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越來越糟了!」是事實?還是「斷章取義」的媒體印象?──為什麼那些德國人要「反移民」?(二)

「德國越來越糟了!」是事實?還是「斷章取義」的媒體印象?──為什麼那些德國人要「反移民」?(二)

報導,最近美國有一名 91 歲的墨西哥人,被一名美國女士用磚頭毆打,傷勢相當嚴重,還被罵:「滾回墨西哥!」。在前一陣子,德國西部的城市波昂(Bonn),也有一名來自美國的以色列客座教授遭到一名巴勒斯坦裔的德國人攻擊。每一個案件,都令人心碎。除了新聞上看到的案例,其實每一天都有許多的人正在面臨著不同程度的種族歧視。

我也有一個「德國」好朋友,因為她棕色的頭髮、褐色的眼睛,和不是這麼「白」的膚色,曾經在路上被人指指點點,說她是外國人。這幾天我看到有個台灣人在 Twitter 上說,超市收銀員看到德國面孔的客人總是熱情的招呼,談笑風生,但是看到他的外國臉孔,笑容就瞬間消失。

為了更深入了解德國種族歧視的情形,我也跟一個萊比錫大學生保持聯絡,他身為一個土生土長的德國「白人」,卻強烈感覺到德國社會種族歧視的嚴重性,我想他作為一個長期在這裡生活的人,更加清楚德國社會裡種族歧視的情況,在這篇文章想分享一下他的觀點,文章中我稱呼他為奧斯。

兩德不同的移民歷史,影響了對種族議題的態度

奧斯是萊比錫大學法律系即將畢業的學生,若以膚色區分,他是個「白人」,但他卻在德國深刻體會到「有色人種」受歧視的情形,他自 15 歲開始,就積極涉獵種族歧視相關議題,也長期參加和組織反種族歧視的活動,在我另一篇文章中有關於他的報導。

奧斯來自德國西部的城市-布萊梅,來到萊比錫讀書之後,他察覺到東德與西德的人對於「外國臉孔」及「外來移民」態度的不同。他說在布萊梅,現在 60%的孩子 都有移民背景,德國二戰後,需要大量的勞力重建,因而自 1950 年代開始,西德引進了非常多來自義大利或土耳其的移工,他們如今都已在此居住了三、四代,那些移民的後代外表雖然和大部分的德國人不太一樣,但他們都是說德語的德國人,對於這樣的現象,人們也習以為常。

然而東德卻有截然不同的移民歷史,相對於西德,東德當時的外來移民數量非常的少,主要為 1966 年到 1989 年之間,引進的 50 萬來自越南、波蘭和莫三比克的勞工。他說,在布萊梅外國臉孔這麼多的城市,人們顯得更為開放和包容多元,但在東德,外國人數少,種族歧視情況卻嚴重許多,對於這個現象,他繼續解釋:

「我認為種族歧視最主要的原因,來自社會的不安定感。現在工作機會不多,失業率也是個問題,就算你有大學學歷,也不能保證可以找到一份好的工作,而如果你過得不好,你就會想要找人來怪罪自己的不幸。

以東德為例,東德於 1989 年轉型(Wende),東德人以為:『社會主義過去,資本主義的時代開始!我們現在會有更富裕和安穩的生活!』──但是什麼事情發生了?大量的人民失業,經濟發展遲緩和蕭條,人們感到挫折,社會的士氣低迷,他們對於民主和資本主義失去了信心,因為資本主義的理念告訴他們:『如果你們夠勤奮的工作,你們就會有富裕的生活』,而東德人的經歷卻並非如此。

2015 年的難民潮,也為他們帶來更多的不安定感,東德人覺得:『我都已經過得不好了,現在又有更多的外國人進來!』其實,在生活過得不好的人之中,越能發現到種族歧視的影子。」

聽到他這段話,我想到我以前在台灣讀大學的時候,有一次德語口試表現不好,我一回到家馬上怪罪當時跟我住在一起的親戚,責備她害我太晚睡覺,導致隔天精神不濟──為什麼我會這樣反應呢?

