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朋友被資遣了——從「有勞基法真好」,到「我們都傻眼了」

我的朋友被資遣了——從「有勞基法真好」,到「我們都傻眼了」

我的朋友被資遣了。

他在一家新創公司工作快要滿一年,但就在他「滿週年」的倒數一個月,因為種種原因,導致他在完全沒有預料的情況之下,忽然被通知得在這個月底離開這間公司——而他從當日開始,就可以準備交接了。

他當天晚上就打電話給我——隔著電話,我都能強烈感受到他的驚慌與無助。以往從沒有在意過的一些瑣事,通通跑上他心裡了:他還有房租要繳、他還有當初買的人壽保險費每個月要扣款、他本來訂好下個月女朋友生日,要跟她吃一頓大餐。還有他的網路費、手機費、伙食費、通勤費⋯⋯等等。種種的經濟壓力,一瞬間都湧上他的心頭與肩頭。

我安慰他:「欸,但你之前不是也很帥氣的離職過嗎?那時候其實跟現在沒差太多啊!你那時候不是也沒太擔心,這次也一樣啦!你不用想太多,別擔心⋯⋯。」

他說:「不一樣,過去是我思考了很久,心理上已經有所準備了。但這次的狀況是:我完全沒有準備好。」

是的,我能夠「想像」他可能會有多驚慌,我也能夠「猜測」他可能會有多恐懼,但是如果沒有實際經歷過那樣的事情,其實你是無法去體會「被資遣」的人,當下的感受的——

那是一種經過濃縮後驟然襲來的茫然感,那是一種瞬間知道自己對現況完全無能為力的無助感,而那也可能是一種你親身經歷了不公不義的憤怒感⋯⋯這些感受彼此交織參雜在一起,並且重點是,在得知了如今法定的「資遣條件」之後,更可能會像一記直直的正拳,砸在你的臉上。

從「有勞基法真好」,到「我們都傻眼了」

於是我先過去陪他,然後我們一起打電話給一位律師朋友聊聊。

這才知道,資遣流程包含了幾個重點:第一就公司要有一個「資遣通告期間」,而這個通告期間原來還是有假可以請的,一個禮拜可以請兩天去找新工作;第二就是資遣費;第三就是「非自願離職證明書」——這東西比我們想像中來得重要,憑著這個非自願離職證明書,你可以去向政府申請失業給付等相關補助,在半年之內,每個月可以領到你原本平均工資的 60%。

「聽起來還不錯欸!」我說:「孔子說,以直報怨,他們都這樣對你了,你就是要把你該拿的都拿到,這是你的權利!」

「真的!聽勞基法在那邊吵了很久,第一次覺得有勞基法真好!」我朋友總算看起來比較鎮定了,然後他忽然想起來就問我說:「欸,那你知道資遣費是多少嗎?」

我聳聳肩,按照過去印象隨口說:「應該至少有一個月或兩個月吧?至少也要夠讓你能度過一兩個月的時間去找工作啊!」

他想了一下:「喔,一兩個月的話好像還 OK 吧?我也不知道要多久才能找到工作。因為我真的沒想過也沒準備。」

「欸等等!你真的不要隨便相信我,我只是按常理推斷而已,搞不好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於是我們決定實際查查看,發現原來勞動部有一個資遣費試算表

「沒想到原來勞動部這麼跟得上時代啊,真是便民欸!」我朋友嘖嘖讚嘆。

我心裡想,朋友年薪雖然不到百萬,但也有個 90 幾萬,一個月平均下來應有個 7 萬多左右,這樣資遣費應該不少吧?

結果沒想到一算出來,大約是 3 萬塊。

我們兩個瞬間都傻眼了。

另外再找了兩個網站反覆計算,後來發現新制勞基法的算法下,真的差不多就是 3 萬多元新台幣。

工作未滿一年被資遣: 10 天預告期、 4 天謀職假,「有跟沒有一樣」

我朋友房租大概一萬多元,就算伙食費大幅降低,這樣的錢也只夠他在台北生活兩個月。

「這⋯⋯真的少得有點誇張。」
「還好我還有一點存款,不然真的得準備捲鋪蓋回老家了。」朋友半開玩笑的說。

然後我們同時想到一件事情——那就是他在新創圈的老闆頗有人脈,而且聲譽也不錯。我們剛剛說的,要把「該拿到的通通拿到」的豪情壯志,瞬間有如被澆了盆冷水。

「欸,還是我就算了啊?為了 3 萬多跟他鬧翻,好像有點不值得⋯⋯。」

我憤怒的說:「不能這樣,這本來就是你應得的!而且還要加上你的『預告資遣時間』,這段時間,他也要算你薪水!」

於是我們再度查了「雇主應預告資遣期間」(也就是通知資遣後,最少還要讓該員工工作多久,並享有謀職假等權益):遺憾的是,我朋友剛好差 25 天滿一年,但因為他還是沒有滿一年,所以「預告期間」只有 10 天 —— 算上去,加上資遣費,他大概差不多只能再拿到 5 萬多元。而且因為「預告期」只有 10 天,就算加上勞基法規定的謀職假,也不過就四天。

