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汗台勞」又如何?──台灣給不起的,我們出國去找

「血汗台勞」又如何?──台灣給不起的,我們出國去找

繼上次分享自己於海外當「低階台勞」的經驗與見聞後(詳見:《我是大家口中的「低階台勞」:台灣人對移工們的酸言酸語,我在海外親身經歷》一文),想再聊聊後續看到的一些事。

近年,海外打工渡假或求職,在台灣蔚為風潮。媒體報導的角度,也從早年議論的「浪費時間」、「做低階工作」等負面討論,慢慢轉為著重體驗、探索自我等正面意義。

但其實,每個國家基於優先保障本國人的就業機會,對於聘雇外籍勞工,都會有種種把關限制。也因此,由台灣到海外工作的,通常不外乎兩種人:一種是能力高超、具有「國際移動力」的菁英;另一種,就是補足當地人不願意做工作的勞動者。

如今,前者多半是許多媒體喜歡聚焦、討論和讚揚的對象;但相對來說,後者的故事卻多半乏人問津,或者被單面地描述為「血汗」、「悲慘」、「當別國人的低階勞工」等刻板印象,少有人關切其出走的動機和實際的抉擇過程。

因此,接下來想和大家分享的,是自己與身邊台籍工作者的真實故事:

在台灣,被視為「沒有專業技能」的我們

敝人能力中庸,出於想多看看的心態,於幾年前選擇離開台灣。如許多人一樣,當時我曾在澳洲「打工渡假」了兩年。去年起,則在新加坡工作。也因而認識了許多和我背景相似的台灣人。

我於澳洲、和目前在新加坡的工作中,身邊的台籍同事大多在台灣社會,屬於中後段教育階級(畢業於高職或中後段大學),在台灣社會找工作的競爭篩選下,經常因此被淘汰的那一批──在許多人眼裡,我們是「沒有專業技能」的一群人、是被歸類為「就業弱勢族群」的一群人、是「能力無法負擔現實經濟壓力」的一群人。

但不管外界的眼光是「同情」、是藉由我們批判政府政策、或是武斷負面地將我們視為「魯蛇」、「自己不努力」都無所謂,重點是「所以呢」?「然後呢」?

種種討論話題熱過一陣、政府官員民代表達「關切」之後,我們面對的狀況還是一樣:通常從學歷的第一關就被刷掉,應徵不上眾人眼中的「好工作」;同時在台灣,也不易找到能夠因應現實生活所需花費的工作。

出國找相對更好的機會,因此成為選項之一。

圖/Shutterstock

澳洲屠宰場,一位刀手的故事

在 2014 年時,澳幣兌換台幣雖已過了輝煌的超優匯率 1 : 30 ,但也有 1 : 27 左右。(一澳幣等於 27 元新台幣)

當時因緣際會下,我在澳洲一半以上的時間,都「有幸」在當地的屠宰場工作──了解澳洲打工渡假生態的人都知道,對英語不是超優的人來說,屠宰場的工作相較於農場、餐廳或飯店清潔等工作,都是時薪不差,且工時穩定的好選擇。

當時如果透過仲介去澳洲屠宰場,主要有當「包裝」—負責肉品的處理和「刀手」—參與屠宰工作等選項,其中「包裝」在稅後就可以有時薪大約 17 — 18 澳幣左右(按當時匯率約新台幣 460 - 486 元)──而刀手的薪資行情,往往更高了不少。

那時候,我認識了一名擔任刀手的台灣人,他來澳洲的目的很簡單:兩年內,存下百萬台幣!

他的目標明確且刻苦執行:兩年完全沒有娛樂、社交、旅行,一到澳洲就透過關係進屠宰場工作,中午便當都是同一款滷肉飯不加菜不加蛋,晚餐則以泡麵解決居多。

他最後確實達成了目標,而這一桶金,他表示會用作為台灣房產的頭期款基金。

新加坡輔警工作?

另外,去年開始熱議的「新加坡輔警」工作,也令人留下血汗、出國當低階台勞的印象。此時敝人剛好在新加坡工作,可以分享我所看到的「正面」部分:

某個機會下,敝人來到新加坡工作,事後才發現此工未必皆如仲介所聲稱的「美好」,人力更時常短缺,因此加班需求龐大。不少台灣人在新加坡擔任輔警時,都表示動輒要加班到 12 小時。

要說「血汗」,這樣的工作環境,確實無法擁有生活品質。但從另一方面來說,同樣是沒有生活品質,新加坡輔警工作的薪資,卻仍高出台灣相似的工作許多:例如台灣人力銀行也有刊載的新加坡輔警職缺,月薪大約都在新台幣 58K 左右,同時在當地加班、也均會按照新加坡勞基法規定給予加班費。

也因此,在這裡的台灣同事們,延伸出下列幾種待下去的理由:「薪水比台灣高、比台灣好存錢就先待著」、「加班至少有加班費」、「先賺一筆錢去完成理想」、「工作不算難、既然來了就先賺一筆」等。

換言之,即使都不談在海外工作時認識的不同環境、人文等抽象的「價值」,單從現實的金錢考量,對於學歷不突出、在台灣求職市場經常碰壁的我們來說,到海外從事勞力工作,能夠賺外幣付台灣學貸、車貸、房貸等負債或是為之後升學作打算,仍不失為一個值得的選項。

對我們來說,以體力正正當當換取金錢,一點都沒有什麼好羞愧的──為了解決現實上的金錢問題,或是更快實現理想中的計畫,即使是在外地做低階勞工,即使「血汗」又如何?同樣性質的工作,台灣環境給不了的薪資、台灣老闆經常不願給的加班費,至少海外給得起。

我在這些海外的台籍移工身上,見證了一句老話:「蹲低,是為了跳高」。

當個「血汗台勞」又如何?人生際遇、選擇不同而已。

圖/Daniel Norris on Unsplash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bobby hendry on Unsplash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