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古都裡的「製鞋公寓」:台灣設計師義大利策展,與各國藝術家共同尋找「夕陽產業」新生命

文化古都裡的「製鞋公寓」:台灣設計師義大利策展,與各國藝術家共同尋找「夕陽產業」新生命

作者前言:我們是一群來自世界各地的年輕藝術家。我們有著不同的背景故事,因為熱愛手工鞋、努力學習傳統製鞋工藝:Hand-welted shoes,而聚集在文化古城──佛羅倫斯。

我們知道,雖然製鞋是一件苦差事;但我們選擇擁抱這個文化,去傳承、去保護這即將消逝的高技術技藝。我們取名這次的計劃名稱叫做:Shoe-Making Appartamento。以下是我的故事,與籌辦此展覽的初衷:

兩年前我在台灣,我是一位鞋業設計師。

70 年代台灣「製鞋王國」的風光不再,製鞋產業的斷層,更在這片土地上加速發生──在我從事鞋業設計師三年半的期間,看到許許多多的鞋工廠因敵不過市場的挑戰,紛紛倒閉;好不容易苦撐到現在的工廠,卻也面臨著產業老化、技術斷層的問題。

也許是深植在教育裡的「士大夫」、「唯有讀書高」觀念,往往父母會期望孩子能從事動腦及坐在辦公室裡的工作;而「匠人」、「職人」,則往往被定義成低人一截的「辛苦活」。我在台灣從事設計時,許多年邁的老師傅(平均約 55─70 歲)也都告訴我「做這行很辛苦」,他們寧可讓自己的孩子在辦公室裡吹冷氣,自己則在昏暗、悶熱的空間裡工作。

80 年代末期以來,產業不斷沒落、老師傅們手藝無人傳承的現象,至今仍無法轉變嗎? 我一直思考著。

我期許,也深信自己能夠為這個凋零中的產業做些什麼,於是我選擇先走出台灣,來到在手工製鞋產業中有著崇高地位的義大利學習,想親自去了解、學習手工鞋的製作,也想看看(當時想像中)的手工製鞋殿堂,是如何造就國際知名的聲譽,將製鞋技術傳承下去、歷久彌新。

老師傅的雙手。

到義大利成為匠人,尋找答案

在台灣時的我,是以「設計師」的角度去了解這個產業;來到義大利之後,經過了近兩年來的學習,現在的我,已同時成為製鞋師的角色。

但令我大感衝擊的是,我卻同時發現,製鞋產業「步入夕陽」,儼然已是一個全球趨勢:即便是義大利當地年輕的製鞋師,有滿身的潛能與技術,也願意傳承這逐漸消失的工藝,終究仍敵不過大環境需求減少、工業化快速大量製造的成本越來越低、與資本大量投入行銷、快時尚的興起⋯⋯等潮流,被迫向外另尋它路,或選擇向現實低頭⋯⋯。

我認為手工製鞋是重要的文化資產,卻因為在重商主義下漸漸不受重視、政府也不夠積極輔導轉型而逐漸衰落,我覺得這是一件讓人沮喪的事。

難道,真的已沒有別的可能性嗎? 這樣深厚的學問與工藝,不是應該被保護與珍惜著?並且值得更友善的環境?

這成了我決定在佛羅倫斯舉辦「Shoe-Making Appartamento」這場展覽的初衷,希望「重新開啟話題,鼓勵更多年輕藝術家踏入這個產業」。我希望讓更多的人看到,在世界的角落,仍然有一群對此充滿熱誠的年輕世代,默默在耕耘和保護這塊文化;我們能夠打破國界,齊聚在文化古都佛羅倫斯。

用展覽開啟對話,「我們期待的傳統產業是什麼樣子?」

在決定好場地後,我開始把我的想法告訴身邊的朋友。我很感動於自己向他們提出我的想法時,他們產生了很大的共鳴,也紛紛表示願意支持、加入這個計劃。

初期我對 Shoe-Making Appartamento 這個計劃的輪廓,是希望辦一場「有意義的展覽」。於是我開始反思:「為什麼年輕人會不願意投入這個產業,以及,如果要翻轉對傳統產業的形象,讓更多年輕創作者投入,我們所期待的樣子會是什麼?」

當初給這個計劃定義的幾個關鍵字,包含:「舒適、溫暖、工藝、家居、手作」。也就是說,友善的環境和空間,是一開始我對這個計劃提出的一個重點,也是我對這個產業的期待。這當然多少跟我的背景有關──我總會想起,那些在台灣時認識的,老師傅們在狹小、昏暗的空間中揮汗工作的身影。

