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箱和貓有什麼相同之處?」──那些德國同學教我的事

「冰箱和貓有什麼相同之處?」──那些德國同學教我的事

去年德國北萊茵—西發利亞邦(North Rhine-Westphalia)高中畢業考的英文科考題之一,學生被要求針對威廉王子的演說進行評論,引起一些討論;最近德國巴登符登堡邦(Baden-Württemberg)的英文考試,也引起很大的爭議:除了題目的用字被稱太過「古舊」之外,學生還必須針對時事進行評論,例如其中有一個題目,要考生對兩張關於英國脫歐的漫畫圖,做出評論。

雖然我也覺得這樣的考試題目,可能對中學生來說很難,但我會希望自己也能夠接受這樣的教育──畢竟「批判性」與「創意思考」,我覺得都是自己在台灣求學時,很少經歷的訓練。

來到德國讀書之後,我更是經歷了一番學習層面上的「文化衝擊」:

新聞 / 歷史事件,從不只有一種詮釋角度

例如有一次上課,我們討論到最近「猶太人被敘利亞難民攻擊」的新聞,教授問我們,對於這則新聞「呈現的方式」看法為何,也問這則新聞有什麼「沒有被提到的部份」?於是有同學回答,他覺得這則新聞會讓我們有一種印象:「只有阿拉伯國家才仇視猶太人,好像在德國人之中就沒有這個問題。」

教授的問題,提出了我從未想過的層面:我們並不能只是「被動地」接收新聞提供的資訊,也要能夠批判新聞的內容本身和其呈現方式,尤其許多媒體很常煽動民眾情緒和操控資訊內容的能見度,真的不可不慎。

我這學期也開始上了歷史課,在探討每一個時代的事件時,教授都會要求我們表達對於此事件的假設(德文:These):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什麼因素在此事件中扮演重要的角色?⋯⋯等,這跟我過去對於歷史的學習方式很不同。

在台灣,課本對於歷史事件的呈現,就是既定的「因和果」。我們只要「背」課本提供的資訊即可──但在德國,我們除了吸收知識,還要學會批判、分析和評論。

我這才了解,原來我們可以「在課堂上」用這麼多的角度去探討一段歷史,事件的形成原因,更不會只有一種解讀方式。


圖/Shutterstock

跨出克服「上台發言恐懼」的第一步

在德國的大學有兩種課程型態,一種是 Vorlesung ,一堂課的學生人數可能會很多,教授在台前講授知識,學生在台下聽課,這也是台灣的大學裡常見的上課方式;另一種則是 Seminar 的課程,中文可以翻為「討論課」:教授是「主持人」的身分,每個同學則都是課堂上的講者,一堂課的內容,則是由不同的同學發言和提問堆疊而成。

在這裡的 Seminar 課程上,一個同學發言的同時,會有許多同學舉手,迫不及待想回應。上周有一堂課,更有兩位同學因為觀點不同爭論了起來。這樣的畫面現在對我來說已習以為常,反而很喜歡這種「答案沒有對錯」的學習方式。

來德國之後,我也不斷想要改掉過去的學習方式,想更勇於表達自己的意見,像其他德國同學一樣熱愛提問。當然這對於害羞的我來說,還是不容易,有時候在課堂上想要發言或提問,心裡總是想:「我這個問題會不會很蠢?我現在講這個到底適不適合?」

我花了一陣子去調適自己的心情,終於慢慢克服了恐懼──上周我在課堂上提問了,教授還說:「很謝謝你的問題,這跟上一個例子是一個很好的對照。」雖然我只是講了短短的幾句話,還是很高興自己終於跨出了第一步!在台灣,自我記憶以來,從未在課堂上問過任何問題,而現在真的很受德國同學的好學心啟發,我也開始想要更踴躍參與課程。

學生們可以「批評」教授的教材

除了同學們總是很積極發問和討論之外,最近更令我驚訝的是,原來我們身為學生,竟還可以「批評」教授提供的教材。

我們在每一堂課前,都必須先研讀教授發的教材──通常都是 10 或 20 幾頁的文章──然後在上課時討論。有一次在課堂上,同學直接向教授表示,他認為某篇文章並不是很恰當,並反對作者的觀點。

這件事也讓我反思了一件事:以前我對於「教材內容」向來都「順向(從)思考」,很少提出反駁,我也不敢對於教授提供的文章有任何評論──但是,這在德國卻是十分常見的事情,教授後來還回應同學:「很謝謝你的提醒,以後我選擇教材上會多加注意」。

其實,德國同學「批判性思考」的學習方式,也能激發教授教學的熱忱,和促使教授更精進自己的專業。因為同學常常提出各式各樣的問題和表達看法,如果教授只停留在固定的知識框架之中,很容易就無法應付這些求知欲強烈的學生。

我想這樣的學習氛圍,真的就是「教學相長」的最佳示範。

最後,回歸我下的標題,你們覺得冰箱和貓有什麼相同之處?

第一次被問了這個問題時,也讓我思考了很久──但這問題的重點其實在於,答案沒有對錯,答案更不只有一個!

執行編輯:林欣蘋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我們都是移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