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最後的秘境】「大地盡頭」的暖化危機:我在鄂霍次克海上漂流的 40 天

【日本最後的秘境】「大地盡頭」的暖化危機:我在鄂霍次克海上漂流的 40 天

文/D子

北海道知床的「流冰漫步導覽員」,是我來到日本打工度假的第一份工作。

知床在哪裡?東邊還是西邊?流冰是什麼?還是溜冰?這些事情在我應徵工作的同時想都沒想過的,看了照片覺得每天在冰上走路很酷,直覺我想做些在台灣或甚至這輩子不太可能有機會做的事情,就這樣投了履歷。直到收到錄取通知,我才知道,知床是個冬天下探零下 20 度的邊境世界。

白雪覆蓋的秘境淨土。

「大地的盡頭」:北海道知床

北海道知床(日語發音為 Shiretoko,在北海道少數民族阿伊努人的語言中有「大地的盡頭」之意)位於道東地區,是個突出於鄂霍次克海和太平洋之間的狹長半島,在 2005 年被登錄為世界自然遺產。由於知床半島開發程度低,多處地方保留自然的原始樣態,動植物生態系統在此良好循環,被稱之為日本最後的秘境。

野生的北海道鹿種在路上時不時就會看見。

北海道的知床地區,緯度大約是北緯 44 度,與北歐的挪威、芬蘭和加拿大等地相比,是流冰能夠抵達的最南邊界。原先海水因為富含較高濃度的鹽份,因此要結成冰並不容易,不過來自黑龍江的淡水注入鄂霍次克海,使得沿岸海水鹽分濃度下降,同時遇上西伯利亞 11 月中開始的嚴寒氣候,海水因而凝結成冰。經過兩個月的季風吹拂、海上漂流,每年約會在 1 月中開始陸續抵達北海道知床沿岸,流冰厚度可達 2 至 10 公尺。

「流冰漫步」則是運用這項天然資源發展而成的戶外活動,藉由熟悉當地水域和生態的漁夫和理解日文以外語言的助手,帶領參加者前往流冰滿覆的海上,體驗在冰上行走、攀爬小冰山和在流冰漂浮的大海中游泳。在活動期間會穿著乾式防寒衣,既不會冷還能夠漂浮在海上,對任何人來說都是十分特別的體驗。

流冰:珍貴的自然現象與觀光資產

導覽員帶領身穿乾式防寒衣的參加者前往海上追逐流冰。

我在 1 月 31 日抵達知床宇登呂地區的時候,遠處的大海還是水藍一片,在岸邊能勉強看見一些浮冰,大約能容納一個人站上頂端。剛開始工作的那幾天,冰層的連接還不完整,很多地方都還只是薄薄一片,帶領旅客走在前方的我們,時常會一腳踩下便落入海裡,滑倒、踩空、撞傷、瘀青更是家常便飯。

導覽員往往走在隊伍最前方,為參加者尋找最容易行走的路線,但也常常因為冰層還不夠厚實而落海、摔傷。

大約到 2 月中旬,經過偶爾的暴風雪洗禮,體感溫度時不時低於零下 15 度,流冰也終於逐漸向岸邊接齊,這也意味著我們能走向更遠的地方,尋找更大塊的流冰,泡更多的流冰溫泉。

身著乾式防寒衣不但保暖,同時也能在海中輕易漂浮。

流冰是一種大自然的現象,透過流冰攜帶的浮游生物,會在春天融冰時進入知床的生態圈,進而帶動生態的循環,而它同時也成為知床寶貴的觀光資產。

根據同樣擁有流冰資源的網走市 2016 年的調查,在每年流冰到來的 2、3 月期間,能吸引 20 萬的觀光客來此從事跟流冰相關的活動,而且這個數字仍逐年上升當中,其中又以台灣、香港、中國、馬來西亞、新加坡等亞洲氣候較為溫暖的區域占多數。

流冰因為組成的鹽分與普通海水不同,經過光線的折射,呈現出淡藍色的光澤。

我在這裡工作的期間,正巧碰上 2 月中流冰接岸與台灣、香港、中國等地的農曆新年,一連 10 天左右的時間沒有休假,每天出團平均 3 至 4 次,在日文、中文、台語與英文等語言中切換,防寒衣也是乾了一批又弄濕,手套不夠的狀況也屢見不鮮。

來自世界各地的團客、散客絡繹不絕,參加人數天天邁向新高,突破 200 人的紀錄也不在少數,忙碌的時期大約是早上 4 點半就得起床,一直到下午 5 點半左右才會結束,見證了每天事務所預約滿版的時期。

二月中旬開始流冰逐漸接上知床地區沿岸。

暖化問題浮現,影響生態平衡

可以看見流冰,或者說「巨大」流冰的時期大約會落在 2 月底,一進入 3 月馬上就感覺到溫度的上升,帶動天氣的不穩定,開始下雨使得冰塊開始有融化的跡象,流冰漫步的活動到 3 月中下旬變差不多宣告完結。

今年所見的巨大流冰,大約兩公尺高。

以今年的狀況來說,流冰大約從 2 月中至 3 月中最為穩定,參與流冰漫步體驗的客人也多集中在這個時期。但過去的流冰穩定期其實可以再拉長,流冰的數量也更多。

然而近 10 年來的暖化問題逐漸浮現,衝擊到的不只是以流冰為賣點的觀光活動,由流冰攜帶的浮游生物為基礎的生態鏈也可能因此失去平衡,一旦作為食物鏈底層的浮游生物不足,依靠其維生的魚類、依靠魚類而生的鳥類甚至食物鏈更上層的鹿、狐狸、棕熊等都將受到影響。

生態的失衡,就連被譽為「日本最後一片淨土」的知床都無法倖免,那台灣呢?有一天我們是否也會因為食物鏈失去平衡而生態崩盤呢?

三月初天氣直升十度左右,大片流冰脫離,開始融化。

我在鄂霍次克海上漂流的這 40 天,每天走在阿伊努人口中的大地盡頭,時而在四周滿是冰塊的海域仰望天空,時而盼望能在海中尋獲那微小卻又美麗的浮游生物「流冰天使」,然而直到我離開的那一天為止,我都沒能親自在這片海域看見她們的身影。

執行編輯:賴冠穎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D子 提供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