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萊比錫的後殖民歷史,看見那些曾「被展示」的殖民地,與至今仍然存在的種族歧視

走過萊比錫的後殖民歷史,看見那些曾「被展示」的殖民地,與至今仍然存在的種族歧視

1960 年 3 月 21 日,在南非的城鎮沙佩維爾,數千名的黑人到警察門前示威,抗議種族隔離制度。警察向抗議群眾開槍,造成 69 人死亡,近 200 人受傷。

為了紀念沙佩維爾這一段屠殺的歷史,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將 3 月 21 日訂為「國際消除種族歧視日」(International Day for the Elimination of Racial Discrimination)。每年 3 月,德國還有歐洲許多國家都會舉辦多場活動和演講,表達反對種族歧視的立場。

我所在的城市萊比錫今年也舉辦了一系列的活動,前幾天我參加了一場發掘萊比錫「後殖民」主義的痕跡的城市導覽(後殖民主義無一致的定義,Robert J.C. Young 認為後殖民主義來自討論對於西方勢力殖民反抗以及文化的霸權的政治見解還有經驗,主要探討 19 和 20 世紀的這段期間,來自殖民地的反抗)。

這一場覽由 AG Postkolonial 主辦,他們臉書的官網上寫了這樣一段話:「我們認為,只有讓人了解已深藏在心中的殖民思想,還有其與現今種族歧視的思維和暴力行為的關係,才能永續對抗種族歧視。」

我們的集合地點在 Kamal Kilade 悼念碑前面,在查詢集合地地點時,我才發現萊比錫原來有這麼一段令人傷心的過去2010 年 10 月 23 日晚上,兩名新納粹份子用刀刺殺了來自當時年僅 19 歲、來自伊拉克的 Kamal Kilade。每年 10 月萊比錫都會舉行紀念遊行,悼念他還有其他被右派暴力而殺害的受害者。

前往導覽的路上,幾經迷路,最後終於在火車站附近找到了這塊悼念碑。導覽人員是兩位年輕的德國人,聽眾們圍繞成一圈,我走進他們之中,幾個德國女生對我微笑打招呼,然後繼續嚴肅、認真的聆聽導覽人員說話。

走過咖啡店、公園,一窺昔日德國的「非洲印象」

導覽行程的其中一站,是一間外觀華麗的咖啡店。這間咖啡店於 1909 年由胡格諾貿易公司及可可供應商 Riquet & Co 建立,作為殖民地貿易商品(茶、調味料、咖啡)的販售據點。

咖啡店的建築外觀和大多數的德國咖啡店非常不同:兩個對於歐洲人來說充滿東方風情的大象頭立在大門入口兩側,外牆鑲嵌著精緻的石頭作為裝飾,在展示窗上可以看見一個黑人端著咖啡的圖畫作廣告宣傳,呈現歐洲人當時對於殖民非洲的印象。

咖啡店外觀。圖/書宜 提供

咖啡店櫥窗。圖/書宜 提供

此外,主講人也介紹到了 Clara-Zetkin-Park 公園的歷史:這座公園的成立,要追溯至 1897 年的產業展覽(德文:Gewerbeausstellung),當時公園裡正在舉辦「德國──東非展」,根據展覽的報紙,這場展覽的目的,是要「將奇怪的非洲文化,和已開發、現代的歐洲文化做比較」;換言之,向民眾宣傳、合理化其「殖民」的行動。

Clara-Zetkin-Park公園,是至今許多萊比錫人的休憩場所。圖/書宜 提供

為了讓參訪者留下深刻的印象,策展者在 2 萬平方公尺的坪地上,模擬歷史上的展覽設計,打造了兩個殖民站、一個考察站和宣教處,「展示」那些來自非洲的民族,讓他們被「觀看」──德文稱之為 Völkerschau,Völker 意為民族,Schau 是觀看的意思。

萊比錫動物園也曾經策畫過 Völkerschau,動物園經營者先是設置了「民族草地」,之後也建立「民族舞台」,讓他們在舞台上表演,娛樂民眾(寫這一段話時心中覺得真的很難受,必須皺著眉頭寫完)。

