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即將消逝的海女文化:當人魚捨去尾鰭,在岸上與人們分享美食、歡唱舞蹈

日本即將消逝的海女文化:當人魚捨去尾鰭,在岸上與人們分享美食、歡唱舞蹈

文:D子

曾經在大海裡悠遊自在的人魚,為什麼自願捨去尾巴,換取雙腳,在岸上與旅人歡歌載舞呢?

在日本關西三重縣的伊勢志摩地區,保留著一項傳統職業,漢字寫作「海女」,日語的發音為「Ama」。「海女」這個職業被登錄為世界無形文化遺產之一,目前就屬日本與韓國還尚存海女文化。

去年(2017)6月初,因為朋友 C 君正在大阪念書,與 A 子的第二趟日本行又選在關西。美其名是去找 C 君敘舊,其實不過就在他那邊借宿一晚,隔天吃完午餐就說了再見──這趟旅程的重頭戲,是後頭六天的南紀半島之旅。

我和 A 子與 C 君在第二天中午過後道別,然後啟程前往伊勢。為了省錢,我和 A 子開啟緩慢旅遊的開關,大約下午兩點半出發,至少經過三次轉乘,看過田地、海岸和山景,一路從大阪晃蕩到伊勢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七點左右、夜幕開始低垂的時刻。

途經的寧靜車站,幾乎沒有其他旅客。

前往伊勢志摩地區的「海女小屋」

第三天一大早,我們前往鳥羽站集合,準備參加這趟旅程中我們最期待的活動——伊勢志摩地區「海女小屋」炭燒海鮮體驗。目前轉型成觀光業的「海女小屋」,在三重地區有兩三間店,這次跟 A 子一起去的,是位於相差町的店家。

在當地地方政府和觀光業者的用心下,外國觀光客想要到「海女小屋」用餐可說十分方便:可以直接利用網路預約餐點和「文化體驗方案」,同時也提供鳥羽車站的免費接送服務(有英文介面)。相差町是海邊的小鎮,若非自己開車前往,交通相對不便,因此該地所提供的接送服務,成為吸引觀光客到訪的一大主因,也十分適合自由行的外國旅客。

根據日本三重縣鳥羽市海之博物館 2010 年的統計,當時全日本的海女人數僅剩下大約 2 千人,而三重縣的伊勢志摩地區就佔了 9 百多人(現在大約 750 人),可說是全日本當中,海女文化保存較為完整的區域。

從鳥羽站搭上接駁車,大約30分鐘左右的車程,就能抵達位於相差町的海女小屋。還沒入內,會說英語的導覽員就在外頭幫我們介紹一盤一盤新鮮的海鮮,上面寫著每位旅客的名字,而這些早上才由海女們潛水補撈上岸的鮑魚、貝類、魚類,就是我們今天的午餐。

當天清晨由海女捕撈的新鮮海鮮。圖/走走。AkoDko 提供

消失中的傳統技術,撐起整個家庭生計

從前海女大多是捕捉貝類維生,在全盛時期,光是貝類(如採珠、鮑魚等)的販賣,就足以撐起整個家庭的生計。

海女(此處主要指無裝備潛水的「徒人海女」)的捕撈方式,是十分傳統的技術,同時也伴隨相當大的風險──在沒有氧氣瓶,從前甚至不穿潛水衣的狀況下,要長時間閉氣,還要熟悉海域波浪和不論季節的冰冷海水。

就算是經驗豐富的資深海女,在海中,一樣沒有任何外物能保證她的生命安全──當地家庭中的媽媽、姊姊或家族中的任何女性,隨時都有可能因為出海一趟而喪命。然而即便風險極大,海女的職業在過去仍世代傳承:女孩每日看著母親出海,當時機成熟,自己也會迫不及待地加入海女的行列。

直到近數十年來由於鄉村青年人口外移、體力勞動過於辛苦和危險,逐漸再沒有年輕的女性,願意接棒成為海女──為了維護傳統和振興地方產業,當地遂出現了「海女小屋」這樣的觀光轉型嘗試。

當天我們抵達海女小屋被招呼入座後,發現空間內有如一個小小的「文化熔爐」,隔壁坐著新加坡旅客、對面是說著一口關西腔的日本阿姨,還有來自西方的觀光客面孔──而年長的「海女阿嬤」們,就在中間的烤爐區準備料理食材。

上了年紀的海女阿嬤們坐在烤爐前替我們料理食材。圖/走走。AkoDko 提供

我和 A 子選擇的是一般的套餐,海女阿嬤們協助炭烤新鮮的海鮮,生魚片、螺貝類、鮑魚一道道接連而來,邊忙著拍照還要一邊吃海鮮,著實有些手忙腳亂。在來訪旅客們完食之前,海女阿嬤們開始唱歌跳舞,身著海女傳統裝備的阿嬤和姐姐們,以美食、表演的方式,傳承屬於她們的記憶。

在用餐的尾聲,海女們起身歌唱、舞蹈,歡送我們離開。圖/走走。AkoDko 提供
 

轉型觀光保留傳統,仍難挽回消逝命運

用餐時間大約一個小時,離接駁車來接我們的時間還有半個小時的空檔,我和 A 子沿著小屋外的海岸線向前走,天氣十分好,陽光毫無保留地灑在湛藍的海水上,反射出點點亮光,亮得幾乎睜不開眼睛。然後我們尋找通往沙灘的樓梯,直到可以輕踏海水的地方,感受夏日難得的沁涼。

A子在海邊專注攝影的背影。圖/走走。AkoDko 提供

即便海女文化被登錄為「世界無形文化遺產」之一,在現今的日本仍逐漸式微。在少女無法、或沒有意願接棒成為海女的狀況下,其潛水捕撈的技術,早已出現斷層──各地的海女以及文化保存團體,為了使傳統產業及技術不致沒落、消失,近年來傾向轉為觀光業發展,希望藉由產業轉型,能間接使文化特色被保存下來。

然而,相差地區的人口外流速度,至今仍與日本其他鄉下地區無異,加上當地沒有太過特別的景點,也很難留下觀光客。而現在,就連大多數人賴以維生的海女、海人職業,僅管轉型觀光導向,還是同樣面臨斷層危機。

原本在海洋中悠遊舞蹈的身影,如今就像人魚長了雙腳,上了岸與人歡樂歌唱。但青春歲月一去不返、時代浪潮不斷推移,辛苦而堅強的她們,仍留不住即將凋零的文化。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走走。AkoDko 提供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