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浮在太平洋上的美麗泡泡:年輕的我們,把「安逸」留給別人吧

漂浮在太平洋上的美麗泡泡:年輕的我們,把「安逸」留給別人吧

回到台灣大半年,除了北京的乾燥,匯集大江南北的美食,和無敵好用的行動支付外,我個人更懷念那種敢衝、敢拼的競爭環境。這個氛圍,台北似乎有點稀薄。

「安逸」與「躁」

X 是我回台灣後認識的第一個大陸朋友,來自南京大學,湖南人。

當我問到,你對台灣有什麼看法呀?她回答了這個我從大陸朋友們口中,已聽過無數次的名詞:「安逸。」

我很不解。到底這個「安逸」是什麼意思?究竟是我們台灣人的哪一種元素,一點一滴匯集成別人眼中這個「安逸的大環境」?還有,我們真的很「安逸」嗎?

且不論這個詞好壞,我更好奇的是,從那麼多人對台灣的描述中,為什麼會高度頻繁地,重複出現這個詞。

「還有你們台灣人滿友善的啦!」大概是看到我的表情若有所思、不太以為然,她趕緊補上一句。哎,就像我一樣囉。

「你看,台北人走路的步調,就算是信義區好了,哪跟北京、上海比得上?你往中南部走,就更不用說了。」她再分享清明連假出遊的體會,試圖說服我。

我還是在想,安逸,敢情真因為我們台灣人走路太慢,礙著誰了⋯⋯?

「還有,我覺得你們台灣的學生,比較躁。」這倒新奇了!我還沒聽過這種形容──而且,「躁」和「安逸」,分明是兩種就算不是全然互斥、也是毫不相干的詞,怎麼今天會被放在一起了?

「是上課時候,發言很踴躍、學習很積極的意思嗎?」雖然不太可能,但我還是抱著小期待地問。

「不不,你們上課時,大家都在滑手機啊!我指的是像在平時,例如我們中堂下課、中午食堂(學校自助餐)吃飯,就感覺得出來,你們同學的話突然變得非常多⋯⋯。」

我仔細留意一下,背景音的確十分吵雜,不過畢竟吃飯嘛,尤其和朋友吃,高談闊論不是很正常嗎?

「嗯嗯,我們上課時滿認真表現的,但一般中堂下課,好像就沒你們那麼『活潑』⋯⋯。」

我在兩岸大學都上過課,這才發現她的話,算是客氣了。

我的微信癮

才剛從上一堂期中考試的殺戮戰場脫身,我走出教室,下意識地又打開微信。

我驚訝地發現,曾幾何時,我打開微信的頻率竟然大過於 Line 。意識到這個事實後,再想到那個「安逸問題」,我好像有點懂了:

每每打開 WeChat ,那些叮咚作響的群組和公眾號,總像是在提醒我,這個世界走得多快、你落下(或是停下)了。

朋友圈有人曬最近「殺托」(福)戰績;博士生學長最近在某期刊發表論文;某某大人物來學校了,相揪一起去「大腿」(膜拜大神的意思);朋友 A 爭取到美國交流計畫;朋友 B 深夜發了一條「徵練雅思刷題戰友」 ⋯⋯。

公眾號更精彩了。在 Line 上,我只有為了拿免費貼圖才會去追蹤公眾號;但在微信上,我卻主動追蹤了各類的公眾號,這是我對微信僅次於支付的喜愛功能。上面有「學英語用的」e.g.考神托福;心靈雞湯類的;新知時事類的 e.g. 36 氪、徐瑾經濟人、各類書評書摘公眾號⋯⋯。

這些資訊常像是在急切提醒著:世界上又發生了什麼大事你知道嗎?這個月暢銷書你看了沒?這一波最新浪潮,你跟上風了嗎?

「是不是搞得你都緊張了起來,覺得自己太弱了,趕緊學習去?」當我和 X 分享這神奇的現象時,她笑著問。

確實如此, WeChat 如今對我來說,有種莫名而神奇的「鞭策作用」,每當在現實世界舒適得忘我,就強迫自己打開微信,回到那個「逆水行舟」的狀態。

回想起在北京大學交換時,跟一位來自南美洲的朋友聊天,問起為何來大陸念書,他用半帶著京片子的語調,中英夾雜地說:「China is changing every day, and I want to be part of it. 每天都像是新的紀元,太多的新奇、太多機會!It's really exciting ! 」

從沒有人停下。大陸在變,世界何嘗不是呢?只是不管出於焦慮、競爭或勤奮,別人相較之下,如今似乎走得特別勤快。 

圖/ Charlesimage@Shutterstock

太平洋上的美麗泡泡

回想起來,台灣,則似乎連社群媒體、通訊軟體上,都透露著「安逸」──早安圖、約吃飯、聊天、抽獎、美食美景打卡自拍、各種娛樂效果十足的圖文創作,或標題刺激但內容空乏的各式農場資訊⋯⋯。

過去我最常用的 Line ,若沒有開通支付功能的話,它對我而言,頂多也就是聯誼加上廣告平台的效果。

藏不住的安逸感,表面上是光鮮亮麗的──懂得知足更幸福、追尋「後物質主義」(post-materialism)價值而非銅臭⋯⋯,這都沒有什麼不好。

但對台灣的年輕一代來說,失業恐慌、 二十多 K 低薪、經濟停滯卻房價物價齊漲、國際上的競爭壓力等,卻是一刀一刀刻在骨子裡的痛。

不可否認地,台灣社會相對於大陸,整體來說環境好(至少霾害沒有太嚴重)、福利好(全民健保拜託別破產)、行政又挺不錯的(至少不會「被 XX」)、言論更是自由。

但問題就在我們似乎都被「照顧」得太好了,好到整個台灣就像一個漂浮在太平洋上的,舒適又美麗的大泡泡──安於風平浪靜、逸於平凡小幸福,但這泡泡何時會破,誰也不知道。

「安逸」這詞,真是令人又愛又恨。

只想對和我年紀相當的年輕朋友們說:出去闖吧!「安逸」這個詞,留給年老的長輩們,容易滿足或膽小的人們就好。

願我們一起踏出泡泡,體會在激浪中、在現實世界的種種考驗中,全力以赴、一爭高下的快感。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