在無數次的咖啡與雞尾酒會議後,我們號召了更多的成員加入──最終的團隊包含來自台灣、中國、義大利、日本、英國、越南的成員,我將組織分成「策展團隊」與「藝術家團隊」,彼此合作,但執行不同任務。

與來自不同國家的人合作是一件有趣的事,因為策展的需要,我們每日都不斷地在腦力激盪,思考如何讓展覽更完整、更有創意、吸引更多人的注意,不同的文化背景,讓我們能夠激盪出意想不到的創意和觀點。

當然,在籌備計劃的過程中,也需時不時把大家拉回展覽的主軸,把創意聚焦在對的位置。如今展覽倒數的日子,我們也在努力把握任何機會,把活動的想法傳遞出去,讓更多人響應。

Shoe-Making Appartamento 團隊。

跨國團隊腦力激盪下,「製鞋公寓」的想法正式成型

Shoe-Making Appartamento 這個計畫的名稱同時包含兩種語言,英語及義大利文。

Shoe-Making 使用國際語言英文,代表著不同文化的結合與相容──這是團隊夥伴們很早就有共識的想法;而義大利文 Appartamento ,則是在一次與團隊 Brain-storming 的過程中,瞬間跳進我們的腦海裡。

除了我們想用義大利文來紀念這個讓我們結識的浪漫城市──佛羅倫斯之外,這個展覽的中心概念如同前述,來自一個簡單的想法:「我們對製鞋產業未來輪廓的期待是什麼?」

而 Appartamento 的意思是公寓,也是家的形象,恰恰貼近我們彼此對製鞋產業未來輪廓的想像:一個充滿歡笑、溫暖、舒適、友善的創作環境。

於是,在主軸定調後,一切開展得越來越順利──在即將到來的展覽期間,我們將帶你深入製鞋師的生活,並將展覽空間打造成「製鞋工作室」,讓觀者了解我們是如何展開我們的創意旅程,也讓參觀者能從設計到打版、感受充滿皮革香的空間與手捻線的觸感。

最重要的是,我們希望讓來自各國的訪客們看到,在世界的一角,仍然有一群對手工製鞋充滿熱誠的年輕世代,默默在耕耘和保護這塊文化。

策展場勘。

結合技術與創意,讓台灣不再注定只能當「代工」

如今回望台灣,其實已看到越來越多年輕人投入文化、設計與工藝的領域,也開始有許多以台灣文化特色和在地設計、製造為初衷的新創品牌萌芽。

我覺得這是一件好事,這代表近幾年來,我們開始對這片土地的文化產生更多認同,也企圖從「台灣只是代工廠」的框架中跳脫出來。

但問題來了:當在台灣的工廠大多面臨產業老化、技術斷層的問題日趨嚴重,終究這些品牌必須面對技術上的考驗──以製鞋業來說,僅管有著具創意與在地特色的設計,若無人能夠以足夠的技術水準,製作出符合設計師理念的實際作品,則一切仍是枉然。

我認為,根本的問題必須從教育著手──首先,我們應該鼓勵匠人精神、職人精神,不再是「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單一價值觀;政府或企業也都須思考「永續性」,真正投入資源,積極培育、訓練高技藝人才。

結合「創意」與「技術」,才能真正促成產業轉型與再造。

手工製鞋,當然是一件辛苦活,但是套句我在義大利 80 歲老教授的話:製鞋要有熱誠與自信,而真正的自信,在於你能大聲說出這句話——「我是一位製鞋師。」

附錄:展覽資訊

這次展覽的主軸,是要傳達年輕世代如何傳承與詮釋手工鞋文化。
展場位於佛羅倫斯市中心,離巴杰羅美術館 5 分鐘路程的 NUMEROVENTI,是一個結合摩登與復古的空間。我們希望能藉由這個展覽,重新開啟話題,鼓勵更多年輕藝術家踏入這個產業。

展覽中除了展示藝術家的作品,我們也將把空間打造成製鞋工作室,讓觀者進入手工鞋匠的生活。
| Event Date: 11th- 12th, May, 2018
| Event Venue: Via dei Pondofini, 20, Firenze

團隊成員:
藝術家: Caterina Melidoni & Giulio Assumma/NgocAnh Le/Oliver Charles/李曉婷/王藝姝
創意指導與策展人: 李曉婷
行銷總監:陳立德/陳立群
攝影師:Emi Ota
視覺總監:趙欣怡
展場設計:王藝姝

更多資訊與故事請關注臉書專頁:
Shoe-Making Appartamento : traditional craftsmanship of young shoe-makers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IAU 曉 提供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