但這短短四天「法定謀職假」,我朋友根本不太可能拿去找工作:第一,他有一堆事情要交接;第二,他也沒時間重新修改履歷;第三,就算他有時間修改履歷,並且順利投出去了,姑且不論現在有沒有其他職位的缺,光是對方公司要約他面試,都很難在這 10 天之內完成——所以我們的結論是,這個謀職假,有跟沒有一樣。

「但你至少,總要把非自願離職證明拿到手吧?」

「對,但是我也不知道拿到這個『非自願離職』對我來說是不是好事⋯⋯我知道於法上一定是要據此保障我之後的權益,但是考慮到我老闆可能會因為我跟他『爭資遣』而不爽我,到時候新公司打來 reference check ,我真不知道他會說出什麼話來⋯⋯」朋友開始陷入許多人面對公司「請你走人」時,必然會出現的兩難局面。

(示意圖,非當事人)圖/Shutterstock


深深為台灣的勞權感到哀傷

「老闆應該是不會這麼惡劣整你吧⋯⋯而且我們剛剛不是看到 Ptt 上面,一堆人說這個『非自願離職單』是你一定要拿的東西嗎!於理你應該要拿,而且不拿的話資遣費這麼少,萬一找工作不順利,也沒辦法申請失業給付等補助啊!」

但說完,我自己其實也有點心虛。同時間,更湧起一陣悲哀的感覺。

其實我自己跟這位朋友研究完勞基法資遣的相關規定之後,一致得出一個結論:如果我們是資方,是大公司的人資的話,完全知道可以怎麼利用這些規章,好好的去「搞員工」。而員工可能真正懂《勞基法》新制中,有關資遣相關規範的人也不多——說真的,沒切身遇到之前,你根本不會覺得自己會碰上這樣的事情。

當晚,我們決定先到 7-11 買了瓶啤酒一起乾杯。啤酒冰涼涼的,滋味有點苦澀。

我朋友隔天去上班,就跟老闆還有人資詳談他離開的狀況與條件——後來聽我朋友說,對方開出了一個「稍微優於」勞基法的條件,大概就優那麼一點點吧。但對方暗示我朋友要「主動提離職」,換取老闆會在未來新公司打電話來做 Reference Check 時說好話。我朋友說他很掙扎。

我也開始嚴肅思考這件事情:如果今天同樣的事情發生在我身上,我會接受雇主的條件嗎?還是我會據理力爭?我真的不知道。說真的,今天這件事情,單就「被資遣」本身,我朋友可能也有他自己的問題,去爭論誰對誰錯,其實不是我想要寫這篇文章的重點。

重點是,在現在的勞權環境之下,我們其實想要的不過就是一個「有尊嚴」的工作環境,但如今《勞基法》給予被資遣員工的保障,真的足夠嗎?又真的符合想要「據法、據理力爭」應有權益的勞工,現實上的需求嗎?

說真的,我朋友的狀況,已經比大部分人來得好很多了——至少短期之內,他不會真的面臨到太大的經濟困境。但他卻已經感受到如此的焦慮、壓力與驚慌。

我實在無法想像,今天如果這件事情,是發生在需要撫養家庭、或求職條件相對更為弱勢的人身上,他會面臨到多麼無助的情境?現今《勞基法》能夠給他的保障,真的足夠嗎?個人認為,除非是因為「嚴重影響公司聲譽或營運」而資遣員工,現行的法規,實在應該給予勞工們更充足的轉圜空間。

「資遣」這件事情,其實我跟我朋友,都沒想過自己會碰上。但一旦碰上了,便是足以影響人生的大事。只希望這篇文章,可以給正在面臨、或可能面臨「資遣」的勞方朋友們一點點建議與心理準備:法規已然如此,我們至少要知道可以如何爭取權利;而在爭取權利的同時,又可能會面對哪些兩難考量。

故事的結尾,我朋友到底有沒有接受資方開出的條件,就容我保留一點點秘密吧。我只希望他在接下來的日子裡,能夠順利度過這段低潮。

加油。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