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有心,人人都可以是 PTT 」——批踢踢 x 區塊鏈的三大改變:反思社群媒體與典範轉移

「只要有心,人人都可以是 PTT 」——批踢踢 x 區塊鏈的三大改變:反思社群媒體與典範轉移

「只要有心,人人都可以是 PTT。」

現為 Taiwan AI Labs 創辦人的「 PTT 創世神」杜奕瑾投書《換日線》,與 BiiLabs 對外發佈的新聞稿,告訴大家:「 PTT 要進化了。」

在談 PTT 這次的改變前,我想先聊聊由網路與社群所帶來的三個難題,再回過頭來說說 PTT x 區塊鏈(或新一代分散式帳本技術 Distributed Ledger Technology, DLT)能否成為新解答?甚至有沒有機會走在更前面,成為社群媒體的新典範。

難題一:「網路中立性」被破壞

台裔法律學者吳修銘(Tim Wu)提出網路中立(Net neutrality)概念,確保所有人都能平等地存取全球網路上的內容,而無階級之分。

像網路這樣的新科技載具,讓市場多元、開放、騷動又充滿創造力。然而許多人擔心,投資報酬率、市場壟斷的因素加入後,將讓載具成為大型企業的獲利工具,科技巨頭為了追逐最大利益,總是盡可能排除潛在競爭者,全力擴張自己的地盤,進而可能傷害網路中立,更可能造成民主危機。

更多網路中立的討論可參考這篇好文:《為何我從臉書移民到 Medium?

難題二:科技公司主宰廣告市場,流量搞垮媒體

在此同時,Google、Facebook 橫掃線上廣告市場。

圖/Henry Lin 提供

這兩家不生產內容的科技公司,卻藉由內容,自 2018 年統計資料顯示,已掌握超過 60 % 的數位廣告市場,且擴張速度越來越快。

媒體需要的,是廣告;而廣告需要的,是流量。

換言之,當科技公司掌握廣告市場的主宰能力,建立以流量為核心的「生存法則」,內容生產者包含媒體在內,每天必須疲於奔命地創造點閱──各種即時新聞、內容農場、釣魚標題,轉載再轉載因此橫行網路世界,而且大家已經習以為常。

就算跟著規則走,在流量法則下,媒體亦可能只因「演算法」改變就活不下去;變成食物鏈中被支配、且難以信任的角色。

但,這是當初被社會賦予「第四權」之冠冕與責任者,該有的樣貌嗎?

難題三:用戶隱私,不能被放在最後

臉書最近搞砸了。因為對於客戶隱私與個人資訊的處理不當,導致「刪除臉書」( #deletefacebook)盛行,臉書甚至成為民眾的敵人。

用戶隱私問題逐漸浮上檯面,新版歐盟個資法(GDPR)將於 2018 年 5 月生效,規範了企業對用戶隱私保障程度更高的要求:任何蒐集、處理和利用歐洲民眾個資的企業,都必須遵守該規範。

這兩件事說明了:用戶隱私,不應該成為企業最後考慮的問題。

「PTT.ai」的三大改變,與可能影響

以上談到的三個難題,剛好就是我想談的 PTT 三大改變。

ptt.ai 來了。圖/Henry Lin 提供

1. PTT BBS(中心化系統)改為去中心化系統(區塊鏈)

首先,PTT 創始人的理念,是希望透過開放式平台技術,將使用者與社群媒體自由化(liberalize social media),因此 PTT 長久以來,是個無商業模式、沒有 income model ,主機設備老舊常常斷線,卻受到千萬人愛戴的平台──理由在於,它仍保持著「網路中立性」的特性,所以開放、混亂、多元又充滿創造力。

而這份理念,某程度也是系出於 PTT 的創始團隊如杜奕瑾等人的意念堅持──但人類無法永續,理念值得珍藏:

實體主機將不再因為實體位置受限於特定組織或公司,也能避免主流社群平台權力過大所造成的問題,並將社群平台交還給使用者。」——摘自《PTT.ai 計畫》新聞稿

這次「升級」,正是在技術層面上,用去中心化的區塊鏈,讓「人人都可以是 PTT (的一部分)」,來防止任何人想「篡位」當 PTT 的「國王」,也在避免 PTT 走向臉書的老路。

2.  PTT 新營運模式出現?

「你的商業模式是什麼?」、「你有 Income Model 嗎?」這些問題人人都會問,但對於這個問題有好的回答,不代表對社會有正面的影響力。

運行了 23 年的「 P 幣」這次要變成 Token,並發行「新 P 幣」(new PTT Coin):

「平台內,發文時可自行決定,觀看該文章需要多少『新 P 幣』或者是以訂閱制發行,而讀者可透過購買新批幣來觀看或者訂閱內容,PTT.ai 會扣除維護點數以作為平台營運的動力。」──摘自《PTT.ai 計畫》新聞稿

很多人認為, PTT 只要實現盈利、成為賺錢的企業,很多問題──例如主機老舊、斷線、介面原始⋯⋯等,就會迎刃而解。

但我認為,市面上並不缺靠流量變現的社群媒體,缺的是具有啟發性的事物。如果 PTT 能夠利用本次的 Token 模式,為社群媒體指引出一個擺脫廣告主、擺脫流量宿命的路,輔以足夠自給自足、又不侵犯用戶隱私的特性,不僅對台灣,對於整個網路世界來說,都具有重要意義。

PTT 已經擁有一個成熟、廣大的社群生態系,因此我看好 P 幣未來將有豐富的使用情境。我只擔心這個代幣模式,可能會提供道德風險(Moral Hazard),讓一小撮人互相吹捧垃圾、廢文來大量賺取 P 幣,連帶拖垮社群內容的品質──就像現在 Lit(Mithril,黃立成的新創項目)所面臨的問題。

3. 我們需要「無所為」的社群平台:保護隱私

越來越多人受夠了搜集個資、所有資訊路徑甚至是個人語音記錄,來進行「精準到不行」的廣告投放。這些資訊甚至可以被拿來當成政治選舉的操作籌碼,扭曲選民的意志,這對於民主來說,可能成為系統破壞者。

這次的《PTT.ai 計畫》,根據其新聞稿,預計使用 TangleID–分散式身份辨識系統。我目前還不清楚其實際運作模式,但這讓我想到愛沙尼亞的電子公民系統。二者應用目的與概念略有不同,但某程度上都能夠將資訊、個資交還給使用者,由你自己決定如何使用──未來,用戶才是個人隱私的主導者,不是被支配者。

「有時候,做了太多傷害反而更多。
對你最後的溫柔,是放手。什麼都不做,我們才能快樂。」

文末「感想」:

目前的 PTT,其實本身仍存在很多大問題:假新聞、網軍、匿名爆料⋯⋯等充斥。

但在臉書的馬克.祖克柏時而微笑、時而嚴肅地在美國國會進行聽證的同時,或許 PTT 結合區塊鏈,將是個大膽而有遠見的嘗試。有了區塊鏈技術的協助,我期待未來 PTT 能夠給台灣社會,乃至世界帶來新的啟示。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PTT 登入頁面 截圖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