活的「滿意度」、「平衡度」──為了「更好」的生活,要努力追求「更好」的工作;或者有了「更好」的生活條件,就應該在工作上有「更好」的貢獻。

然而事實上,工作和生活既不一定非是兩難的習題不可;物質上的工作與生活條件,也不一定與真正的快樂或幸福感呈正比。

當然,不可否認的,在大多數開發中國家的條件下,我們經常要面對龐大的壓力、激烈的競爭,因為現實所需,更將「工作」看得遠比「生活」重要。若單純講著「工作與生活平衡」,很多人會覺得這是不切實際的夢話、甚至是「只想要小確幸」的偷懶想法。

但是,我們有時是否也該停下來想想,在追求更好的物質生活道路上,我們是不是忘了「心靈的富裕與健康」,其實有可能更加重要,也是我們更需要花時間悉心灌溉、滋養的能力?

偶而穿梭在倫敦的小巷弄裡,一不小心走進歷史場景:一個19世紀倫敦最大的倉庫,雖然功能不再,但景物依舊。圖/N.C 提供

學會擁抱「不為別人而活」的自己

剛自英國留學畢業、回到台灣的我,曾經帶著「想像中他人期望的眼光」,拼了命地以 120 分的努力,投入工作。當時我頂著剛拿到的海外學歷,找到了一份覺得與自己匹配的工作,一切看似非常理所當然。

然而,接下來開始要面對、接受的,卻是一切「現實與理想不符」的工作內容,和「付出與回報不成比例」的成就落差。

最後,我毅然決然地選擇離開那在外人眼中,可能與我的學經歷「相匹配」的工作。但對自己接下來的未來之路該如何走,仍然缺乏方向。

在我迷惘將近一年的時間裡,有天無意間打開自己電腦檔案中,名為「 30 歲的夢想清單」的檔案──這是當年 25 歲的我,寫給邁向 30 歲自己的「待辦清單」。

只見檔案中的第一項,寫著要「找到理想的工作」──然而除此之外的其它項目,描述的都是自己希望如何過著理想的生活。

看到那洋洋灑灑的清單,當下心裡的震撼,我至今仍無法形容。我問自己,到底是理想的工作重要?還是理想的生活重要?接著,我刪除了第一行、改寫下「找到理想的生活」。

後來,遇到許多在不同年齡層,遇到類似迷惘的朋友,我都藉由我的故事,期望更多人放下找「好工作」的執念,先想想自己「理想的生活」是什麼?然後,它自然而然就會指引他們,選擇一個未必是他人眼中的「最好」、但卻「最適合自己」的工作。

當年那句 ”Work-Life Balance” ,讓我明白「生活」是一輩子的,而「工作」只是生活中的一部分。於是,現在我擁有一份安穩的、 8 個小時的工作,足以負擔日常開銷,另外我每天還擁有 16 個小時,可以「全然地做自己」──包括做我自己感興趣的副業、培養自己的興趣,以及好好過著自己喜歡的生活。

每年夏天都會到湖區度假幾天。這網路訊號極弱的地區,與外界隔絕了。在這裡,人與人之間的互動頻繁許多。圖/N.C 提供

下班後的「非物質人生」

英國人普遍相當重視下班後的生活,這一點在校園中亦然:記得剛開始上課的時候,老師說:「有什麼問題,請利用上課時間盡量問。」這當然一方面是鼓勵課堂同學一同交流;但另一方面也是在這裏的多數老師,不像在台灣,下課後還會留下來幫忙解答疑問──在英國的大學課堂上,經常看到一下課同學們還在收拾,老師已經先離開了。

是的,在英國的各行各業,幾乎下班時間一到,多數職員都不會留在崗位上繼續處理相關事務、更不會將工作帶回家裡;但這不代表他們比較「懶散」:在工作中,他們講究高度的效率、把事情全力以赴地快速完成,工作量大時,甚至會主動縮短午休時間,或者會利用上班早到的時間,為自己的一天做好完善的準備。

但就像前段提到的,英國人到了下班、週末放假的時光,多半會把時間完全留給自己。並且與其說是從事物質消費、「犒賞辛苦的自己」,他們更在乎的更是對「心靈生活」上的投資:

