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陸「油氣大國」,站上世界綠能最前端──荷蘭轉型之路,值得台灣借鏡!

歐陸「油氣大國」,站上世界綠能最前端──荷蘭轉型之路,值得台灣借鏡!

雖然很多人喜歡車水馬龍、燈火通明的都市夜景,但是大都市空氣與噪音污染多,多少會令人覺得苦惱。最近荷蘭阿姆斯特丹公布了最新的政策,逐步淘汰燃油汽、機車,2030 年全面禁行燃油車輛,並鼓勵居民轉換成電動車及氫動力汽車。阿姆斯特丹的新政,堪稱全世界最高標準的燃油車淘汰政策。

不只是阿姆斯特丹,荷蘭近年來陸續對年份老舊的傳統動力車輛推出禁令,而且為了鼓勵民眾汰換,還推出獎勵措施。淘汰燃油車當然受到不少反彈,尤其是傳統汽車大廠特別反對,部分民眾也因為換車的成本而頗有微詞。

但阿姆斯特丹的做法不是特例,世界各國早就在推行綠能交通政策:像是馬德里、羅馬、雅典與巴黎,因為是全世界最熱門的觀光都市,人潮背後帶來的空氣與噪音汙染不小,空汙也往往傷害古蹟保存,所以這幾座名城早早推出了柴油車禁令。

此外,墨西哥、英國、法國、丹麥、荷蘭各國,都有對燃油車汰換訂下年限。大致而言,2025-2040 年之間,歐洲各國的柴油、汽油動力交通工具會大幅減少,電力、氫動力將取而代之。而對於換車成本的怨言,政府通常也會公告獎勵辦法,又或者是先從公共建設著手,幫助產業鏈成熟,讓採用綠能交通工具的成本大幅降低。

歐盟「油氣大國」,看見「綠能趨勢」

早在 2017 年,荷蘭全國的電車就已經全面綠能化,採用 100% 的風力供電。而阿姆斯特丹觀光少不了的遊河小艇、市區的公車,到了 2025 年也將全面電動化。現階段來說,阿姆斯特丹禁燃油車,比起各國禁柴油車的法令更加嚴格。而為了充分供應新式交通工具的能源,市區裡現有的 3,000 座電動車充電站,必須在 2025 年擴增至 16,000 至 23,000 座。

要增加大量的充電站,不只是電池效率與充電站技術的問題,更與城市的電網建設完善程度密不可分。這背後反映的,是荷蘭堅實的能源工業基礎。類似的案例在世界各國,尤其在西歐、北美或東亞基礎建設齊全的城市,越來越容易看見。台灣的 Gogoro 電動車就是一例,其新穎高效的電池交換站,在台灣大城市越來越普及,更已經在世界市場上打出知名度。

不過,交通工具的綠能化,不只是交通工具本身減排廢氣,使用的能源也得採用綠能。阿姆斯特丹鼓勵使用電動車與氫動力汽車的政策,建立在荷蘭大力推動可再生能源的工業環境之上。為了減排、永續,不只是車輛充電站與家戶用電增加綠能佔比,就連工業領域也推動綠能採購。

氫能車所需的工業製氫就是顯例,荷蘭作為歐洲油氣大國,過去多用天然氣資源進行工業製氫,但荷蘭開始進行能源轉型之後,連帶製氫工業都開始綠能化。2018 年化學公司諾力昂(Nouryon)、塔塔鋼鐵(Tata Steel)以及阿姆斯特丹港研究興建 100 百萬瓦綠能電解水製氫設備,是歐洲最大的相關設施;2019 年諾力昂又與英國石油(BP)攜手,在鹿特丹港興建 250 百萬瓦綠能電解水廠,刷新阿姆斯特丹港的紀錄,成為歐洲第一。

荷蘭積極推動綠能製氫工業,必須先具備足夠的綠電供應,令人訝異的是,儘管今日的荷蘭擁有高科技、重視環境的形象,現也正大力推動可再生能源;但是荷蘭過去並不重視綠電──根據歐盟統計局 2017 年資料,荷蘭可再生能源占比在歐盟 28 國排名倒數第 3。同年新一屆荷蘭聯合政府上台,才扭轉了荷蘭依賴傳統能源的國策,大力推動可再生能源。

