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故事不只一種說法:從都市發展談日本城市的「感動力」

歷史故事不只一種說法:從都市發展談日本城市的「感動力」

撰文:D 子

讀家選書:造事務所,《日本.城市力:從 30 座城市解讀日本史》

D 子在日本打工度假的期間,曾遊走過許多城市。從今年初的北海道地區開始,待過札幌、函館、富良野和知床半島;夏天開始後則是來回在大阪及東京間奔波,直到入秋後才在千年古城京都待了下來。

有些人對於 D 子這樣的做法很是吃驚,畢竟要帶著全身將近 50 公斤的家當如此遊走並不輕鬆,但我打從一開始就計劃如此行動,因為我想要用自己的雙腳走過更多還未探索過的日本城市。

在《日本城市力》這本書中提到,一個城市的發展,可能是由於其歷史性的延續,如京都這樣的千年古都,可能跟知名寺院、神社的信仰中心有關。而帶動外交、貿易的港口,如函館、長崎、神戶等港都,則建構了所謂的「和洋共榮圈」。

如今仍是日本活躍商港的神戶港夜景。圖/D子 提供

不論是草創初期便遭到棄置,如今只剩遺址可循的小城,或是原先不被看好如今卻成為國際舞台上不可缺少的角色的城市,都有它不同的特色,同時也影響著現代城市的結構。

本書從城市的建造說起,引入歷史的脈絡。目次按北到南做地理性的區分,初讀乍看之下會有些混亂,但當閱讀完全書後回頭整理,便可發現「地理位置與地貌地形」,何嘗不與城市興衰的歷史緊緊相扣呢?

明治維新後的開拓新生地

「北海道過去曾被稱為蝦夷地,道廳設在札幌。札幌是從明治時代才開墾的新地,以道廳為中心,發展政府機構、店家與民家,效法京都成其盤狀排列。」

今年冬天第一次踏上北海道的土地,一從札幌車站出來,便能看見大路整齊的規劃,對照地圖來看,幾乎不太會迷路。站在當時開墾中心的北海道廳舊本廳舍前,想像當時北海道一片荒野,靠的是明治維新時的改革之意,由百姓齊心開墾,同時引進西方技術,才能發展成如今的樣貌。

北海道位屬北方,冬季嚴寒,神宮內舉辦的成人式,是在零度以下的天氣僅著擋褲,往身上澆下冰水。圖/D子 提供

現在幾乎是人民信仰中心的「北海道神宮」,也是在明治天皇開始開墾北海道後所建造,作為信仰中心、記載北海道開墾之歷史外,神社的第二鳥居面向東北方,有以此抵禦當時的外患俄羅斯之意。

貧窮村落一躍成為國際大城

「在德川家康成立幕府之前,江戶(東京)是很貧窮的村落,後來江戶成為幕府所在地,躍升成為國政中心據點。」

我在炎炎夏日抵達東京的時候,只記得流連於隅田川沿岸的風光明媚,和各處高樓大廈比鄰而建,路上各種髮色、眼眸的人都有,匆匆走過身旁都充斥著異國氣息,很難想像在不過幾百年以前,這裡還只是什麼都沒有的平凡村落。

2012年新建完工的晴空塔,佇立在隅田川畔,成為東京新地標。圖/D子 提供

本書中強調,江戶城是跨時代的城市。由於先進的河川改道與填海造地工程,除了擴展居住地之外,更能有效防止水患,地名也因居住的是家臣、武士或百姓而有所區分。如今充滿歷史風情的下町地區,曾經就是江戶時代百姓們居住的地方。

江戶同時也是水運之都,提供船舶停靠,依照卸貨種類命名為各式「河岸」。曾經位於銀座地區,稱為「魚河岸」的聚集所,在關東大地震時受損而遷移至中央區,便是近期因為 2020 年東京奧運而遷移的築地市場的前身。

首都東遷前的西都之說

「平安時期遷都以來,有很長一段時間(將近千年),京都一直是日本的首都。包括神社、佛寺等古蹟與傳統祭典,都成為珍貴的文化遺產傳承至今。」

初秋之際,我來到京都定居,並時常往來大阪、奈良等鄰近的城市。在京都生活時,最喜愛在大大小小的寺廟、神社當中穿梭,信仰遍佈在這座古都裡,不管是從平安時期延續下來到現在依然興盛的陰陽師信仰,抑或是區域性的與健康、求子、學問相關的信仰,都完完整整的保留下來;和天皇、幕府時代相關的代表性建築,也躲過戰火,成為珍貴的世界文化財。

幕府末期,在京都「二条城」內將政權交還天皇,史稱「大政奉還」。照片為二条城之「唐門」,色彩鮮豔更貼有金箔,展現當時幕府權力的鼎盛。圖/D子 提供

然而其實在京都作為平安時期的首都之前,在西元 8 世紀初起,現在的奈良地區也曾作為首都「平城京」,維繫了 1,300 多年的歷史地位。當時正屬中國唐朝時期,日本時常會派出遣唐使,作為外交及學習中國文化、制度的方式,而日本曾經的首都,奈良的「平城京」、京都的「平安京」,在當時時都是效仿中國唐朝的首都長安城所建造。

奈良從平城京時期開始,便將鹿視為神的使者,當時殺鹿者甚至會被罰款,也造就如今奈良小鹿到處跑的景象。圖/D子 提供

「大阪」這個名稱比起京都、奈良,出現在歷史舞台上的時間較晚,但其地位一點也不輸這兩個古都。大阪自古以來便是商業的重鎮,優良的港口使得來往貿易興盛,戰國時代時織田信長與宗教團體本願寺互奪領地,最終由織田信長勝出,在原先本願寺的遺址上建造了大阪城,也作為後來豐臣秀吉一統天下的根據地。

大阪城天守閣上向下望,也曾經是一統天下的豐臣秀吉所見之景。圖/D子 提供

台灣城市力

本書當中介紹的日本城市,從北到南總共 30 處,不管是去過了這些城市再回過頭來看,又或者看過之後再踏上城市之旅,或許你也能和我一樣感受到從城市出發的文化內涵和歷史魅力。

如果說日本有函館、神戶、長崎等貿易港都,由於最早接觸外來文化,在港區留下異國文化的建築及信仰;那麼台灣從前的一府二鹿三艋岬,也是異國文化、西方信仰和商業貿易繁華的開始。日本依著伊勢神宮、大阪本願寺發展而成的門前町,就如同台灣鹿港天后宮、霞海城隍廟等信仰發展出的聚落一樣。

荷蘭人於台南建造普羅民遮城,現名為赤崁樓。圖為普羅民遮城所剩之城牆遺跡,現保留之赤坎樓建築物為漢人於城堡基礎上興建的儒道教建築。圖/D子 提供

日本與台灣,都是擁有豐厚歷史與文化的國家,每個城市的發展,一定都是精彩的歷史故事。在閱讀本書的時候,深刻感受到日本與台灣的不同之處,在於日本自古以來一直以「大和民族」統御這塊土地,使得日本城市、道路的名稱,即便從古地名演變而來的時候,有些發音、用字的些許變動,但多半差異不大。

而台灣由於不同民族先後統治,地名、街道名的變化較多,國民政府之後的「條條大路中正路,各級學校稱中山」,更使得城市與歷史的連結凍結在那個時代的單一性,如果沒有其他資訊輔助,光從名稱很難追溯其源。

台灣多元文化並存,若是能回溯古地名、古街道的名稱,以體現其多元性,或許將更能賦予我們的歷史生命力,人民的文化的接收力也能有所提升吧!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D子 提供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