我所認識的英國人,大都擁有自己鍾愛且熱情不滅的興趣,無論是運動、繪畫、音樂、閱讀,甚至下了班後到小劇場擔任舞台劇演員⋯⋯他們投入但不帶特定目標地從事這類活動,目的並不是為了「贏別人」,而是為了讓自己感到由衷地滿足與開心。

另外,與其說倫敦等大都會居民,喜歡將金錢投入這時尚之都諸多新穎、奢華的物質商品上,我所認識的多數英國人,物質生活其實多半相當簡樸,且特別喜愛老舊有歷史感的物件──這也是為何英國各地的二手古董市集,都如此興盛。

英國人週末晚上喜歡看場舞台劇、音樂劇或是球賽;利用假日和家人到近郊野餐、到鄉下旅行,他們喜歡簡單的和家人、朋友吃吃家常菜,更勝於上高級餐廳用餐。

當然,我所認識的英國人不見得代表全體,但在發現「原來有這樣的一群人,可以如此自在地追求著自我喜好、與非物質人生的富饒」後,我也因而明白幸福未必與物質條件成正比、人生未必要激起波瀾才算精彩──關鍵還是在於自己是否了解自己,且願意為自己的生活負責。

在英國的期間看了11齣歌劇、音樂劇、舞台劇:有經典英國文學,有具聲光效果的現代劇。不僅是欣賞故事,更多是臨場的感受,這就是英國人迷看劇比看電視多的緣故吧!圖/N.C 提供

旅行,是為了找到回家的路

「旅行的真諦並非走訪異鄉,而是在最終能以遊覽異鄉的心情來體驗故鄉。」這是英國作家吉爾柏.切斯特頓(Gilbert Keith Chesterton)的一句名言。

比起「旅行」,我更享受在一個地方待上一段時間,對我而言,十幾天的旅行只能走馬看花;我需要更長的一段時間,試著將自己成為當地人,去體驗每個看似再平凡不過的日常。

很多人說:「旅行是人生的縮影。」對我而言,每次的「旅行」或「出走」,都是一次次的斷、捨、離──久而久之,學會了精簡自己的行囊,將自己的心淨空,接著是準備開啟下一段新的旅程。

在這當中,我學會不帶有太多的預設立場,並享受由零開始,不斷吸取生命中的各種經驗值、結交新的朋友、瞭解各地風俗民情。而在旅途中結識的每個人,都是「有故事的人」,我們都由自己的故鄉出發,讓故事彼此不斷交流、激盪、串連著──然後我們循著這些鏈結,探訪他們的故鄉和生活,也尋思著自己的故鄉與生命意義。

對我來說,回台灣至今,關於「什麼是成功?」是我在出走前後,認知衝擊最大的一個問題,也是我現在時常思考的一件事。

或許我們從小受的家庭、學校乃至社會教育,在無形間給了我們一個成功的「模板」──但出國之後,認識了不同的價值觀、看見了不同的選擇之後,我才真正體悟到,所謂的成功,其實沒有「標準答案」。關鍵在於每一個人是不是能誠實地面對自己、同時盡最大努力,朝自己而非別人設定的理想生活,逐步靠近。

我們都無法為別人的「成功」與否妄下定論,但都該學會為自己的「成功」負責──它不見得是賺到多少錢、擁有多大名氣或權力,但肯定與自己是否過著喜愛自己的生活、是否達成自己設定的目標有關。

我想,我會繼續實踐著這些在出走英國時學到的,對自己負責、不為他人而活的”Work-Life Balance”。無論是在台灣,或是在下一次出發的路上⋯⋯。
 

《關於作者》

N.C
英國倫敦金斯頓大學視覺傳達設計:插畫系畢業,在人生不同的四個時期旅居英國,喜愛分享英國生活的日常,目前插畫是副業的斜槓青年,有著一顆自由的靈魂, 喜愛獨自思考,時常管不住自己的內心,就讓它隨心所欲,還有許多夢想還沒實現,但相信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人生軌跡,等時間到了,就去完成吧!

執行編輯:邱佑寧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N.C 提供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