騙來的榮耀——「以造假為傲」的陋習不改,募兵或徵兵豈有差異?

騙來的榮耀——「以造假為傲」的陋習不改,募兵或徵兵豈有差異?

圖/國防部發言人 臉書專頁

今(2018)年起,隨著「全募兵制」的推行,國防部擬不再徵召一年制的義務兵役,但自從推行募兵制以來,隨著媒體陸續爆出「招募成效不彰」、「士官轉軍官充數」、「軍中法紀紊亂」(如洪仲丘案、阿帕契打卡案等)甚至「募兵達成率造假美化」等等爭議,其前景越來越不樂觀。

今年初,監察院公告字號:《106 國調 0020》之調查報告,更揭露了包括:「現行國軍戰力考測均經過『篩選』,無法反應國軍真實戰力」在內,諸多軍中存在以久的造假陋習。也令筆者想到自己過去的當兵歲月:

1990 年,金門太湖。圖/詹宇 提供


以造假為傲的軍中陋習

猶記得 1990 年 11 月,寒風砭骨的金門冬天,適逢「防區體能戰技測驗」的旺季,每期幹訓班學生期末測驗以此為主。前期本師成績敬陪末座,新任隊長交接之初,卻自負地公開講話:「只要本期學生成績有進步,期末測驗就算再拿最後,也無所謂!」

當時我還一度深深敬佩隊長只求務實訓練,不計功名得失的明理作風,這在軍中實屬難能可貴;未料,隨著師長頻繁視察帶來的壓力,隊長在期末測驗前,竟召來幹部密商「作弊事宜」——簡單來說一如前述監院報告,便是用體能佳者重複測驗,冒名頂替成績較差的學員。

前些時日的義正辭嚴猶然在耳,今日「形勢比人強」,我心裡一陣錯亂。共四師幹訓班學生的期末測驗,就在爾虞我詐中開始進行:結果本師「步訓」、「砲訓」雙雙告捷,一洗前期殿後之恥。

師長龍心大悅,邀集多名校官大擺慶功宴,隊長更志得意滿地在餐桌上,高談闊論他的「過人謀略」,全場則歡笑讚許不斷,無人質疑。

我鄙視著他那好大喜功的嘴臉,後面失焦的「誠實」、「公正」等標語,在眼前雜交,赤裸裸的暴露了軍中無所不在、爭功諉過的陋習——也充分映証了某位大學老師以前一句耐人尋味的話:「在社會上人與人爭鬥不必不服輸贏,許多時候,只是敗在你『騙輸了』別人!」

隊長的成就,只不過是他騙贏了別人。

短暫的功成名就,畢竟無法滿足人們的無盡慾念,卻一再吞噬原有的清明

在那少有的喧鬧歡樂氣氛中,我細細端詳那些因體能較差,被迫由人冒名替換的學生——其中難免有些意念不堅而心存僥倖者,但具榮譽感而心有不甘者亦不少。

不論是何者,我不知他們是以什麼樣的心情,去分享那殘缺虛偽的榮耀?但我很清楚,各級長官對他們平日堂而皇之的教誨訓勉,與面對現實競賽考驗間的落差,將一點一滴的影響他們。

這種身教言教的差異,也許早已習於當場的職業軍官,但對這些尚未掛階的陸軍最基層幹部,卻是同化於鄙陋風氣的開始。

眼前滿桌的美食佳餚,腦海中浮現的竟是學生咬牙苦練的過程,難忘幾個令我動心動容的鏡頭:風沙中的五百障礙、寒雨下的五千公尺,看似狼狽的學生,漸有一股男性氣概。我曾對著疲累不堪的學生說:「看看福利社的爽兵,再記住你現在的艱辛,退伍後,哪一種故事你的女朋友愛聽?!」學生的責任是與自己的體能意志戰鬥,我的責任是幫助他們堅持到最後。

那是一段學生與我共患難的清苦時期,品嘗了成長的蛻變與進步的喜悅,只是遺憾,今天讓我在這群原有信心可以實至名歸的學生面前,無言以對。

騙來的榮耀

因造假而得以短暫取得榮譽、獲得商機、成功溝通甚至推行政策⋯⋯軍中的「潛規則」、「次文化」,並非台灣社會的唯一。

遙想當年中學校運,本班勇奪田徑總錦標,其實那時也有找來一名槍手頂替。班上的活躍份子主導策劃那次作弊,大隊接力與四百接力我都跑最後一棒,槍手跑第一棒,結果分得金、銅牌。成績出爐後,應該全班師生(包含我)都很驕傲興奮吧,至少在我記憶中,當下看到的狀況是如此。

但當時,會不會也有一雙眼睛,冷冷看著我們的沸騰;喧嘩雀躍的操場上,會不會也有一個靜默沉寂的心靈?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國防部發言人 臉書專頁

異鄉人的天堂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