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和」時代來臨,我們的平成記事:泡沫經濟、日系流行、311 大地震與其他

「令和」時代來臨,我們的平成記事:泡沫經濟、日系流行、311 大地震與其他

文:D子

日本官方在 4 月 1 日公佈了新天皇所使用的年號「令和」(羅馬拼音:Reiwa),取自日本古籍《萬葉集》中的「初春令月,氣淑風和」一詞,字面上讀起來也是充滿平和、溫暖的一個年號,象徵著日本對新時代的期許。

由於過去每當更換新年號的同時,便代表著一代天皇的逝世,雖有新天皇即位,但不免仍伴隨著傷感之情。但這次很不一樣:明仁天皇選擇生前退位,對於日本民眾而言,新年號的產生,更能夠純粹地慶賀新生與期許。

平成年間,自 1989 年至 2019 年,總共包含 31 個年頭,這期間日本發生了許多事情,有些也深刻影響著台灣。

以下從幾個橫跨 10 年以上、甚至成為日本和台灣世代共同回憶的事件說起,為讀者朋友們整理一下日本在平成這 31 年間,陸續發生的大小事:

泡沫經濟的頂點,「失落的 10 年」接續而來

平成初期( 1989 年),事實上是日本泡沫經濟的頂點,也是最後階段:日圓幣值高居不下,任何投資穩賺不賠,股市、房市等都站上歷史最高點。

洛克菲勒中心。圖/Khoi Nguyen on Unsplash

當時的日本不只穩居全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經濟數字更直追美國,企業和人民的「帳面」財富,讓日本的自信心達到戰後的高峰。 1989 年,日本企業在美國的指標性併購行動,更在在加強了這個印象:三菱地所以當時的天價買下紐約地標「洛克斐勒中心」; SONY 則併購了好萊塢六大片商之一「哥倫比亞電影公司」。當時甚至流行過這樣的一個說法:「東京 23 區的地價總和,可以買下整個美國。」

然而, 90 年後的經濟崩盤,讓許多日本人頓時跌入深淵:只是慘賠掉既有資產的或許還能稱得上是幸運,更多人因過量貸款投資,甚至欠下多重鉅額債務。那一波暴起暴落的金融風暴,重傷了日本經濟,讓往後 10 年、甚至 20 年的日本,都在景氣低迷的狀態中掙扎。

流行文化、動漫遊戲橫掃亞洲與台灣

D 子就是在那樣的平成初期出生、成長於台灣。但小時的我,對日本經濟的蕭條尚沒有相關知識;對於日本的想像,全來自於《名偵探柯南》與《爆走兄弟》⋯⋯等等知名動畫。

直到現在都還在上映、連載著的《名偵探柯南》系列作品。圖/D子 提供

是的,脫離世紀末的低迷、跨入 21 世紀的日本,儘管經濟始終未能回到泡沫經濟前的高峰,卻幾乎成為東亞流行文化的主宰:

不只是諸多膾炙人口的動畫、漫畫。在流行樂壇,安室奈美惠、大塚愛、宇多田光、傑尼斯團體等日本偶像席捲亞洲——與日本十分接近的台灣更受到這波流行帶動的影響,隨處可以聽見日本流行歌曲在廣播、餐廳放送。

當時「日系打扮」流行的 109 辣妹裝、泡泡襪、淺髮色等裝扮,也開始在台灣街頭活躍起來。年輕學生們的生活中,更是充斥著日劇或日本動漫相關話題,漫畫連載雜誌、單行本發行絕對衝第一,回家更是守著最新一期的《求婚大作戰》和《東大特訓班》。

日本流行席捲亞洲,動漫、日劇等深入90年代出生的我們的生活。圖/D子 提供

擺脫世紀末抑鬱氛圍的日本,帶著一股全新的潮流氣象,並深刻影響著台灣的流行趨勢至今,也串起了 D 子的中學青春回憶。

311 震災的不幸,也成為台日進一步友好的契機

隨著時光邁入 21 世紀的第二個 10 年,就在日本努力復甦經濟、同時加強國際交流之時,2011 年 3 月 11 日的東北地方大地震,與隨之而來的嚴重海嘯、核能電廠輻射外洩的核能災害等等,瞬間奪走無數日本居民的寶貴性命。

311 東北大地震,成為日本有史以來最嚴重的天災之一。時至今日,受災最嚴重的東北地區,仍走在復原的路上,這次慘重的災變,也讓台灣開始正視核能便利背後潛藏的風險。

在日本神社的繪馬上,仍可看見日本人對於過去的緬懷與對未來的期許。圖/D子 提供

311 地震時期,台灣人的愛心大量湧入日本,單是賑災捐款總額,就超過 200 億日圓(約新台幣 55.4 億),成為日本在災後重建上的強力支柱;也為日本與台灣的友誼,結下很深的緣份:

日本媒體(如 NHK )每年凡在紀念 311 地震時,經常不忘特別「感謝台灣」;而近年台灣主權在國際上備受打壓,日本民間更不斷釋出善意,甚至自主發起連署,要求 2020 年在東京舉辦的奧運,應讓「中華台北隊」正名為「台灣隊」參賽。

重新找尋自身定位,日本人對未來的期許

對於日本而言,平成年或許可以說是「從頂峰跌落谷底、再力圖從中站起」的時代。走過泡沫經濟後失落的 20 年,日本如今在世界舞台上,仍然以其科技、藝文和流行文化,有著十分可觀的影響力。

不過,對內面臨高齡化、少子化與衍生出的種種問題;對外面對經濟量體被中國超越、以及韓國在各方面的急起直追,日本也正力求用新的方式與策略,迎向新時代的考驗。舉凡日漸開放外國人才、在國際經貿談判(TPP)中擔任要角,乃至地方創生、年金改革、發展照護體系等等,都是日本在平成年的尾聲之際,所做出的種種努力。

日本新地標東京「晴空塔」在2012年興建完成。圖/D子 提供

對於 D 子個人而言,平成年則可說是成長與青春的時代。 D 子在平成初期出生,在平成中期將漫畫、日劇、日本的流行奉為圭臬,整個青春時期可說是與日本同行;更在「最後的平成年」前往日本打工度假,完成個人階段性的人生規劃,也親身體驗了日本社會的許多細節。接下來則透過遊歷日本的經驗,回歸到當初希望「回國後,以全新的視野認識、貢獻台灣」的期許。

距離平成年結束,只剩下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對於正在日本生活、或即將前往日本生活的你而言,是否也和不少日本人一樣,「還有什麼想在平成年前完成的事情」呢?而對於生活在台灣,卻十分熟悉日本文化的你來說,「平成年」對你而言,又具有什麼樣不同的意義呢?

但無論如何,「令和」將會是另一個時代的開始。而我們,也一起見證了一段歷史。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D子 提供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