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種族主義者,但白人對世界的貢獻確實比較多!」──為什麼那些德國人要「反移民」?

「我不是種族主義者,但白人對世界的貢獻確實比較多!」──為什麼那些德國人要「反移民」?

最近,我跟一位德國朋友吵了架,導火線來自於他的一句話。

那天,我告訴一位德國朋友,我遇到了一位來自阿富汗的難民,花了 4 個月的時間走路來到德國。和他說這件事的時候,只是想分享自己心中的驚訝感,雖然可想而知難民幾乎都是跋山涉水、走了段漫漫長路才抵達德國,但當你真正遇到他們,聽他們用幾句簡單的話和你談論這一段艱辛的路途時,心中難免激動不已。

但他卻回答:「他這之間穿過了 6 個安全的國家,那些國家都不夠安全嗎?」這句話,讓我失望又生氣。

這位朋友是非常反對難民政策的德國人,他曾說過:「伊斯蘭文化的人,有無法控制的侵略性(Aggression)、低等的教育水準、在工作市場上較差的表現,和極端的伊斯蘭信念。」

我告訴他,我遇到很多友善也受過教育的穆斯林,他回答:「你在大學裡遇到的人總是比較有水準的。」但那些「友善的穆斯林」,不過是「例外」。他還曾告訴我,土耳其語不能算是「文化」。後來,因為不想再聽到諸如此類的言論,我決定先冷靜一下。

「歐洲屬於白人,錯了嗎?」

生活在德國社會裡,種族歧視變成了我生活中一個非常核心的議題,我深刻感受到不同族群與文化之間的對立與衝突:

前幾天,有一位年輕的德國人遞給我一張傳單,正是「反對伊斯蘭文化」的宣傳,而近期歐洲的難民潮,更深刻反映了「白人」世界裡的歧視。許多人抗議難民湧入德國,倒不全是因為政府的因應措施不足與資源分配等問題,而是因為他們排斥伊斯蘭文化和穆斯林,有些人甚至希望德國開始恢復邊境管制,以保持德國文化的「單一性」。

去年,萊比錫校園也有許多學生抗議種族歧視的言論,原因是法律系的教授 Rausch 先生在 Twitter 上的發言。他寫道:「『兄弟般的國家,白人的歐洲』,這對我來說是一個美好的目標!」、「不屬於彼此的東西,就是不相容,歐洲屬於歐洲人的,非洲屬於非洲人的,阿拉伯屬於阿拉伯人的,這樣哪裡錯了?」諷刺的是,這位教授還是伊拉斯謨計劃(Erasmus:歐洲國家的交換學生計畫)的負責人之一。

我也曾經聽到一位排斥伊斯蘭文化的德國人跟我說:「我希望我們白人在 500 年後還存在,如果阿拉伯人和黑人一直來到歐洲,我們白人的出生率又這麼低,那麼我們就會絕種。」
我問他:「你覺得白人比較優越嗎?」
他回答:「如果我說是,那我就是種族主義者,但白人對於世界的貢獻較多,這倒是事實。」

你聽出來了嗎?我認為像我這種完全沒有種族優越感的人來說,又或者對於種族並沒有深刻意識的人,就不會說出「我們亞洲人」諸如此類的話,但是對種族主義者來說,「種族」是一個很重要的概念,他代表了一個人的好壞、之於一件事的結果,他們總可以用種族的差別為多數社會議題妄下定論。

反對的是「移民身份」還是「皮膚顏色」?

在德國,有許多排斥「外來者」的人,但其實許多的德國人,他們的父母或祖父母也是外來移民,例如我最好的朋友的父母就是來自於羅馬尼亞。諷刺的是,移民者的「膚色」,是影響他們是否能被德國社會接納的一個重要關鍵,例如我這位朋友是「白人」臉孔,在德國社會裡完全沒有融入的問題,他們很自然地被接納對方為德國的一份子,而他們對於德國和自己的德國籍亦有極大的認同感。

反觀土耳其裔德國人的際遇,卻大為不同:因為他們的外表和膚色,要融入這個社會卻不是這麼容易,他們時常遭遇到歧視,例如言語攻擊,或在求職和租房的過程中相對辛苦。有實驗調查發現,在求職的過程中,土耳其姓氏的求職者即使跟德國姓氏的求職者有一樣的資歷、說一樣流利的德語,他們得到公司回覆或是面試邀請的機會,卻總是小於那些是德國姓氏的求職者。

輸球都怪種族:「下一次要組一個『真正』的德國隊」

前幾天世界盃足球賽,德國確定遭到淘汰,這是德國史上第一次無法再分組賽晉級,德國隊的土耳其裔球員梅蘇特·厄齊爾(Mesut Özil)馬上成為那些排外者的標靶和輸球的代罪羔羊,德國另類選擇黨(Afd)的官員 Jens Maier 甚至在 Twitter 上說:「如果沒有 Özil,我們就會贏!」他認為 Özil 效忠於土耳其總統,故意讓德國輸球。

圖中文字意為:「滿意了嗎?我的總統」。圖/截自 Jens Maier Twitter 

另一位 Afd 官員 Jessica Bießmann 也在 Twitter 上要求將 Mesut Özil 和 İlkay Gündoğan(兩名都是土耳其裔德國人)從德國國家隊踢除,還說明:下一次要組一個「真正」的德國隊。

「真正」的球隊,指的是什麼呢?是「白人」的球隊嗎?

圖中文字意為「下一次要組一個『真正』的德國隊。」圖/截自 Jessica Bießmann Twitter 

針對那些批評與謾罵,2007 年就已放棄土耳其國籍的 Mesut Özil 也在 Twitter 上回應:「在分組賽後就必須要離開世界盃,真的很讓人傷心!我們只是不夠好,我需要一些時間去調適心情!」同時 Hashtag「對種族歧視說不」。

真正的問題是伊斯蘭,還是種族歧視?

最後,我想引用之前採訪反種族歧視活動參與者說的一段話:「那些穆斯林在德國社會被極端的視為敵人,德國的社會告訴他們:『你們不屬於德國,你們不是德國人!你不德國!』這只會造成這些穆斯林變得極端,他們會想:那我是誰?他們可能在網路上找到給予他們認同的人,那些人對他們說:『安拉無所不在,那些人鄙視你,來加入我們吧!』導致更多的穆斯林產生激進的觀點。種族歧視造成了我們社會的分裂,我認為種族歧視比起伊斯蘭,更是一個嚴重的問題。」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截自 Jens Maier Twitter 

異鄉人的天堂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