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沒開始,勝負已決」的戰爭——美中貿易戰再打「飛機牌」,中國「自製民航機制美」為何難成功?

「還沒開始,勝負已決」的戰爭——美中貿易戰再打「飛機牌」,中國「自製民航機制美」為何難成功?

近來「美中貿易戰」持續延燒,航空產業,更成為雙方的駁火重點之一:

中國挾其龐大的航空市場,要脅將「取消」給予美國「波音公司」(The Boeing Company)的訂單,轉投向多國合資、總部位於法國的「空中巴士」(Airbus S.A.S.)懷抱。(新聞報導

由於民航機的訂單規模,動輒高達數百億美元,加上整個飛機製造供應鏈背後,支撐著龐大的知識發展、人才養成等體系,這張「飛機牌」對於中國而言,向來是與歐美談判的利器。

但除了檯面上針對訂單本身的斡旋,隨著美中貿易戰的「開打」,中國的航空市場到底會產生何種變化、如何發展?而中國市場的變化,又會怎樣牽動亞太、乃至全球航空市場的發展?

千百億美元訂單的「威脅利誘」

為何中國可以用「飛機牌」,作為威脅利誘美國的手段?其龐大的採購金額與快速發展的龐大市場,是其主因:

2017 年,波音在中國的銷售額接近 120 億美元(約新台幣 3,516 億元),佔波音公司的年度總營收比重達 13%;而出口到中國的飛機數量,則佔了波音於 2017 年全年飛機產量的 26%。國際航空運輸協會(IATA)更預測,到 2024 年,中國將會成為全球最大的航空市場。

這種種數據都顯示,中國龐大而且成長快速的航太市場,對波音公司來說絕對有著強大的吸引力,並且可以牽動美國的出口貿易。

至於中國可以用來威脅美國的飛機訂單,具體上的「威力」可以有多大呢?

光是 2015 年習近平訪問波音位於西雅圖的工廠後,就簽下了價值 380 億美元的訂單; 2017 年底,中國航空器材集團公司(China Aviation Supplies Holding Company, CASC)又與波音簽約 370 億美元的訂單。如果美中貿易戰加劇,中國因而正式取消訂單,改向空中巴士公司簽約——則美國未來幾年的出口貿易額,將可能因此瞬間減少數百億美元。

中短期的貿易衝突如何接招固然重要,然而中國的野心更不僅止於此:中國早已希望可以「養出」自己的航空製造產業鏈,改變整個航空產業的格局。

但中國的「自造民航機」制美大夢,恐怕只是「自我感覺良好」

隨著 2017 年 5 月 5 日,中國第一架國產大型幹線客機 C919 首飛成功,中國媒體的民族工業信心,跟著膨脹起來:

面對這波貿易衝突,中國媒體如今一方面抨擊美國的手段,另一方面更大肆吹捧「國產民航飛機」,將會扭轉全球貿易結構。

北京新浪網就報導波音公司因為美中貿易戰而受挫的消息;中國新聞網的報導甚至聲稱:「中國的航空製造業體質,可以應對美國所有的貿易保護措施。」

可惜,這只是中國方面的「自我感覺良好」。

中國商務部在 2018 年 4 月 4 日宣布:「空載重量超過 15 噸,但不超過 45 噸的飛機」將從關稅 5% 加至 25% 之後,波音公司股價的確開盤大跌 5.72% ;但中國媒體沒有報導的是,當天波音公司的股價最後跌幅收斂在 1.02% ,而且隔天即大漲 2.75% ,收在336.4 美元,成為道瓊工業指數漲幅名列前矛的成份股。

除此之外,全球最大的航空公司美國航空(American Airlines)於 6 日宣佈,取消原本對空中巴士採購 22 架 A350 的計畫,改向波音公司訂購 47 架 787 ,總額達 120 億美元。

接著,印尼廉航「獅子航空公司」(Lion Air) 10 日宣布,將購買 50 架波音 737 MAX 10,交易總價為 62 億美元——光是這兩筆訂單,就足以為波音撐腰,降低來自中國削減訂單的直接衝擊。

更宏觀來說:由於飛機從訂購到交貨的周期很長,短期波動往往不太會影響整體利益;加上中國打「飛機牌」其實已司空見慣,不論波音公司或空中巴士都有心理準備——中國面對自身龐大的民航交通需求,短期間內不可能全面「取消訂單」或「轉單」,否則一但反制做過頭,中國自身的機場營運、航空公司成長,也都會因為缺乏飛機而窒息。

2017 年 5 月 5 日,中國第一架國產大型幹線客機 C919 首飛成功。圖/維基百科


緩不濟急、體質幼弱的中國航空製造業

那麼,長期來說,前述中國媒體提到的國產飛機呢?是否能夠挾其國內巨大市場,逐步取代歐美各國的民航機製造巨頭?

筆者分析,以目前的種種條件來說,中國想透過「國產民航機」來滿足自己的航空市場,其實仍只是一個美麗的「中國夢」:

首先,大型的航空製造業與一個國家的整體工業實力,有絕對的關係。因其牽涉到極為複雜的科技與管理,並需要大量、高水準的工程師與精密技術工人。

全世界的飛機製造商很多,但是擁有製造出大型噴射客機能力的,至今只有美國、歐盟、前蘇聯與中國,而歷經多年發展,大型噴射客機製造商「成功商業化」,主宰全球大型民航客機市場的,目前也只剩下「雙雄」:美國的波音與歐盟的空中巴士。

其次,中國的大型噴射客機計畫,其實是個非常挫折的故事:早在 1970 年代,中國就有「運-10」的開發計畫,雖然成功首飛,之後卻沒有實用化提早夭折。2008 年,中國啟動了「窄體幹線客機」C919 的開發計畫,原本訂於 2014 年首飛,卻一直拖延到 2017 年 5 月 5 日才完成第一架首飛,此後第二架 C919 於 2017 年底( 12 月 17 日)完成首飛,第三架預計在 2018 年首飛,2019 年預計再三架⋯⋯。

