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過去發生了什麼事,我們這一代要重修舊好」──我在 March of Life 現場,見證人們相擁說出「我愛你」

「無論過去發生了什麼事,我們這一代要重修舊好」──我在 March of Life 現場,見證人們相擁說出「我愛你」

4 月 12 日在哈勒 March of Life 的舞蹈表演。

在德國有一群人,透過與父母或祖父母的對話,找出自己家族與納粹的歷史,他們將這段歷史說出來,帶到光中;他們背起責任,承擔歷史的罪業,向納粹屠殺的生還者道歉。

March of Life 運動的發起人Jobst Bittner 是德國圖賓根城市一間教會的牧師,他在宣傳單裡這樣寫道:「親愛的朋友:March of Life 於 2007 年從圖賓根發起,納粹犯罪者的子孫打破對於那段黑暗歷史的沉默,與納粹屠殺的生還者和他們的子孫見面,這樣事情的發生帶來醫治、友誼與生命的改變。(節錄)」

March of Life:為黑暗的歷史帶入光亮

現今有許多納粹屠殺的生還者仍然活在創傷之中,歷史罪業造成的陰影與傷痛難以抹去。許多的德國家庭也對於家族的納粹歷史避而不談,但在德國有一群人,透過與父母或祖父母的對話,或詢問聯邦檔案庫(das Bundesarchiv),找出自己家族與納粹的歷史。

「我們找出家族與納粹的歷史,並不是為了要譴責他們的過往,而是我們想把這一段被沉默的歷史說出來,將之帶到光中,向猶太人致上我們的歉意,將這段歷史說出來,關係才有被修復的機會,過往的傷痛也才可能被醫治。」一位 March of Life 的參與者告訴我。

一位 37 歲的德國女士,在柏林 March of Life 遊行時說:「我曾問家人,我的祖父在納粹執政時期到底做了什麼,他們只告訴我說他不是軍人,直到 10 年前,我向柏林的聯邦檔案庫詢問,才知道我的祖父是德國納粹黨的成員,還是希特勒武裝組織 SA 的領導人。對於這一切,我深感抱歉。」

另外一位 61 歲的女士說:「我在先前的 DDR(東德)長大,在我們學校裡,從來沒有人提及納粹屠殺與 600 萬民猶太人被屠殺的事情,我的家庭裡也從未有人談論過此事,彷彿一切都沒有發生似的。在東德政體下的政治宣傳,以色列是敵國。在東西德統一之後,我開始研究這一段歷史,當時我認為這一切與我無關,這段歷史很可怕,沒錯,但與我無關。

在我聽到 March of Life 這項運動之後,我也開始想了解自己家族與納粹的歷史,但我的父親只說了一句話:『我們對猶太人不感興趣,我們當時還年輕,我們只想要生活。』

後來我與母親展開漫長的談話,真相才終於被帶到光明裡。我的父親 15 歲時,參與了在萊比錫奧古斯都廣場對一間猶太人商店的掠奪,毀滅他們所有的資產,我的祖父和父親也都在德國的鐵路工作,負責運送猶太人。

我還發現在布亨瓦德集中營 ( Das Konzentrationslager Buchenwald ) 周邊有一個地方,每天都有猶太人被運送到那、被強迫工作,我的祖父就負責運送從荷蘭來的猶太人到那裏去。這個真相使我感到震撼,我為我的家族對於猶太家族所做的行為發自內心的感到抱歉,這個真相也改變了我的心態,我從此不再冷漠,而今天,我愛所有在這裡的猶太人,我很高興在萊比錫、哈勒和德國能看到猶太人生活在這裡,我也支持以色列,我很期待今年能參加 March of the Nations,慶祝以色列建國 70 年。」

March of Life 活動至今已在 14 個國家與超過 300 多個城市舉行,參與者走上街,表達對於猶太人的友情,也宣示反對反猶太主義的立場(Nein zu Antisemitismus) 。

4 月 11 日在萊比錫,March of Life 遊行。標語:拒絕種族主義、反猶太主義與對以色列的憎恨。

跨世代的和解之路

我曾在柏林參加 March of Life,猶記得當時台前在演奏以色列的國歌,在我旁邊的一位婦人低著頭不停地哭泣,演出結束我鼓起勇氣上前向她攀談,「您一切都好嗎?我剛剛看見您在哭。」

她很激動地抱著我說:「你看到我在哭啊!謝謝你的關心!你知道嗎?這一切都很不公平,但我都遇到很多好人!像你們!」這位猶太婦人來自於亞塞拜然,因為德語不是她的母語,所以我們的溝通並不是很順利,但她卻因為我的問候而感到心暖。我希望她知道我願意和她分擔她的悲傷,感受到我對她的支持。

5 月 15 日在耶路撒冷,來自 70 多個國家的人聚集於以色列。

我為了想更了解 March of Life 這個活動,今年還跟著團隊到了耶路撒冷,參加了 March of the Nations,各國的人齊聚於耶路撒冷,表達他們對於以色列的支持。我們走在街上遊行的時候,一旁的路人皆興奮不已,紛紛傳遞感謝與鼓勵,我看到了一個很美的畫面,有個路人問我旁邊的一群德國人來自哪裡:

“ Where are you from?  ”
“ We are from Germany! We love you! ”一位德國人大喊。
“ Thank you! We love you too! ”一旁的以色列人興高彩烈的說。

看到這個畫面,我深受感動,他們傳達了一個理念:「無論過去發生了什麼事,我們這一代,要重修舊好。」

 
耶路撒冷 March of the Nations 晚會片段:由一位納粹屠殺生還者點亮第一支火炬,再分別由一名猶太人與其他國家的人一起接收火焰,火炬象徵著他們是世界的光,會將光繼續傳遞到世界,也表達了對於猶太人與以色列的支持。台下坐著 1,000 多名納粹屠殺的生還者。

我們為何學歷史?

這個活動也讓我對於歷史有了新的想法,我一直都很喜歡讀歷史,我在想,我們為什麼要學歷史?我們學歷史,不是要指責別人的錯誤,重要的是,我們更要將歷史當為一面鏡子,檢視與警惕自己不可走相同的路。

我還記得 March of Life 其中一個參與者跟我說的話:「我們找出家族與納粹的歷史,並不是為了要譴責他們的過往,換作是我們生長在那個時代,也很有可能會和祖先們做出一樣的事情。」歷史不能遺忘,但我們也不應該因為歷史的仇恨而造成更多的分裂。

 
4 月 18 日在柏林 March of Life 的片段:活動發起前日,柏林發生了因為有人帶猶太傳統帽飾(Kippa)而遭到攻擊,因此演講者特別又宣示了一次:我們不須因戴 Kippa 而感到恐懼。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 : 書宜讀德國 提供

異鄉人的天堂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