萊比錫校園裡的「反納粹」活動:抗議那些「避免使用種族字眼的種族歧視運動」

萊比錫校園裡的「反納粹」活動:抗議那些「避免使用種族字眼的種族歧視運動」

4 月 11 日的下午,萊比錫大學(Universität Leipzig)校園的廣場上,有一群學生拿著麥克風輪流發表演說,聲明自己反種族歧視、反納粹主義的立場,讓匆忙趕著上課的我停下腳步,走進人群裡參與,了解情況。

這場反納粹思想的活動,是由兩個團體合作主辦,分別為 SDS 和 Prisma IL Leipzig:SDS 的全名為 Sozialistischer Deutscher Studentenbund ,中文我暫譯為「社會德意志學生聯盟」,它在德國社會運動的歷史上曾扮演重要角色,至今屬於德國左翼黨(Linkspartei)的學生組織。

另一個合辦單位為 Prisma IL Leipzig ,它是一個不具政黨色彩的團體,但同樣積極在許多社會議題上發聲。他們的信念為:「社會的改變不侷限於國會,也可以直接在社會裡發生。」

Prisma IL Leipzig 活躍於許多領域,例如租金問題、對抗法西斯主義與納粹主義等。

 

萊比錫大學生發言反對種族歧視。影片/卡拉讀德國 提供

我與 Prisma IL Leipzig 成員的談話

我主動與現場的活動發起人攀談,告訴他們我想要更進一步了解這個議題,於是我和一位 Prisma IL Leipzig 的成員聯絡上──我在文章中稱呼他為奧斯──我們約了一天一起喝咖啡,他向我解釋了萊比錫種族歧視的情況。

奧斯是萊比錫大學法律系的學生,從 15 歲開始涉略種族歧視的議題。若以「種族」分類,奧斯就是「白人」的樣子,但他卻積極參與反對種族歧視的活動,他說他本身並沒有因種族而被歧視的困擾,但常常聽到很多相關的案例──例如前陣子有實驗顯示,在租房的過程中,如果房客的名字「聽起來是」來自伊斯蘭國家,在找房過程中將嚴重處於劣勢。

也因此,他們在學院也發起了一個訴求:學生繳交論文的時候,在論文上只標註學號,不標註名字,以維持教授評分的公平性。

近期在德國社會裡發生的「認同運動」(德語:Identitäre Bewegung),更是促使他們在校園裡舉辦反種族歧視活動的原因之一:

 

當天活動結束,萊比錫大學生一起合照並高喊:萊比錫大學拒絕納粹政治宣傳。影片/卡拉讀德國 提供

不稱自己為納粹的「文化」差別主義者

「認同運動」的參與者並不直接稱呼自己為納粹,但通常也被視為「極端右派」:他們聲稱「人類之間的差別」不是因為種族,而是「文化」;他們將焦點聚集於「文化差異」之上,稱為 Ethnopluralism(我暫譯為:種族多元主義)。

根據維基百科的解釋:「種族多元主義」的支持者,致力於保持文化的「清淨」;有人認為這其實就是一種「避免使用種族字眼的種族歧視」。奧斯也認為,這是一種「舊內容以新包裝呈現的手段」──他們其實就跟納粹很相似,只是重新包裝了種族主義的思想。

在位於萊比錫附近的另一座城市德勒斯登(Dresden),有一個「反伊蘭化」的團體── Pegida,全名為:Patriotische Europäer gegen die Islamisierung des Abendlandes,中文意思為「歐洲愛國人士對抗西方國家的伊斯蘭化」。他們每周一都會在街上示威抗議「伊斯蘭文化的入侵」。

奧斯說,在過去三年之間,Pegida 已成功的影響了德勒斯登,讓整個城市的氛圍更為「種族歧視」,甚至也影響到了當地的大學;近來,Pegida 組織的部份成員更來到了萊比錫,並稱自己為 Legida──奧斯他們也曾經為此抗議許多次。

「萊比錫大學一直以來,都以開放的風氣為名,萊比錫也一直都有對抗納粹和右派主義的傳統,」奧斯說,這次發起校園抗議活動,是因為他們不希望「納粹思想入侵校園」,並想透過這樣的宣傳來捍衛他們的立場。

極右派團體 Pegida 。圖/Peter Braakmann@Shutterstock

刻板印象不易抹除,「但是德國不是『白人的』社會」

奧斯來自一座位於德國西部的城市:布萊梅(Bremen),他說布萊梅有許多的種族,每個人看起來都非常不一樣;而東德的外來移民歷史發展則不相同,萊比錫相較於其他德國城市,「外國臉孔」的人數算是非常之少──甚至可以說,萊比錫非常的「白」。

奧斯說在這裡生活久了,自己也漸漸有一些「種族的刻板印象」,例如:當地的「黑人」,就是那些只會聚集在 Eisenbahnstrasse 、不會說德語的人;但當他回到布萊梅時,「黑人」都會用德語和他打招呼──與膚色無關,他們都和他一樣是德國人。

奧斯因而意識到,自己也在無法完全從種族刻板印象中解脫。種族歧視的表達,也從來不僅限於如一句:「欸!你這個劣等的外國人」的辱罵,而是涵蓋於許多層面之中。

「但是德國的社會,不是白人的社會。」(Die deutsche Gesellschaft ist gar nicht weiß.)他說。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卡拉讀德國 提供

異鄉人的天堂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