因為比起要承認自己沒有實力或準備不足,找個人責怪,還是輕鬆多了!把自己的人生問題,推託給一個代罪羔羊,對於許多人來說,不但是可以發洩自己生活不滿的方式,還可以逃避對於自己人生的責任。

以我的例子來說,我考試考不好,其實只是因為我沒有實力,又沒好好讀書而已。

當然,以上只是奧斯作為一個「反對種族主義的德國白人」的看法,但不能因此斷言東德人才反移民,西德人則不然。排外主義固然有其歷史及環境因素,但許多時候也因人而異。

是實際產生的負面影響,還是「斷章取義」的媒體印象?

難民潮讓德國帶來的犯罪問題(對於難民犯罪問題可以參考我這篇文章),是不爭的事實,但是我可以說,其實我周遭的德國人,或是許多的德國人,除了難民營的志工,他們的生活跟難民一點接觸也沒有。大家都照常過自己的日子,難民也跟我一樣,跟觀光客一樣,跟許多來到德國工作的人一樣,他們出現在每一個街角,每一間商店,過著他們的日子;但是對於那些本身就討厭其他種族或文化的人來說,他們走在路上都可以是一個「威脅」。

還記得之前有一個本身就不喜歡阿拉伯和伊斯蘭、也反對難民政策的德國人曾經跟我說:「現在我住的城市裡有好多阿拉伯人!我跟你寫訊息都必須要把手機握得很緊,德國真的不再如以前美好了。」

他害怕走在路上,他的手機會突然被搶走,但是阿拉伯人或是難民,真的有對他怎麼樣嗎?沒有。難民對他個人生活,真的有產生什麼(除了個人心態外的)負面影響嗎?沒有。他也從來沒有辦法舉出實際的例子,向我說明他在德國的生活,因為阿拉伯人或土耳其人產生了什麼「真正的影響」。德國人犯罪的案件,他不會主動和我談論,但是只要犯罪者是難民或是阿拉伯人或土耳其人,他就會貼新聞連結給我,告訴我:「德國越來越糟了」。

面對難民潮,我另一個朋友的態度則與他大為不同,他曾經跟我說:「對我來說,10 年前的德國,和 10 年後的德國,並沒有改變。你看到新聞,說難民潮讓德國變得很糟,那只是媒體給你的印象罷了。」以前我們住在同一個城市的時候,他常跟我去吃土耳其捲餅,他喜歡嘗試異國的料理,他享受德國文化的多元性。

另外一個德國好朋友也曾告訴我:「很多人都說,難民潮讓德國變得更糟,事實並非如此。你知道德國歷史上早就出現過難民危機嗎?例如德國二戰戰敗後,很多居住在波蘭或是俄羅斯的德國人,必須要逃難回到德國,面對這波難民危機,德國還是安然度過了。我們成功做到了!」

我們不該忘記,他們只是想生存下去

難民真的讓德國變糟嗎?其實這可以是一個很主觀的感受,我想在這介紹 Extra 3 這個頻道,他們常以諷刺詼諧的方式呈現德國的社會議題。

前陣子我看到他們拍了有關難民和右派民粹者的影片,內容大概是,有一些人覺得生活很困難,例如氣候變遷,工作和家庭生活無法兼顧平衡,或是租金上漲的問題。對於這些困難,這些人為這些現象找了原因:一切都是難民的錯,後來他們決定變成右派民粹者,反對難民。

「生活有什麼不如意的事,我們不需要太複雜的解釋,而是一個代罪羔羊。」影片中的人說。
Extra 3 想要藉此諷刺那些極右派者,間接指出他們只是將自己對生活的不滿怪罪在難民身上。

最後,我想引用到盧森堡首相最近在一段訪談上說的話:「我們不應該忘記,那些來到德國、盧森堡、歐洲的難民,不是為了要得到一個更好的生活,而是只是想要生存下去。我們不能忘記,幾乎在每一個國家,我們也曾經是難民。」

執行編輯:賴冠穎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Giannis Papanikos@Shutterstock

異鄉人的天堂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