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意發想如何訓練? MIT 教授:「玩」真的!——我在麻省理工,一堂有趣而難忘的「創意學習課」

創意發想如何訓練? MIT 教授:「玩」真的!——我在麻省理工,一堂有趣而難忘的「創意學習課」

編輯導言:米契爾・瑞斯尼克(Mitchel Resnick)是美國麻省理工大學媒體實驗室(MIT Media Lab)「終身幼兒園計畫」主持人,也是全球知名兒童學習程式軟體 Scratch 的開發者——他讓程式設計不再是工程師才能涉足的領域,給每個孩子從玩中學的程式平台。並持續在 MIT Media Lab 全力推動兒童程式學習、主題式學習等研究。

本文作者林竹芸目前為 MIT 麻省理工學院 MBA 學生,也是《親子天下》駐波士頓特約記者,曾在 BCG(波士頓管理顧問公司)擔任管理顧問。去年,林竹芸選修了瑞斯尼克教授的「創意學習課」(Learning Creative Learning),以下是她的精彩分享:


「一個近 30 歲的『阿姨』(我),能跟 15 歲的高中生,一起玩音樂混音?」
「當然可以!歡迎來到 Renick 教授,在全球催生的電腦會所(Clubhouse)。」  

這段經歷,來自一份 Resnick 教授派給我的功課:「去探訪一個滋養『創造力』的地方。然後回來說說,你看到什麼?」

我於是從數十個地點,選中位在查爾士河旁的「Clubhouse」 ——這是 Resnick 教授於 1993 年創辦的全球性組織 The Clubhouse Network,在全球 19 個國家的 100 個地方,提供高中生免費的「創客中心」。

一走進去,Clubhouse 的輔導員 Max,便笑臉盈盈地問我今天想「創造」些什麼——看我一臉不知所措,Max 立刻轉頭向另一位高中生 Tim 說:「有新朋友來喔,昨天才教你怎麼用混音室,你教她用用看吧!」

走進混音室,我跟 Tim 看到另一位約 15 歲左右的高中生正在混音,手起鍵落,十分熟練。這位老手一邊混音,一邊聽 Tim 對我講解了 5 分鐘,終於忍不住跟我們搭話:「用講的不容易懂,你們兩個坐下來,我幫你們混音吧,隨便彈一首?」我很緊張的,隨便彈了「小星星」的幾個音符,這位老手興奮地接過電子錄音,東調調、西剪剪,就成了底下這首曲子。

「小星星」的高中生混音版本:https://goo.gl/DYCNak

我跟 Tim 不禁敬佩地瞠目結舌——不到 10 分鐘,我們三個就開始玩起音樂來了。

這大概是我來美國後,最快跟陌生人玩起來的紀錄:10 分鐘。你來我往,感覺不到半點生疏,而且,成品一下就能端出來。

波士頓科學博物館電腦會館混音室。圖/林竹芸 提供

手作坊。圖/林竹芸 提供


「終生幼兒園」計畫——是「玩」真的

從這個短短的過程中,讓我印象更深刻的是:Project(專案), Peer(同儕), Play(玩樂), Passion(熱情)——Resnick 教授的「4P 方法論」從中清晰可見。

Resnick 把自己的實驗室取名為「終生幼兒園」,不是開玩笑的:每個經他設計的活動,都是一種「玩」,這就是 Resnick 的風格。

這些「玩」,更讓我重新認識 Play (玩樂)的定義:那是一種「忘我」的境界,不計較花了多少時間、不擔心所謂的成敗,只為了更有趣、更好的作品,不斷地嘗試。

而為了達到心目中理想的作品或成果,自然地使出渾身解數,讓想到的全都做出來為止——不怕困難,不怕錯誤,沒有極限——那是自我潛力無限延伸的感受,也就是 Resnick 教授的 Play(玩樂)。

難怪跟我一起修 Resnick 課的同學,笑稱為了要達到這種境界, Play 反而是「4P 方法論」中,最難的一環。

看到這裡,你覺得叫研究生跑去跟高中生一起做電子音樂混音來學習,很「搞怪」嗎?