意思是,2020 年以前, C919 總共只會首飛六架飛機。而且 C919 的適航證(airworthiness certificate)也還在申辦當中——若沒有通過的話,世界上恐怕不會有中國之外的任何他國企業,願意購買此類機型。

關鍵技術仍仰賴歐美,中國大型民航機「完全自製」仍有漫漫長路

其三:儘管測試與管理跌跌撞撞, C919 還是非常受到矚目,因為這畢竟是一架由中國「設計、製造、測試、管理」的大型噴射客機。

然而,中國要建立起健全的飛機製造產業鏈,其實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因為這款號稱「自製」的 C919,其關鍵技術:引擎,是來自美法合資的「CFM 國際公司」(CFM International);煞車與飛行控制系統來自美國;起落架系統來自德國;連機身的鋁合金技術亦是來自美國⋯⋯故被外媒揶揄是「山寨雜牌」。(相關報導:陸自製 C919 客機首飛,被笑山寨雜牌中國自製客機 C919 試飛成功,外媒:只有 14% 網友敢坐

中國宣稱之後會進行「民航機引擎自製」(目前已完成軍機引擎自製),但那至少是 2020 年以後的事情。

此外,前面提到,國際航空運輸協會預測中國在 2024 年,將會成為全球最大的航空市場,去年底波音自己也預測,中國到 2036 年共會花費 1.1 兆美元購買 7,240 架飛機。

這再次凸顯了中國龐大的交通需求,而中國本土飛機製造業的產能,目前尚不足以應付這股需求。(China predicted to buy $1.1 trillion worth of new planes over the next two decades(CNBC)

中國巨大的經濟量體,與亞太市場互相依賴

儘管從供給面來看,中國航空製造業還很幼弱,但是從需求面來看,中國的航空產業需求卻非常巨大,從而能夠牽動整個亞太航空市場:中國、東協的崛起,甚至是美日「印太戰略」的發展,都預告了亞太航空市場的蓬勃發展。

筆者在前一篇討論全日空企業戰略的文章——〈從「樂桃」與「香草」合併案,看全日空如何佈局,問鼎亞洲航空市場的龐大商機〉中,就曾提到未來 20 年,亞太航空市場的成長速度很快,同時大型廉航公司越來越積極佈局。

無論是美國、歐盟,或是中國的航空製造業,如今都緊盯著亞太市場的飛機訂單。

C919 的設計,就是針對亞太市場而來:標準配備 168 個座位,最多可容納 190 個座位,中短程航距,而且省油。這種類型的飛機非常適合區域飛行,省油的特性更是廉航公司的最愛。

中國也從不避諱 C919 鎖定的對手,是世界上最暢銷的波音 737 系列以及空中巴士 A320 系列——這兩個系列正是各國廉航採用機種的最大宗,其暢銷程度,更可以用「空中霸主」來形容。

波音 737 在 2018 年 3 月,已經突破「第一萬架出貨」的世界紀錄,是史上販售數量以及出貨數量最多的飛機;史上「銷售速度攀升最快」、緊追其後的空中巴士 A320 系列,在 2017 年底也已經接近 8,000 架出貨,而且還有數千架未出貨的訂單。

面對這樣的對手, C919 的製造商「中國商飛」在 2 月 26 日宣布:目前其訂戶達到 28 家,訂單總數達到 815 架,完全是不同次元——而且這 28 家用戶幾乎全是中國企業,不然就是中資在海外的子公司。

在還沒有取得適航證的時候,就取得數百架飛機訂單,這也表示 C919 的採購並非「真正的」市場行為——儘管在中國市場本身擁有巨大潛力,但是要在世界市場上競爭,還需要通過許多關卡。

在亞太變局中,台灣該如何面對?

回過頭講「美中貿易戰」的發展: 4 月 10 日在博鰲論壇開幕式上,習近平宣布了「四大開放措施」,被全球多數媒體解讀為「向美國放軟姿態」,美中貿易戰,可以說由美國獲得初步的勝利。

但是中國持續透過龐大市場「作餌」,嘗試取得各國企業核心技術的問題,仍不知是否會因此有什麼具體改變;習近平修改憲法的「非民主姿態」與南海持續的軍事演習,也引發了各國的不安——這也導致博鰲論壇出席元首減半,顯見各國的不滿。

在美國帶頭、各國表態之下,中國的「示好」完全是意料之中,儘管實際上中國會如何「執行」其承諾還不能肯定,但是中國也需要亞太市場的支持,才能保證其安全與繁榮。

在整個亞太經貿結構轉變的過程中,中國確實扮演了最顯眼的重要角色。但是從筆者以上的整理就可以看出來,中國的優勢主要根基於龐大的人口與巨大開發中市場的誘惑,科技、貿易或者政治影響等等綜合國力,還是與歐美國家有顯著差距。

對台灣的讀者而言,我們不能迴避這場改變,但是不能因為中文媒體的侷限,就誤以為中國「已經與美國擁有對等的力量」;更不能認為台灣的出路「只有西進」,而忽視了目前全球最高階、頂尖的核心技術,目前仍多握在歐美國家手中。

像是航空產業這種關鍵產業,若想要享受其龐大的經濟利益,就會需要專業的知識與技術、跨國合作的手腕,以及理解複雜局勢的思考能力。

在未來 20 年、50 年整個亞太變局的過程中,知識產權、區域和平,以及最重要的自由民主,相信仍會是亞太市場中,最優先的價值。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First Class Photography@Shutter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