圖/Shutterstock

減碳目標升級,荷蘭離岸風電急起直追

雖然歐盟屢屢定下減碳規則,但是荷蘭並不重視綠電,而是藉著提升能源使用效率,讓 1990-2017 年的荷蘭人均能源消費,減少近 5%。荷蘭開始正視綠電與能源轉型,大約是從 2015 年,荷蘭環境組織 Urgenda 控告荷蘭政府,未能善盡保護人民免於氣候變遷危害之責任,法院判決荷蘭政府須在 2020 年前,將溫室氣體減量目標自 17% 提高至 25%。

差勁的減碳成果,是因為荷蘭能源消費有 9 成依賴化石燃料。畢竟荷蘭境內共有超過 470 座天然氣田,其中有 250 座已開採,是歐盟最大的天然氣輸出國;北部的葛洛寧根省(Groningen)擁有歐洲境內最大的天然氣田,在全球規模排名第 10。不過天然氣開採造成的人工地震,讓居民怨聲載道,也形成歐盟規則之外,另一道荷蘭轉型的重要推力。

2015 年荷蘭法院判決減碳目標後,荷蘭公民社會在環境與能源議題上出現更明顯的轉向,使得荷蘭這個歐陸油氣大國開始改頭換面。2017 年上台的荷蘭新政府,順應民意發布了一份名為 Confidence in the Future 的政策協議,核心目標是「2030 年廢煤、減碳 49%」。荷蘭政府更在 2018 年提出「氣候法」草案、「禁用燃煤發電法」草案,以及「2030 年離岸風電路徑規劃」,還加碼宣布將於 2030 年停產天然氣,並且在 2050 年前淘汰全國 600 萬戶的天然氣。

火力發電退場,必須由新登場的離岸風電補上,有了政策資源大力挹注離岸風電產業,風電開發商對荷蘭政府的計畫投標踴躍,最後甚至競標出 2022 年全球首座零補貼離岸風場的計畫。荷蘭發展離岸風電雖然腳步較慢,無法超越鄰近的龍頭大哥丹麥,卻也成果斐然。

面對氣候衝擊,台灣應效法荷蘭經驗

儘管像沃旭能源(Ørsted)等丹麥企業,才是世界離岸風電的龍頭開發商,荷蘭卻也在自身專業領域積極拓展商機。在綠能、循環經濟領域越來越活躍的荷蘭企業,與政府的腳步互相配合,不僅爭取歐洲新興的英、德離岸風電市場,更是爭先恐後搶入能源投資大爆發的東亞地區。

以台灣來說,丹麥的沃旭與 CIP 兩家風電開發商,都有加入台灣的大彰化離岸風電開發計畫。荷蘭沒有以開發商角色進入台灣,但是卻也用海事施工、特殊船舶設計等強項,切入台灣的離岸風電產業鏈。

例如 Boskalis、Seaway neavy Liftting、IHC 這 3 家荷蘭海事工程大廠,就與多家台灣廠商結盟,企圖打造海事工程的「台灣隊」。荷蘭 DAMEN 也預定與台灣企業合作 3,000 萬美元的投資案,要擴充風電船隊,並建立台灣船機操作訓練中心,培訓更多本土船員──這些都是在綠能產業發展下的全新商機。

台灣與荷蘭的經貿關係向來密切,荷蘭是台灣最大的外來投資國,台灣在歐洲投資最多的國家也是荷蘭,可說是緊密無間、互利共生。而填海造陸的荷蘭、四面環海的台灣,其實都會是第一線面對氣候衝擊的國家,也因此綠能投資對台灣荷蘭兩國來說,不只是一筆又一筆的賺錢生意,更該是維護環境、保障生命財產安全的基本國策。

從阿姆斯特丹的交通新政,我們可以見到世界名城與一流國家改變的決心與實力;而台灣綠能車、離岸風電的案例,讓我們明白台灣無論是科技、經濟或政策,也擁有良好的綠能發展條件。面對氣候變遷,我們的荷蘭朋友如此銳意改變,台灣更該把握綠能發展的良機,率先在亞洲繳出能源改革的漂亮成績單!

執行編輯:陳慈晏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