不,你還沒聽過「人頭音樂盒」:

透過瑞斯尼克教授為創意發想(Tinkering)練習帶來的各種雜物(圖右),以及 MIT 畢業生所開發,用電子電路板搭配的音樂電腦程式 Makey Makey(圖左),讓我們完成了「人頭音樂盒」這個天馬行空的有趣成品(圖中)。圖/林竹芸 提供


「創意發想」課程的「人頭發聲」練習

為了讓我們練習「從最古怪的元素中,拼湊出連結」,Resnick 教授某天上課時,帶了一堆水果、安全帽、鋁箔紙、聖誕彩帶、電線、鍋鏟⋯⋯等奇奇怪怪的雜物,要我們練習 Tinkering(創意發想)。接著他指定我們這班,要用「人頭」為題,做出一個「既跟人頭有關,又能發出聲音」的東西,限時一小時。

話音一落,各組蜂擁而上,把「雜物堆」裡的各種用品一搶而空,我們這組搶到桌前的時候,只剩下一顆蘋果跟幾串電線,可以拿來導電,其他各種雜物都不能導電,不知道該如何使用。我的組員忍不住苦笑著說:「把蘋果放在頭上射箭如何?不小心射到人,就有『聲音』了......」

千思萬想,為了把蘋果固定在頭上,我們又回到桌前找材料——此時看到安全帽,馬上聯想到把蘋果黏在安全帽上,然後頭戴安全帽!接著,又想到「人體也能通電啊,我們可以把自己當導體!」於是我們「一手抓電線、一手抓蘋果」,形成通電迴路,再用現成的電腦程式,讓通電的迴路發出聲音,幾個人這樣一來一往的,竟然就真做出了一個「人頭音樂盒」。

人頭音樂盒影片:https://goo.gl/oGpu5Z

Tinkering(創意發想):從毫無頭緒,到小有成品的過程,好有趣!

講求效率的時代,最難反而是「發想」與「探索」

我常覺得 Resnick 想推廣的「創造力」(Creativity)訓練,其實是下面這光譜最左端的訓練:如果連最抽象的創造力、靈光乍現的想像力,都能被激發出來,那麼做出最右邊的「問題解決力」(Problem-Solving),相形之下也就沒那麼難了。

圖/林竹芸 製圖


真正難的,恐怕是難在我們這時代,越來越不願意花時間發想(Tinkering)了。

我同學在課堂反饋中如是說:「這是個講求效率的時代,小時候我願意花上幾個小時,只為了研究一款遊戲的使用說明而且樂在其中,但現在要我花個 10 分鐘都不可能——打開電視,看影集的休閒,更省力,何不看電視就好?」

「但當我這樣想時,才驚覺到,自己竟然已經不再是那個為了樂趣,潛心探索的人了,竟然連休閒娛樂都成了速食主義者,那我還會為什麼去花漫漫時間,發想、探索?」

是啊!我也同樣驚詫,幼稚園那時搭沙堡、蓋彩色手印,沒有時間壓力,盡情揮灑的漫天爛漫,竟不知何時已離我遠去,徒留遙遠的印象——取而代之的是,時時計算著單位時間內的生產力,即使是「創造」、「發想」,也常充滿時間壓力。

我想要訓練自己「提高創造力」,卻在空下來的時間,連休閒都懶得花心思,那什麼時候,才能再體驗到兒時快樂的自由揮灑呢?

很感謝 Resnick 教我的這堂 Learning Creative Learning 創意學習課,他「打擊」的不只是我頭上那個蘋果,更是我那從幼兒園之後就漸漸僵固的腦袋,並將一股緩緩的泉水灌入其中。

備註:本文由《親子天下》授權換日線編輯刊登並修改標題,原標題為〈我是 Prof. Resnick 的修課學生〉,更多關於 Resnick 教授研究與提倡的「創意學習」觀點與方法論,歡迎參閱《學習就像終身幼兒園》一書。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林竹芸 提供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