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窗」事故、連年虧損,還讓以色列航空狀告自家政府──從「麻煩的」印度航空,看南亞航空市場的美夢與惡夢

「脫窗」事故、連年虧損,還讓以色列航空狀告自家政府──從「麻煩的」印度航空,看南亞航空市場的美夢與惡夢

最近印度航空(Air India)發生了一些「災難」,讓筆者前些時候放在亞太地區的注意力,移到了南亞。作為印度的國有航空與第三大航空業者,印度航空的影響力其實不小──不但牽動印度政府的決策,最近甚至還挑動了以色列與沙烏地阿拉伯兩國的敏感神經。

這是怎麼回事呢?

印度航空的管理危機,會不會是印度航空市場的轉機?

先來說說印度航空近期發生的一場「微空難」: 4 月 19 日,一架飛往德里的波音 787 客機,因為氣流擾動而引發乘客驚慌──當時機上不但瞬間掉下氧氣罩,甚至還有一個座位旁邊的玻璃窗脫落!幸好外窗沒有破裂、機艙沒有失壓,整場驚魂記下來,最後只有三個人輕傷。

這或許只是一樁不算太稀奇的飛航意外,但是從印度航空飛機的「脫窗」,我們不難推論印度航空的管理,可能有點問題。

事實上,印度航空的管理問題一點也不小:經常誤點不說、維護品質也較遜色。而且在廉價航空崛起之後,印航的營運更是節節敗退,至今負債大約有 5,000 億盧比(約新台幣 2,239 億元)。這也造成印度財政上的沉重負擔,所以莫迪政府一直都在研究,該如何將印度航空私有化──

從 2017 年 6 月起,印度內閣經濟事務委員會(CCEA)就已贊同對印航「戰略性撤資」。2018 年 3 月 28 日,印度民航局終於發布聲明,指出印度政府已通過對印度航空的戰略性撤資,將出售印度航空 75% 的股權、印航快捷航空(Air India Express) 100% 的股權,和印航航站服務公司機場服務公司(AISATS)50% 的股權。

像航空業或金融業這類管制行業,過去各國總有不少國營企業靠著特許、壟斷或寡占維生,一旦開放「市場化」之後,往往不堪打擊。這時國營企業的「私有化」或「民營化」,只要不涉及貪腐,基本上是一個促進產業良性發展的好方法。

印度航空的私有化亦然──若能像亞洲航空(Air Asia)在 2001 年由東尼.費南德斯(Tony Fernandes)私有化之後重獲新生,搭上南亞龐大的潛力市場,非常有可能成為下一個航空業的傳奇。

雖然無論在經濟規模上或成長潛力上,南亞的航空市場,都小於筆者在前兩篇文章中提到的亞太市場。(詳見:《從「樂桃」與「香草」合併案,看全日空如何佈局,問鼎亞洲航空市場的龐大商機》;《「還沒開始,勝負已決」的戰爭——美中貿易戰再打「飛機牌」,中國「自製民航機制美」為何難成功?》兩篇文章)

但依照波音的預測,未來 20 年印度航空業,也有總額達 2,900 億美元(約新台幣 8.6 兆元)的飛機訂單──其原因除了印度本身是全球成長快速的航空市場,國內線運量在過去幾年中以每年逾 20% 的步調成長外;以印度為首的南亞航空市場運量,也將在未來 20 年平均年成長 8 %,高於全球 4.7% 的平均值。

從印度航空飛機的「脫窗」可看出,印度航空的管理可能有點問題。圖/Nicolas Economou@Shutterstock

歐亞的複雜局勢,仍是南亞航空市場的巨大隱憂

但比起成熟的歐美市場、新興的亞太市場,南亞市場雖然也有龐大人口,但是整體而言較為貧窮──這龐大的貧窮人口,能不能夠轉化成未來的經濟紅利?其實前景還不明朗。

整個中央歐亞的複雜局勢,更使得南亞航空市場,面臨極高的政治風險:此處說的「風險」,不見得涉及實體戰爭──各國航權、航線的「外交安排」,也總是時刻充滿各方角力。

最鮮明的例子,就是以色列航空(El Al)控告以色列政府的奇妙案例。

這樁訴訟案很有趣也很複雜,起因於今年二月「印度航空」與「以色列政府」的一項合作案:以色列政府為了鼓勵印度航空直飛新德里(New Delhi)與特拉維夫(Tel Aviv),補助印度航空總共 750,000 歐元(約新台幣 2,680 萬元),目的是拉抬以色列與印度雙邊的旅遊市場。

