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齊爾退出國家隊,然後呢?──德國社群發動 #MeTwo 聲援:我們天生就有「兩種身份」

厄齊爾退出國家隊,然後呢?──德國社群發動 #MeTwo 聲援:我們天生就有「兩種身份」

今年 5 月,土耳其裔德國足球員厄齊爾(Mesut Özil)和土耳其總統艾爾段 (Erdoğan)的一張合照,引發極大爭議,有人質疑他對於德國隊的忠誠度,甚至有球迷在球場上直接公然謾罵:「你這個土耳其豬,滾開!」,就連德國 SPD 政黨的政府官員也在臉書評論:「現在的德國隊──25 位德國人和 2 位 goatfucker。」

德國隊在小組賽遭到淘汰後,許多人更是把本次的失敗原因歸咎於 Özil,指控他不效忠德國,Özil 無辜淪為德國隊輸球的代罪羔羊。比起批評和檢討球員與團隊在球場上的表現,更多德國人在意的是他與土耳其總統厄多安的那一張合照。

歷經這一切的不實指控和種族歧視字眼的辱罵,Özil 也正式宣布退出德國國家隊,他在聲明稿中表示:「當我感到不被尊重和種族歧視,我不再為德國參加任何的國際比賽,我過去曾驕傲且興奮的穿上德國隊的球衣,但如今再也不是這樣。」

其他德國名人與爭議性政治人物見面

為德國參加過五屆世界盃足球賽,也曾在 1990 年以隊長身份帶領德國國家隊贏得世界盃的前德國隊球員洛塔爾·馬特烏斯(Lothar Matthäus),在本屆世足受邀至俄國觀賽。應俄羅斯總統普丁之邀,他也參訪了克里姆林宮,他不僅和普丁見面合照,更誇道:「這是我 40 年來看過最棒的世界盃足球賽,非常謝謝你,總統先生。」

雖然他並不是一名現任球員,但是他一直都以德國榮譽隊長的身分代表德國足球協會(DFB)出席各種場合上。關於他和普丁見面一事,他在 Twitter 上為自己辯護:「政治和體育雖然不能分開,但對我們運動員來說,這只是和平和公平的競爭,俄羅斯的人策劃了一場極好的世界盃足球賽,也對世界展現了他們對待客人的熱情、友善及真心,為此一切,感謝都歸於他們。」

矛盾的是,對於厄齊爾與艾爾段的合照爭議,他卻評論:「厄齊爾沒有意識到,在德國的人對於一名國家隊隊員的期待是什麼。」

圖/截自 The Cube Youtube

另外,德國前總理施洛德(Gerhard Schröder)不只曾經和土耳其總統握手合照過,據報導,他甚至即將在近期之內代表政府前往安卡拉,參加土耳其總統的就職典禮。

又根據 Anadolu 新聞社報導,施洛德被以艾爾段的「特別朋友」的身分,受邀至他在安卡拉舉辦的派對。有德國人在網路上諷刺:「幸運的是,施洛德不踢足球,不然這些照片就會引發公憤,然後人們會開始懷疑,他是否是『真正的德國人』。」

圖:2006年/ Gerhard Schröder與 Erdoğan

同樣是和「不重視人權」的總統見面拍照,與厄齊爾後果不同的是,他們都沒有遭受到「強烈」的譴責或追問,甚至許多德國人對這些事也不感興趣,我更不見有人以辱罵性字眼斥責他們或要他們滾出德國。

我還特地去看了馬特烏斯的 Twitter,他的貼文底下的留言數量幾乎不多,除了他為自己與普丁見面的事辯護的貼文底下,有人指責他偽善之外,他們並沒有像厄齊爾一樣強烈被撻伐。

厄齊爾並非第一次與艾爾段合照

其實早在 2011 年,厄齊爾就和艾爾段合照過,照片中可以看到他遞給艾爾段他當時效力的足球隊──皇家馬德里足球俱樂部(Real Madrid)的球衣。而那張照片就像這次 2018 年的合照一樣,被公布發行,但是那時候,沒有像此次一樣引發轟動,也沒有什麼人在意,甚至很多人不知道這張照片的存在。而在 2012 年,厄齊爾也於馬德里再度與艾爾段碰面。

2012年 Özil與Erdoğan於馬德里見面。圖/截自 NTV SPOr@twitter

如果,就像許多譴責厄齊爾的人說的,他們批評的是他與艾爾段這個獨裁者合照的行為,不是他的移民或種族身分,他們憎恨的是傷害人權的總統,那為什麼過去的那兩張照片,卻不見有人像此次一樣氣憤的站出來指責?還是因為那時候並不是「世足賽前」?但這樣不是很矛盾嗎?正義感的揮發,不應該分時機的呀!更不用提,我上述提到的兩位德國名人跟爭議性政治高層見面的事了。

2010年德國世界盃贏得季軍,2014年贏得冠軍,2018年在小組隊遭淘汰,民眾對於Özil的反應也大為不同。 圖/ Zeit.de 

許多人聲稱,這次厄齊爾被譴責無關種族歧視,我當然相信有一些人真的在意和批評的就只是那一張合照,但我看到更多的還是許多人利用那一張合照,作為對他肆意謾罵的藉口。

他踢球踢得不好,我們可以批評他的球技或表現,但拿他的種族或父母的國籍攻擊他,這分明就是種族歧視了呀!就像,我做錯事,我可以接受別人指正我的錯誤,但我不能接受別人罵我是亞洲豬或是台灣豬呀!更不用提,厄齊爾收到的仇恨信函、威脅電話,甚至在社交媒體上的攻擊言論了。

網路發起 #Metwo 運動

圖/#IchBinOzil@twitter

圖/#Me Two@Twitter

這次的風波,又再次掀起德國有關種族歧視的話題,許多的移民後代也站出來表示,他們明白厄齊爾的感受,也有人穿上印刷著「我是厄齊爾」的衣服,來抗議種族歧視。

「當我們在德國成功的時候,我們會被視為融入社會,當我們犯錯或不完美的時候,我們的移民背景就成為了一個焦點。」一個發起 #Metwo 運動 的土耳其裔德國人 Ali Can 在訪談上說。他鼓勵大家在社交平台上 Hashtag " Metwo ",說出自己被種族歧視的經驗。

發起 #Metwo 運動 的土耳其裔德國人 Ali Can。圖/#Me Two@Twitter

Two 的意思是,那些移民者的後代,不只有一個「身分」。就像 Ali Can 在訪談上說的,他在德國感覺像在家一樣自在,他在這裡工作,在這裡有朋友,但同時,他和另一個國家或文化也是連繫在一起的。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截自 NTV SPOr@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