Clara-Zetkin-Park 公園當時的殖民站。圖/截自 AG Postkolonial

第一次聽歐洲人談「我們的優越感」

城市導覽結束之後,我心中充滿了好奇,想知道為什麼主講人會如此積極的想讓人們看見萊比錫裡的後殖民痕跡。她告訴我:

「我覺得歐洲人對於殖民主義的傳播,深深塑造了我們對現今世界秩序的看法,且這仍根留在許多人的心中。我們還是常常在無形之中,以殖民的層面思考。所以我們必須先『清掃家門』,追問我們的思想從何而來。」

「請問你說的,『以殖民的層面思考』,這是什麼意思呢?能不能舉一些例子?」我問。

「歐洲大多數的人還是會有一個強勢的印象:西方國家認為,他們『文明的生活方式』──例如資本主義、西方醫療等等,優於其他開發中國家(原文:Globaler Süden)。許多人還是不明白,世界上沒有『正確的』生活方式,所以不需要去催促(原文:aufzwingen)其他國家『跟進』。

(而在既有的思維下)亞洲的多元社會完全被忽略,只有觀光消費時才會有人感興趣;多數人對於非洲的印象,則總是停留在『腐敗、混亂、無能管理自己的國家』,卻忽視歐洲在不合理的殖民主義下產生的責任;相反地,非洲人被批評懶惰,歐洲人完全沒有從不合理的殖民歷史學到任何事。

歐洲人的優越感、合理化自身行徑的做法,也讓現今的孟加拉必須要為我們廉價地生產衣服、讓印度的田地因為草甘膦而生病。換成個人一點的說法:如果人們以歐洲為中心思考的話,就會錯過世界上其他地方的美好還有許多知識。」

聽她說完,我感到震撼──這是我第一次親耳聽到一個「歐洲人」和我談論「作為歐洲人的優越感」。這也讓我更確定自己以前和某些德國人的對話,真的可能都跟種族歧視有關。例如,有一次我和台灣朋友在路上散步聊天,有個德國男生和我們說:「這裡是德國,你必須要說德文。」當時我以為他可能只是開開玩笑,並沒有理會。但現在回想,他應該是認真的告訴我,我「必須」說「德文」。

挺身對抗「多數霸權」

上學期我們有一堂課討論到「伊斯蘭在德國」,那門課的期中一項作業,是要交 reflection paper(反思報告),我談論到我在德國觀察到關於種族歧視的情形,還有我對於「融入」(integration)的看法:我認為,融入並不是要求少數族群「放棄自己的文化」來迎合社會的主流文化,融入是接收他人的尊重,並尊重其他人的文化。

報告中,我引用了這句話:" When we lose the right to be different, we lose the privilege to be free. "(「當我們失去變得與眾不同的權利,我們也失去了享受自由的權益。」

原本我還有點擔心,萬一教授也是個排外的人,我的成績可能就不高了。一陣子後接收到教授的評分,出乎我意料,我的成績不但蠻好的,教授還寫了一大段話回覆我,謝謝我的見解還有作為旁觀者的觀察。他說很常被視為理所當然的多數霸權(majoritarian hegemony),確實引起不少人的疑慮,許多歷史的範例也指出這是多數的(強勢)操控(manipulability of the majority)。

我的網站的熱門搜尋字是「歧視」,我推測應該真的很多人都很關心這個議題。儘管德國確實有不少排外的人,但是還是有非常多的德國人努力對抗著種族歧視,致力為德國創造包容多元的社會氛圍。我覺得最重要的是,若不幸遇到了種族歧視的情形,無論自己是不是受害者,都不要選擇沉默,勇敢尋求幫助。

標語:請你反抗以任何形式呈現的種族歧視並尋求幫助! 圖/書宜 提供

執行編輯:賴冠穎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書宜 提供(在萊比錫校園裡常見這類標語)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