原本此一新航線,是以色列與印度「觀光雙贏」的機會,卻招來以色列航空的眼紅,甚至一口氣控告了以色列政府、民航局、交通部長與印度航空。

為什麼以色列航空要這樣做呢?原因在於印度航空的新航線,將直接穿越阿曼與沙烏地阿拉伯的空域,大幅縮短了飛航距離;但是以色列與阿拉伯國家的惡劣關係,導致以色列航空不能夠在這兩國空域飛行──因此目前以色列航空飛孟買的航線,必須飛過紅海、繞過阿拉伯半島南端,才能抵達印度次大陸。

跟直飛比起來,飛航時數大約差上兩個小時、燃料成本增加很多,以色列航空自然無法與印度航空競爭。這讓以色列航空氣得跳腳,於是用「政策歧視」為由,把自家政府告上法院。

狀告自家政府背後:航空業競爭的多重考量

但話又說回來,目前以色列航空飛「孟買」的航線,與印度航空飛「新德里」的航線,其實沒有「直接的」競爭關係。以色列航空為什麼還是要堅持發起訴訟?

《耶路撒冷郵報》報導了分析師 Noam Pinko 的說法:「以色列航空提防的,不只是印度航空,更擔心來自東亞的其他競爭者。」

Noam Pinko 舉了泰國當例子:印度與泰國,都是以色列人出國的旅遊熱點,如果開了印度航空直飛的先例,與阿拉伯國家無冤無仇的泰國,就更有機會取得直飛航線,到時候以色列航空的經營將岌岌可危。

且即使以色列航空在未來,能夠得到沙烏地阿拉伯領空的航權,以色列的國安單位還是很可能會禁止它飛行──因為兩國並沒有邦交,萬一「出事」,將很可能會演變成嚴重的國際糾紛。畢竟以色列與沙烏地阿拉伯交惡多年,雖然近幾年因為伊朗這個「共同敵人」而開始有安全上的合作,但還是始終缺乏正式的外交管道。

印度航空直飛爭議的案例,具體而微地說明了區域局勢、地緣政治,是如何地牽動著經濟活動。

回到此案,當然「最理想」的狀況就是以阿關係改善、區域局勢穩定和平,以色列航空不用再「嫉妒」印度航空。但是歐亞百年甚至千年來的歷史糾葛,要改變談何容易?

以色列航空只好將自家政府告上法院,企圖阻止印度航空直飛,也一併預防未來的其他競爭者。

區域市場的展望與風險管理

自從海南航空直航中國與以色列之後,一年之內,就讓以色列的中國旅客數量翻倍──這讓以色列旅遊局信心大增,也才會有官方積極牽線印度航空這個案子出現。但是沒想到,以阿之間的歷史糾葛,竟會引發後續的重大爭議。

這也正是區域市場的萬年難題──雖然筆者簡略描述了南亞市場的大好前景,但是自古以來,與中央歐亞有深刻牽連的南亞地區,時刻都要考量各種政治風險,讓人很難說出「政治歸政治、經濟歸經濟」這麼天真的話。

不只是南亞,我們台灣所處的東亞地區,也經常「風雲變色」。例如最近北韓問題似乎就要「有所重大進展」,說不定有人會說:大概不出幾年,就會出現「台北直飛平壤」的航線呢!

但是國際問題永遠不簡單,從航權敏感、管理複雜、技術精密的航空市場來看,就更是如此了!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Chris Parypa Photography@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