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神明有約:日本御守、御札也有「保存期限」,需在新年返還神社廟宇?

與神明有約:日本御守、御札也有「保存期限」,需在新年返還神社廟宇?

撰文:D 子

若是有台灣朋友和 D 子一樣,在日本揮別 2018 年,迎來 2019 年,那麼對日本式的新年,大概會有以下幾種感覺:

第一,大約從年末幾天開始,商家便會提早結束營業(雖然平常的營業時間,對於習慣夜夜燈火的台灣人來說,仍然是很早的),有的甚至乾脆不開門了,就想好好在過年期間休息、整頓一番。

第二,跨年時少有演唱會、煙火等較為現代的喧鬧活動,多半在半夜開始有人群聚集於廟宇,排隊等待敲除夕之鐘(註一);一跨過年,神社也開始聚集等待參加初詣(註二)的人們。

2019年京都知恩院除夕敲鐘儀式。圖/D子 提供

第三,新年期間,神社、廟宇人滿為患,人人手上握有新年第一支籤。

除了以上 3 點比較明顯的感受以外,隨著神社、寺廟裡新的御守、御札開始販售,走在路上或是吃飯、住宿的時候,也不難發現家家戶戶的門前,或是飲食店、民宿的顯眼之處,也會放上「新的」御守、御札。

青年旅館內懸掛了一年的「お守り」,據說具有招來客人、財源廣進之意。圖/D子 提供

一年復始,御守也有保存期限?

御守、御札在日文中寫作「お守り」(omamori)、「お札」(ofuda),與台灣人觀念中在廟裡祈求的平安符相似。依據每間神社、廟宇的特性,特別受歡迎的御守、御札也會有所不同。

而為什麼說在過年時日本人會換上「新的」御守呢?根據日本自古以來的傳統,不管是個人所祈求、隨身攜帶的小型御守,或是為家庭、店面所求的御札、緣起物,都會在新的一年開始時,送還原本的神社、寺廟,並帶回新的御守,以求新的一年能持續受到神明的保佑。

不同神社的御守在設計上皆會有所不同,即便是同一間神社,有時也會細分成健康、學業、除厄、戀愛等不同面向。圖/D子 提供

有些人一定會好奇,為什麼以「神明保佑」為基礎的御守,會有類似於保存期限的說法呢?當然民間說法百百種,多數人主張的是神力衰退的說法,由於御守在協助或是保佑我們的同時,會消耗本身有的神力,因此會逐漸變得無效;但也有不少人提出較為商業的說法,直指神社與寺廟有部分收入來自於此,因此若是御守的效力是永久的,豈不是斷了自己財路?

雖然關於「一年之說」的看法眾說紛紜,但在日本人心中具有舉足輕重份量的伊勢神宮,在官方網站中是如此解釋的:「因為 1 月作為一年的初始,從古至今便有使萬物更新之意。而御守、御札等物,為了使新的一年仍保有神明保佑之力,也會在 1 月時將舊的返還,並向神明祈求一個新的御守,以維持神明保佑的效力。」

伊勢神宮內的小河,許多人會在此投入硬幣許願,演變成許願河。圖/D子 提供

也因為這樣自古以來的習慣,每到新年的時期也特別容易在神社中看見「古札お納め所」,就是讓大家可以將陪伴自己一年的舊御守供奉在此,待神職人員透過焚燒等方式處理。

日本神社內的神職人員,裝束十分具有宗教特色。圖/D子 提供

無法定期「更新」御守,觀光客、外國人怎麼辦?

但是這樣的說法,對於身為外國人的我們而言不免有些壓力,畢竟我們不太可能每年都能回到原神社、寺廟去返還御守,那難道這樣我們就不能到日本祈求御守了嗎?

針對「一年效期」的說法,位於京都的晴明神社對此作出解釋:首先,關於御守的效期,明言「無期限,只是大部分人會在新的一年祈求新的御守」;其次,對於舊御守則是作出以下說明:「雖然基本上會返還原神社,但若是從遠方來參拜的人,也能就近送到附近的神社返還」。

京都晴明神社鳥居,上頭鑲有象徵安倍晴明陰陽師身份的五芒星。圖/D子 提供

晴明神社作出的解釋,無疑是對一般大眾來說相對溫柔的詮釋。而對於身為觀光客的我們而言,日本的傳統無法一一遵從也是情有可原,但只要秉持著一貫的尊重與誠心,還是可以在出國體驗異國文化的同時,帶回富有文化、傳統屬性的紀念品的。

註一:在日本,多數寺廟於 12 月 31 日夜裡開始敲響除夕之鐘,鐘響會跨越新年,持續至至 1 月 1 日。總共敲響 108 聲,象徵以沈穩的鐘聲消除人的 108 種煩惱。
註二:初詣指在新年期間至神社、寺廟進行的第一次參拜。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2019年京都伏見稻荷大社初詣參拜人潮)D子 提供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